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懒惰的视觉(2)

2012-06-15 14:00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4期
“摄影的欲望大概来自这样一种观察:从全局视角看去,这个世界十分令人失望。从细节上看,让人惊讶的是,世界总是十分完美。”

在鲍德里亚的图像中,“客体自己想要表达的面貌”真正存在吗?看得出他在尽力消解作为拍摄者的主观赋予。比如,50幅作品,不管画面是什么,题目往往只是一个地名,标示着拍摄行为发生的场所:《巴黎》、《泽布吕赫》、《里约热内卢》、《拉斯维加斯》、《纽约》、《波哥大》……所有这些,比取用《无题》更疏远于意义。一张书桌和书桌上的台灯、笔记本,是巴黎;一辆沉于水中的废旧汽车,是圣·克莱芒;两段白色爬梯,是蒙特利埃,他“从平庸的物体中制造属于例外的客体”。这些照片中,偶尔一两张才会出现人,他说:“我不拍人是因为人带有太多的意义,我通过摄影无法把这些意义去除。”“不拍摄人是因为要回应他们的反应,我这边就有必要自我确认。而摄影对我来说,完全是一种丧失自己身份的行为,这是我所需要的。如果在街头走几个小时摄影,人就会进入摄影,陷入一种催眠状态,不需要像在写东西时那样自我控制。这里有一种把自己委身于幸福的偶然性。”

懒惰的视觉

让·鲍德里亚的摄影作品

他并不疏离于色彩。相反,他拒绝了黑白。在他看来,黑白是形而上的,担负着意义,而色彩是来自机械本身的、由摄影镜头来决定的,“色彩把我们从‘事物’的精神现实远远拉开去,而黑白是让我们进入到‘事物’的一种秘密中去”。

但他如此偏爱细节、色彩、光线,那些近于刻意的截取和等待,色彩和构图戏剧一般的浓烈,似乎又构成了对他“客体说”的自我反对。“摄影的欲望大概来自这样一种观察:从全局视角看去,这个世界十分令人失望。从细节上看,让人惊讶的是,世界总是十分完美。”鲍德里亚这样说到细节。至于光线,他梦想“一种极光”,他认为事物在极光中如同在真空状态下一样准确,他甚而描绘说:“那些风景,那些面庞,那些人物,被投射在一种并不属于他们自己的光线之中,这光从外面残酷地将他们照亮,成了一些奇异的东西,诡异事件正随着光而渐渐逼近。”

而观看者,则难以不被展墙上那些来自鲍德里亚的断片叙述所吸引,至少,在他这里,文字和图像作为一个体系在同时导引观看,无论在空间区域上它们是被并置或是分离。鲍德里亚自称摄影对他来说,是一种丧失自己身份的行为。其实对摄影来说,在他这里也丧失了一部分身份。

(供图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