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杨小强意外坠亡事件与真正的滑翔伞精神

2012-06-13 17:40 作者:王珑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4期
“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内心是‘狼’,有些人内心是‘羊’,而这项运动的爱好者内心都是‘鸟’,向往自由自在,是豁达、有主见、充满童趣的一群人。因为有相似的内心,所以交流起来特别融洽。”

意外

6月4日,永安山天气阴转多云,风向是西风,气流稳定,是个适合滑翔伞飞行的好天气。

早上8点,杨小强和住在永安农庄的室友“鸡仔”一同起床。和往常一样,8点半吃完饭,步行约1公里的距离,来到训练基地开始准备。

永安山国家滑翔伞训练基地位于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常安镇,占地30余亩,是亚洲最大的人工滑翔伞基地,2008年11月经国家体育总局批准建立。这里鸟鸣蝶绕,风景优美。翠绿的草坪呈长方形,长约100米,从草坪的一端到陡坡有50米左右,比一般的滑翔伞场地大出许多。由于三面环山,常年西风,陡峭山坡上的草坪近乎平坦,没有任何障碍物,其下则是一片开阔的农田,这里是很多滑翔伞爱好者喜欢的场地。

9点后,“鸡仔”指挥着同花顺飞行俱乐部的学员训练,并带了学员飞“双人伞”。小强在带了两名游客后,就开始了自己的训练科目。和他们一起训练的还有网名为“华尔街老鼠”的伞友。“鸡仔”告诉本刊记者,训练没有详细计划,看自己的时间,如果游客不多,就自己飞。

戴上耳机,放起音乐,在空中自由的飞翔,这是小强喜欢的飞伞方式。这天小强要练习的动作是“翻筋斗”,即在滑翔过程中,人和滑翔伞共同完成垂直360度的旋转。在动感的音乐节奏中,小强第一次成功地完成了这个危险系数很高的特技动作,他显得很兴奋。

从两年前的6月份,随舅舅邱华到永安山,拜李铁民教练为师以来,小强的进步非常明显。邱华向本刊回忆:“一年前,他给我发短信,说他已经能够用普通伞,完成‘直升机’和‘土星’这两个动作了。”去年7月31日,杨小强通过选拔赛进入国家集训队,并在捷克举行的第六届滑翔伞定点世界锦标赛中获得一枚银牌。

杨小强意外坠亡事件与真正的滑翔伞精神

正在进行定点训练的杨小强(摄于2011年)

13点20分,他再次挑战自我,但这一次却成为这位滑翔伞天才的最后一跳。“第二跳……第二跳……”“鸡仔”回忆至此突然沉默了。良久,他哽咽着说:“我不想回忆这段,真的对不起。”

根据中国航空协会6月5日发表的《关于滑翔伞飞行员杨小强发生飞行事故的说明》,这一跳由于发力不足,动作不到位,导致人在处于伞的上方时落入主伞并被包住,备用伞也因此无法正常打开。杨小强从距离地面100米的空中坠落,因抢救无效去世。

小强的意外确实是对这项正在民间蓬勃兴起运动的打击。采访中,本刊记者从众多伞友身上感受到低落,甚至是“无力感”,但同时感受到的是伞友的团结、默契和对这项运动的热爱。

6月6日,永安山基地贴出了“近期停止一切飞行活动”的通知,李铁民教练也陷入了深深的自责。本刊记者第一次联系他时,他正在驱车送爱徒小强的骨灰回故乡湖北的路上。面对提问,他一直用低沉的声音重复着一句话:“小强的事情,我会负责,时间会证明一切。”

被伞友称为“铁教”的李铁民,是国内教学时间最长、经验最丰富的教练之一。邱华说:“我12年前到北京买伞的时候,就是铁民给我推荐的型号,我们一直是非常好的兄弟。”

没有国家队的民间运动

事发后,外界讨论的焦点在于国家应不应该对小强亲属给予补偿,航协是否侵害了运动员权益,媒体上“无编制不算工伤”的报道铺天盖地。

“可能由于之前在其他运动项目方面有过一些报道吧,探讨了国家对受伤的运动员、退役的运动员的补偿问题,所以外界对这样的问题有了惯性思维。但这其实是对滑翔伞运动的扭曲,是不了解所致。”网名“瘊子”的侯祥萍告诉本刊记者。她是滑翔伞越野项目的爱好者,2003年学飞,她在2010年曾夺得亚洲杯女子冠军、西班牙世界杯热身赛女子冠军。据她介绍,滑翔伞分为休闲飞行和竞技飞行,后者又分为三个不同的项目:定点(精确降落)、特技和越野。

杨小强意外坠亡事件与真正的滑翔伞精神

杨小强与教练李铁民(摄于2011年)

“滑翔伞从一开始就是成年人的运动,是一群精神、性格、经济上独立的成年人自发开展起来的,他们挑战自我的同时,也必须对自己的生命负责。”侯祥萍向本刊记者解释,“滑翔伞爱好者和举国体制下的,从少年到青年培养起来的专业运动员完全不同。即便我们参加了国家集训队,我们也不认为自己是‘专业’运动员。我们只是爱好者,达到一定水平,能够去参加国际赛事而已。滑翔伞是一项群众性的航空运动,它是以个人渴望和爱好为先导的,完全不同于某些奥运项目圈养式的生存空间。”

张树鹏也认为,在“国家队与运动员”框架下讨论滑翔伞是一种误读。他曾在2009年克罗地亚滑翔伞定点世锦赛上取得金牌,这是中国运动员在国际大赛中取得的最好成绩。“所谓的‘国家队’只是集训队,参加完比赛,一下飞机就不存在了。”张树鹏笑着告诉本刊记者,“日常的训练,包括飞行器材都是个人承担的。国家集训队只是在每年的集训期间和比赛期间负担队员的机票、食宿等。和大家想象的不一样,我拿了世锦赛的冠军,世锦赛组委会和国家体育总局没有给奖金。这在滑翔伞领域很正常。”

滑翔伞爱好者出国比赛的第一出发点是个人的兴趣和民族的自豪感。“能够站上国际比赛的领奖台,看到五星红旗飘扬,当然是我们的愿望。没有奖牌,在参与中学习并获得进步,这种交流也非常必要。”侯祥萍强调,“国家集训队队员为了祖国荣誉而刻苦训练参加比赛是有的,但和专业运动员为生存空间而进行的残酷竞争完全是两码事。我们认为,滑翔伞飞行首先是一种游戏,是快乐的事,上升不到国家人民的高度,更谈不上为谁牺牲奉献。”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