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语言战争

2012-06-14 14:30 作者:薛巍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4期
英国女王在热火朝天地庆祝登基60周年的时候,有40年历史、致力于推动英语规范化的“女王英语学会”却无以为继,宣布解散了,承认自己抵挡不住短信和推特时代的语言潮流。

规范主义与描述主义

《黑衣人3》的中文字幕中出现了“伤不起”、“坑爹”这样的网络流行语。此举应该得到称赞还是批评?《纽约客》的评论员琼·埃科塞拉说,不规范的语言“让听着感到痛苦的人觉得自己不再属于这个语言群体,对另一些人来说,抱怨者是守旧者和势利眼。他们反对的用法不是悲伤而是庆祝的理由,他们是语言的血脉的搏动,证明了英语的浩瀚和包容”。

美国作家E.B.怀特的看法是:“青年人交谈时总是用自己创造的语言:他们狂热地革新语言,就像他们整修地下室套间那样起劲。到这一段文字付梓时,一些新词将成为旧词,而又将跃入我们言语中的是,更时髦的词粉墨登场。许多新词确实生存了下来,也有一些则失去生命力逐渐消失了。大多数新词,至少在刚产生时,适用于口语,而不宜用于书面语。”

在过去50年间,不合规范的语言激起了一场严肃的争论,一方是规范主义者,认为需要指导人们如何说话、写字;另一方是描述主义者,认为我们只能讨论语言当前的用法。描述主义者、英国记者亨利·希钦斯在《语言战争:正确英语的历史》中记述了双方的争论。

规范主义者认为,有的用法是正确的,有的是错误的,推广正确的用法是坚持真理、尊敬文明的精华,纵容错误就是鼓励相对主义、粗俗的平民主义和文学的傻瓜化。描述主义者认为,正确的规范是统治阶层任意的规则,目的是压制大众,语言是人类创造性的有机成功,人们应该有高兴怎么写就怎么写的自由。

语言战争

美国作家E.B.怀特

乔治·奥威尔1946年发表了《政治与英语》一文,说许多政治语言都是通过使用托词、委婉语等修饰,“使谎言听起来更像真理,使杀人犯听上去更可敬”。因此奥威尔是心情最迫切的规范主义者,在他看来,我们的生活依赖于语言的清晰。

1918年,美国康奈尔大学教授威廉·斯特伦克写了《风格的要素》一书,希望改变其学生混乱、啰嗦的文风。该书问世后第二年,E.B.怀特上了斯特伦克的课。1959年,怀特参与修订了《风格的要素》一书,在附录中的《文体初探》一文中,怀特把用词问题从对错否上升到了艺术的高度。怀特说:“对于初学者,在正式和非正式、规则和非规则、一般和特殊、正统和异端的表达方式之间,宁可失之于保守,也要坚持公认的习惯用法。文体的最终形成取决于作者的心态,而不是写作原理。如同一位年长的写作实践者曾说过的那样,写作是信念的行为,不是语法的把戏。要不是文如其人,这样的道德说教在一本论述写作规则的书里就没有它一席之地。因此,最终决定文体的是作者的为人,而不是作者的知识。”

在20世纪中期,规范主义者受到了强烈的反对。新的流行的结构语言学理论认为,人们无法给语言立法,语言没有自己的内在的规则,人们最多只能对规则进行编目。1961年出版的韦伯斯特第三版新国际词典是描述主义的,把一些以前认为是俚语、错误的用法称作“次标准”用法。这部词典使一些人震怒,批评家德怀特·麦克唐纳就说它模棱两可、令人误入歧途。

1969年出版的《美国传统英语词典》则是规范主义、精英主义的。这部词典的编者威廉·莫里斯说,这部词典就是要提供“智识水平高的人想在词典里找到的优雅、精确的语言指南”。不过,词典的编者还是努力做到开放。他们成立了一个由大约100人组成的“用法小组”,这些人大部分是职业作家和编辑,由他们投票决定一些有争议的字句的用法,编者在词条中列出“用法小组”的投票结果。

语言的对错、阶级斗争与后现代

在强调遵守语言规则的重要性时,怀特说得颇有些夸张:“混乱不仅有碍于文章,而且还会使人丧身或使希望落空:路标不明确会造成交通事故,甜言蜜语的情书由于用词不当会使对方极度伤心。”

描述主义者认为,语言的规则是相对的,表达的是规则制定者的社会地位、受教育水平和价值观。因此,力求语言纯正的人是在恃强凌弱,哪怕很温和的语言指南也是专制的代理人。斯特伦克和怀特要求的朴素其实是掩饰其专横,语言上的死板是当事人对他者和差异感到焦虑的产物。

语言战争

《风格的要素》

描述主义者指责规范主义者是势利眼。他们的问题不在于相信精英群体的存在,而在于指责其他人不属于精英群体。英国小说家金斯利·艾米斯在《国王的英语》(1977)中教导说,Medieval一词应该分成四个音节读,分成三个音节读就是准确地表明自己是一个文盲。英国语言学家艾伦·罗斯1954年发表了《上层和非上层:社会语言学随笔》一文,以前词典分两列列出正确和错误的用法,罗斯和他的同事则分别列出了上层阶级和中间阶级的用词:表达“昂贵”,上层阶级说Expensive,中间阶级说Costly;对于假牙、家、餐巾纸和富裕,上层阶级说False Teeth、House、Napkin、Rich,中间阶级说Dentures、Home、Serviette、Wealthy。

琼·埃科塞拉说:“描述主义者最大的错误是他们没有注意到,现在是他们在做规范。到80年代,客观性这一目标已经被后现代主义的观点取代了:没有所谓客观性,所有的陈述都是主观的、片面的,充满偏见。所以,描述主义者认为他们很准确就显得很天真了。描述主义者承认他们持有特定的观点,他们变成了合时宜的现实主义者。很多规范主义者并不专制,他们要的是明晰、悦耳的句子,而不是规则,他们也会做出权变。

埃科塞拉说:“规范主义者也做出了一些让步,新版的《美国传统英语词典》有两篇序言解释了他们的原则。一篇是斯坦福大学语言学教授约翰·里克夫写的,他说:‘语言的学习和使用离不开系统的规则和限制。’这是规范主义的。但认知心理学家史蒂夫·平克的另一篇序言说,没有什么规则,坚持要遵守所谓规则的人只是在贬低不相信规则的人,就像谴责女巫的人一样。刊登平克这篇文章是懦弱的行为,是为了避免被人指责为精英主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