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穆巴拉克:从总统到囚徒

2012-06-14 12:10 作者:徐菁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4期
“如果穆巴拉克在1993年离开,他是一位伟大的总统;如果他能在1999年离开,情况尚可接受;但是从2000年起,真正的衰落开始了。”《埃及金字塔报》政治战略研究中心的一位分析师这样说。“如果穆巴拉克在1993年离开,他是一位伟大的总统;如果他能在1999年离开,情况尚可接受;但是从2000年起,真正的衰落开始了。”《埃及金字塔报》政治战略研究中心的一位分析师这样说。

终点与起点

6月2日,穆巴拉克穿着米黄色的上衣,戴着墨镜,坐在被告席上的巨大的铁笼里,自始至终面无表情。他听见主审法官艾哈迈德·里法特颇为动情地宣布:他当政时期是“黑暗的30年”,他必须对850名示威者的死负责,为此他将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去年8月3日,卧病在床的穆巴拉克第一次在法庭的铁笼内接受审判。在电视直播中,他留给世界一句话:“我完全否认所有控罪。”今年2月22日,穆巴拉克则在自己的第六次庭审上拒绝申诉:“我没什么好说的。”而这一次,他选择以完全的沉默来迎接判决。

在法院门外,欢庆的人群点燃了焰火。示威中失去亲人的人们依旧愤怒,他们唯一能接受的结果是处死穆巴拉克。不管怎样,前总统的健康每况愈下,这场判决无异于盖棺定论。

法庭宣判后,穆巴拉克被直升机送往开罗的托拉监狱服刑。托拉监狱为他拍摄了正式罪犯档案照片,并发给他囚犯编号和蓝色囚服,驳回了他要求两位医生进入监狱照料的申请。

穆巴拉克的内心远非法庭上表现得那么平静。安全部门官员说,他被送达监狱时,一度拒绝下飞机,泪流满面地哀求官员送他回原先居住的军医院。在监狱里,他的精神状况很差,不信任任何和他说话的人。他向监狱官哭诉,对他的判决是不公正的。

“如果穆巴拉克在1993年离开,他是一位伟大的总统;如果他能在1999年离开,情况尚可接受;但是从2000年起,真正的衰落开始了。”《埃及金字塔报》政治战略研究中心的一位分析师说。

穆巴拉克:从总统到囚徒

1977年6月,埃及总统萨达特访问埃及城市伊斯梅利亚,在做完有关中东冲突的演讲后,他与时任副总统穆巴拉克受到听众的盛情欢迎

1981年10月6日12时40分,开罗盛大的阅兵典礼进入最后阶段。一辆拖着反坦克炮的卡车突然在离检阅台40米的地方停下来,年轻军官哈立德从炮车上跳下,飞快地奔向在检阅台就座的萨达特总统。萨达特以为他是来向总统致敬的,便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哈立德猛然扔出一颗手榴弹,检阅台下炮车上另一名刺客随即对准萨达特开枪。坐在萨达特身旁的穆巴拉克在袭击发生时卧倒在地,幸免于难。当时,他担任副总统一职已经6年。

1928年,穆巴拉克出生在尼罗河三角洲米塞利赫村的一个农民家庭。19岁那年,他考入军事学院,随后进入航空学院学习,从此进入了一条通向埃及权力核心的快车道。1950年,从航空学院毕业后,他被分配到西奈半岛阿里什机场工作。这一年,他第一次遇到了来视察的萨达特,并给萨达特留下了深刻印象。萨达特在日记本上写道:“我遇见了穆罕默德·胡斯尼·穆巴拉克少尉飞行员,他是一位聪明的年轻人,活跃,爱国。我希望在我要去的所有地方都能看到像他这样的人。”

此后,穆巴拉克3次到苏联学习飞行技术。教官给他的评语是:“性格直率,待人谦虚有礼。在校期间,刻苦用功,进步神速,作为飞行员,他堪称优秀。”1967年,他被任命为航空学院院长。这位新院长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就史无前例地培养了5批学员。4年后,1972年,穆巴拉克晋升为空军司令。

在同事们眼中,穆巴拉克是一位“推土机式的人物”,认定了一件事,就绝不动摇。他就像是飞行员,“必须在看到驾驶舱里所有仪器显示的信号准确无误时,才会让飞机起飞”。穆巴拉克的谨慎和效率为他在1973年的“十月战争”中迎来了人生绝无仅有的高潮。

萨达特决定打这场“十月战争”。因为在1967年的第三次中东战争中,开战仅3个小时,埃及就损失300架飞机,近1/3的飞行员阵亡。6天后,埃及丢掉了西奈半岛,被迫关闭苏伊士运河,一败涂地。这场惨败令积极主战的萨达特的形象大为受损。虽然发动“十月战争”前,萨达特总统已经有心和以色列议和,但议和绝不能在惨败的背景下进行。

穆巴拉克:从总统到囚徒

6月2日,穆巴拉克躺在担架上被抬出法庭

为了应对以色列世界一流的军事装备和情报系统,穆巴拉克命令飞机在尼罗河三角洲和苏伊士运河一带撒下伞兵,观察以色列对埃及可能采取的行动,要求所有观测、警报系统每分每秒记录下以色列飞机的动向。1973年10月5日,战争开始前一天,穆巴拉克在空军司令部办公室打电话给五名高级军官,要他们在两小时内准备好材料,陪同他去利比亚执行紧急公务,同时要求开罗空军基地为他准备专机。此后,他数度推迟出行时间。在疑兵之计的背后,他已经下达命令,通知空军所有参战部队做好战斗准备。这天下午,穆巴拉克去看望了朋友一家,邀请他们与自己的家人一起乘车去新开罗兜风,并在小吃店享用了三明治。回到家中,穆巴拉克告诉家人要去睡觉。几小时后,战争打响了。

结果,埃及空军在20分钟内摧毁了以色列在西奈半岛上90%的军事目标,其代价是15架飞机。虽然这最终是一场类似和局的战争,却让穆巴拉克达到了他军旅生涯的顶峰。萨达特在回忆录《我的一生》里说,空军的战斗收复了1956、1967年两次战争中埃及失去的一切,永远终结了以色列不可战胜的神话,穆巴拉克在战争中创造了奇迹。

1975年,萨达特决定提拔穆巴拉克为“继承人”。“他是一名有能力而且忠诚的军官,而且没有政治野心。对于萨达特来说,他不会造成威胁。”《穆巴拉克之后的埃及》的作者、美国科尔盖特大学教授布鲁斯·鲁斯福德说。

当时,人们对这位毫无政治经验的副总统并不看好。在一位黎巴嫩记者眼里:“一旦脱下军装,他的从容自如就完全找不到了。他缩在萨达特后面,沉默寡言,几乎可以用‘平庸’来形容。”他的对手取笑他,曾给他起绰号叫“微笑的母牛”,因为他低调得几乎卑微。一次,他陪同萨达特会见美国国务卿基辛格。会谈期间,他一言未发,只是默默地做着记录。基辛格甚至误以为他只是普通工作人员。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