首页 > 美食 > 正文

舌尖上的小清新

2012-06-18 14:30 作者:胡成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泰餐

图 陈曦

我一向是一个食不厌腻脍不厌肥的人,一日不吃肉便觉得肠枯如藤,喜欢酱油蚝油花椒油胡椒等味重的调料。反正就是只爱重口味不爱小清新。在饮食上,我真是奉行蔡元培先生的主张:兼收并蓄。北方的羊杂汤,有人闻到就受不了,我爱吃。前段时间14万网友为豆腐脑咸甜之优劣大打口水仗,说真的,我在北方吃咸的豆腐脑,上面浇上黄瓜菜木耳,别有风味,在武汉吃放糖的豆腐脑很清爽,都好吃。在什么山头吃什么味道。西安的羊肉泡馍,我超爱;螃蟹虾子,我的最爱。我曾经一口气吃了6只螃蟹,差点中毒身亡。

每次遇到好吃的,我就不顾性命一通猛吃,一直满到嗓子眼儿才罢休,然后斜躺在椅子上,像一条蟒蛇吃了一只犀牛,需要很长时间来慢慢消化。5月去泰国,倒是纠正了我的一些饮食习惯。

泰国菜的分量都非常少,吃下去之后,隐隐觉出只有四成饱,怎么办怎么办?心里反复斗争,要不要还上一盘?看看周围精瘦的泰国人都吃那么少,不好意思来个双份。带着些许遗憾,慢慢走出餐厅。岂料,过了一会儿,我们又去另外一家店里吃了美味的沙拉,有六成饱了。走出去,满大街都是醇厚甘甜的水果,吃山竹,吃榴莲……还有鲜榨的果汁,冰冰的,真爽啊!这一路下去,已经八九成饱了。没有一只犀牛横亘在肠胃之间,也没有吃了太多螃蟹之后的头晕恶心,只觉得一切都刚刚好,一切都刚刚好。真是人生新境界啊,人近中年,有什么比得上一切都刚刚好呢?太浓烈的情感,太饱太油腻的饭菜,太强的功利心,甚至负面一点的新闻,都已经不适合慢慢迈入中年的人了……

他们的食材作料也多取自自然,酸味不是靠醋,而是直接将柠檬挤在上面,新鲜的小螃蟹在石臼里捣碎放在木瓜沙拉里,增加其鲜味,不用味精鸡精。第一次吃冬阴功汤,嚼到香茅,香味浓郁,我慢慢地品尝,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慢慢地在回忆里搜寻,这是和家乡有关的味道。有一天走在清迈的街头,我突然狂喜地顿悟:它的味道和恩施的山胡椒非常相似!我要是再老一点去泰国,尝到香茅的那一瞬间,会不会所有的前尘往事都涌上心头,写出一部《追忆似水年华》?

那天晚上,在清迈街边的一家小店,点了一份饭,英文名是:Morning Glory,(以我不太灵光的英语翻译成“朝颜”,难道跟牵牛花有关?)就冲着名字好听,点了。上来一看,原来是空心菜,分量照例很少,配上泰国香喷喷的白米饭,非常可口。吃完后,点了一杯柠檬茶,好半天才端上来,一看,半杯都是草根,捣碎的草根。一杯柠檬茶,以我等人来看,柠檬茶多简单啊,丢几片干柠檬,开水一冲就完事了。看来他们捣草根就花了不少时间,还要挤柠檬,难怪这么长时间呢。喝上一口,我的天,浓郁得不得了,一座热带雨林都跑到口腔去了。草根是香茅!如是加了好几次开水,仍然很香醇。

从曼谷到清迈,我们坐的是火车,比国内的绿皮子火车还古老的火车,一共只有八九节车厢。到了晚餐时间,看见周边的“老外”都在点餐,我们做了严酷的思想斗争,因为但凡生活在中国而且坐过火车的人都知道,除非你饿得即将要晕倒,没人愿意吃火车上的晚餐。火车上的服务员殷勤地过来把菜单递给我们,我们怀着听天由命的心态,勉强一人点了一份套餐。结果过了一会儿,服务员端着硕大的托盘过来,真是名符其实的套餐啊,小盘子小碗摆满了餐桌,芒果米饭、迷你的冬阴功、咖喱鸡、切成片的菠萝。非常美味,我们吃掉了最后一粒米饭,喝完最后一口冬阴功汤,一切都刚刚好,刚刚好!

服务员把餐桌收拾之后,就来铺床了,床上用品都是封在密封袋里的,不新,但很干净。躺在床上,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梦中隐隐约约听到雨点打在火车的铁皮子上,又像回到了小时候,雨点打在瓦片上,屋里有滴滴答答漏雨的声音。早上醒来,我们已经在丛林里穿行了。没有护栏,没有围墙,伸手就可以够得着树叶,火车走得很慢很慢。钻出丛林,离铁轨半米远就是水田,太阳刚刚升起来。

我觉得很多年了,我的心灵和肠胃从未有此刻这样的接近自然。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刘暮彤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