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家园 > 正文

牧羊地上的儿童村:贝天牧和他的孩子们

2012-06-18 12:10 作者:贾子建 丘濂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4期
“能认识这样多的孩子,成为这些孩子生命中的一部分,也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即使他们不记得我们也没有关系,我们只想在他们成长的道路上帮助他们。”从1999年贝天牧夫妇开始在中国创办福利院,13年里他们已经成功帮助3000名残疾弃儿进行了康复手术,为900多个孩子找到了永久收养家庭。

牧羊地

多数人在初次进入儿童村的院门时都会有些迟疑,院墙外的天津大王古庄是一幅典型的北方农村的景象:成排的红砖平房,临街的铺面卖着各色杂货,被划归经济开发区的用地已被辟出成片的厂房,不时出入的小货车勾勒出乡村工业化欣欣向荣的场景。院墙里则显得静谧,数栋青灰色砖体的二层小楼如四合院一般大致对称坐落,绿树掩映中的吊脚屋檐、赭石色门窗,相比墙外反而显得更加“中国”。

整个儿童村的建筑风格是55岁的儿童村创始人贝天牧(Tim Baker)和妻子潘姆拉的主意,北京的一家顶尖建筑设计公司无偿帮助他们完成了整个设计。“那家公司的创始人也收养了孩子,大家都对这项事业很热衷。”贝天牧对本刊记者说。热爱艺术的贝天牧还在楼里到处陈列着自己从潘家园淘换来的各种充满中国风情的家具、书画、摆件,与其说这里是儿童村,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家被悉心经营的充满生活情趣的家庭旅馆。这种感觉也许正是贝天牧想要的,他一直强调,希望孩子们能像在家庭中一样成长。

牧羊地上的儿童村:贝天牧和他的孩子们

儿童村的孩子对鼓励和拥抱有更迫切的渴望

“牧羊地”的名字是2006年儿童村落成时贝天牧给取的。“这片地在动工前就是周围村民们放羊的地方,贝天牧看到这样的景象觉得很有趣。”美国菲利普·海德基金会中国区运营总监黎燕对本刊记者说。儿童村里目前住着80多个孩子,从出生一个多月的婴儿到20多岁的少女。这个数字伴随着一些孩子被收养、一些孩子被送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生变化,眼下并不是人数最多的时候。“2008、2009年时有上百个孩子,运营很紧张,现在的人数差不多刚刚能收支平衡。”黎燕对本刊记者说。牧羊地儿童村是目前国内最大的外资收养机构,但是按照贝天牧的说法,在某种程度上,这里只是一个抚养孤儿的家庭,而不是一所福利院,因为孩子们的户口还在当地福利院,一些孩子或是被收养或是又回到了地方福利院。“我们只是替那些福利院暂时照顾这些孩子。”贝天牧说。

被地方福利院送到儿童村来的往往是身体情况更加糟糕、需要更好的医疗条件的孩子,儿童村的孩子们95%以上都患有不同程度的身体残疾。“我们的优势是有很好的位置,在天津和北京之间,距离优良的医疗资源很近。我们对送来的任何一个孩子都不会拒绝。”贝天牧告诉本刊记者,前一阵被送来的心心只有几个月大,患有很严重的心脏病。然而虚弱的心心在被送进ICU病房一天后就奇迹般地出来了,但是因为心脏问题,心心的大脑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害,需要每天吸掉一瓶氧气。“每天差不多花费60元人民币,但她看上去好多了。我们现在都满怀希望,觉得等她再好些就可以做心脏手术,即使手术很复杂,需要花3万多美元。”一个孩子被送来前,贝天牧手里并没有足够多的医疗资金,他往往要一边送孩子去做手术,一边通过各种方式筹款。

贝天牧的“不拒绝”和“不放弃”来自他总能看到生命的奇迹。6岁的阳阳患有脑积水。“他来的时候病得很厉害,因为头实在太沉,他甚至不能坐起来,只能躺着;不能说话,不能用手吃饭。我们首先帮他做手术把水排出去,医疗专家教他怎样用手吃饭、怎样坐起来、怎样爬。他非常了不起,现在他会开玩笑了,就像你在餐厅里看到的,我走到他的面前说:‘阳阳,我爱你。’他说:‘Tim爸爸,我不爱你。’”

孩子们都叫贝天牧“Tim爸爸”,除了“爸爸”,他们各自还有照顾自己的“妈妈”。相对80多个孩子,儿童村的工作人员有100名左右,其中有近70名是专门照顾孩子们的“妈妈”。这些来自周边村庄的中年女性就像普通家庭一样平均每人带三四个孩子,每组孩子都有分成白班和夜班的两位“妈妈”抚育。白天“妈妈”们负责给孩子们喂饭、看护,晚上给他们清洁、洗衣。“阿姨对孩子们的感情都很深,所以每次有孩子走,阿姨们的心情也很复杂。不过新的孩子会代替原来的孩子,她们的注意力马上又转到新的孩子身上。”

牧羊地上的儿童村:贝天牧和他的孩子们

55岁的贝天牧是孩子们的“Tim爸爸”,他对孩子们说的最多的话是“我爱你”

80多个孩子分别住在围墙一侧的5栋小楼里,他们被称为“家”。独栋别墅式的结构使孩子们除了有卧室,还有足够大的客厅供室内活动。潘姆拉负责管理儿童村里的“妈妈”们,她还负责把实物捐助分配到各个“小家庭”。“潘姆拉不喜欢孩子们穿破旧的衣服或者有污点的,她总希望孩子们穿得漂漂亮亮的。但是阿姨们的心态是希望节俭一些,于是潘姆拉经常为了孩子们该穿什么和阿姨们发生‘战争’。”贝天牧说。

“家”的对面是“小羊羔学校”,4岁以上的孩子按照年龄和智力水平分为两个小班、一个中班和一个大班来接受教育。王老师负责给平均年龄在12岁左右的大班孩子上语文、数学、电脑、音乐、美术等课程。“每天上午有外国志愿者给孩子们上英语课,因为绝大多数孩子最后都会被国外家庭收养,他们需要学习一点英语。”儿童村对孩子们的功课没有硬性要求,在王老师看来,孩子们开心才是最重要的。一节50分钟的手工课上,每个孩子都被她说了不少于3次,“你做得真棒!”已经工作10年的王老师从廊坊师范学院毕业后就到儿童村教书,她的母亲之前就在儿童村帮助照顾孩子。“那些公立学校并不缺老师,而在这里待得越久就越离不开,我走了他们该怎么办?”除了来自周边的中国雇员,小医院里的穆迪(Moody)医生夫妇无偿在这里负责孩子们的医疗。7年前,他们在美国加利福尼亚有着自己的医疗工作室,在偶然得知牧羊地儿童村需要医疗志愿者后,穆迪夫妇就来到中国做志愿者。19岁的美国大学生Aron已经是第三次来儿童村过暑假,他将在这里度过整个假期,帮助潘姆拉整理实物捐助。

从“摩托党”到“Tim爸爸”

“假如那时候有人对我说,有一天你会去中国,你会为80个有特殊需要的孤儿提供一个家,你会自己有7个孩子,你会有超过900个的孩子被全世界的家庭所收养,我也许会说你的说法太疯狂了。”55岁的贝天牧在中国已经居住了20年,回首往事,他的人生轨迹甚至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这让他后半生致力的福利事业更像个传奇。

贝天牧是家中最小的孩子,虽然10岁那年父亲就因心脏病突然去世,但是生性叛逆的他却一点也不让母亲省心。高中毕业后被母亲强行送进了一家商学院,但是他和一群坏小子搅在一起,每到夜晚,他就骑着摩托,和一群朋友喝酒、跳舞、打群架。因为多门功课不及格,贝天牧又想出逃离学校、报名参军的主意,然而艰苦的训练诱发了他的哮喘病,最终他又被军队踢了出来。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