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继承者:李泽钜与李泽楷

2012-06-11 12:10 作者:蒲实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3期
家族财富的传承,是一个逐渐完成的过程,并非突发事件。

兄弟俩

李嘉诚位于深水湾道79号的花园别墅有3层,每层200多平方米。这是1963年他与表妹庄明月结婚后,斥资63万港元买下的大宅。他一直居住于此,长子李泽钜与次子李泽楷也都在这里出生。1993年,李泽钜新婚大喜,媒体终于得以获准参观李家大宅的花园。此时,李宅已经转到李泽钜名下。李泽钜与新婚妻子王富信住在二楼,李嘉诚住在三楼,父子二人同居一个屋檐下,关系极为紧密。而李泽楷在这里却没有自己的房间。他以离工作地点太远为由,搬了出去,几次辗转:先在金钟康域酒店租房住下,不久又迁往太古城太古屋村的普通公寓,然后又租住山顶道半山裕景花园的两个房间,直到1994年,以1.2亿港元购入石澳大浪湾道12号的一块地,兴建了一所木屋。

当年,李泽钜豪门婚宴的奢侈被港媒渲染得淋漓尽致。令一些记者感到奇怪的是,去接新娘的迎亲车队中没有弟弟李泽楷。直到11点多,接新娘的车队回到李宅,李泽楷才姗姗来迟,将丰田车默默地停在路旁。1993年,李泽钜刚刚被任命为长实集团副董事总经理。李氏商业帝国由谁继承,看来早已有所安排,接班,也早已有计划地一步步开始。稳重的李泽钜每一步都谨遵父训。曾在香港参加过许多次李嘉诚新闻发布会的新华社记者刘诗平说:“每一次会议,发言的李泽钜都坐在李嘉诚身边。华人的传统文化和商业逻辑都倾向于长子继承,虽然不是必然。两个儿子的角色,自然是精心安排的结果。”

继承者:李泽钜与李泽楷

李嘉诚(右)与长子李泽钜在长江实业2008年业绩发布会上

李泽楷搬出李宅,被视为独立宣言。媒体热衷于追逐他,将他描述为一个试图摆脱父亲阴影、锐意开拓新兴科技的媒体领域的大亨。他的衣着头型无一不被细致地报道和模仿——起初是宝蓝色恤衫、卡其色西裤、啡色皮鞋和越剪越短的头发,后来是Zegna西装加领带,再后来是Timberland休闲装。1991年,港英政府发放卫星电视牌照,李泽楷向父亲借了5亿港元,成功获得香港首个卫星电视。卫星电视在开播两年内,覆盖了将近50个国家和地区,拥有5300万家庭用户。1993年5月,在加拿大(也有一说是在地中海)一艘游艇上,李泽楷在一位私人顾问的陪同下,将卫视64%的股份售予新闻集团主席默多克。李家当初投入仅1.25亿美元的项目,成功以9.5亿美元易手。从中获利的第一桶金,成为李泽楷与父亲分道扬镳的筹码。在交易完成之后不到一个月,他宣布出走和记黄埔,在新加坡借壳上市,创立盈科拓展。看起来,李泽楷似乎自立门户了。但卫星电视作为新兴事物,成败还未知。直到2000年李泽楷收购香港电讯之前,盈动还一直没赚到钱,1999年中期报表显示,盈动亏损3970万港元。而细看卫视最重要利润来源——广告客户,万国宝通、百富勤、国泰航空等香港商业伙伴,却无一不是父亲的老关系。以百富勤为例,它的创立者杜辉廉就与李嘉诚有长达30年的合作关系;当杜辉廉创立百富勤时,李嘉诚是它的投资者之一。国泰航空的主席何礼泰,与李泽钜一样,也是汇丰银行董事会的非执行董事。

许多关于兄弟二人的传记都认为,李泽钜优秀听话,读书成绩比弟弟好得多,深得父亲喜欢,由此激发的逆反心理促使李泽楷疏远了家庭的庇护而自立门户。李泽楷与母亲庄月明的关系十分亲密。未被李家授权的传记《我是我自己——神话背后的李泽楷》一书中描述,1990年,李泽楷在母亲去世前,每天恭候母亲起床吃早餐。在她去世的那天早上,“待得他悠悠醒转时,竟然发现,盖在他身上的,是母亲的晨褛。而母亲呢?她已不在”。庄明月之死对于香港人来说,一直是个谜。李泽楷在多年后回忆起庄月明时,说她曾长期失眠,郁郁寡欢。母亲之死,对父子关系打击巨大。许多外媒记者都曾试探李泽楷对父子关系的看法,但都被他毫不客气地回绝。

据说,少年时代,兄弟俩的关系也并不亲密,放学后各走各的路,各玩各的。同在美国留学期间,李泽钜埋头苦读,李泽楷则到处兼职,两人来往甚少,以至于李泽楷经常打电话给母亲诉说孤独。在婚姻上,李泽钜与父亲一样,鲜有绯闻,家庭稳定,其妻王富信还为李家生下第一位男孙。这对于一个家族的维系来说,无疑是重要的。李泽楷迟迟未婚,他对女人不断见异思迁的兴趣以及他的绯闻,向来是娱乐版的头条。2009年,梁洛施为李泽楷生下儿子李长治后,父子关系似乎出现一些转机——李、梁二人带儿子回港为李嘉诚贺寿,又罕见地跟父亲一起祭拜亡母。曾被绑架过的李泽钜,一家非常低调,除了大女儿公布名字为燕宁外,其余孩子的名字一直保密。但李泽楷三个儿子的名字都是公开的。最终,李泽楷的这段婚姻,就如他的每段感情,很快又走到了尽头。分手事件后,李嘉诚只说:“他从7岁就不听我的了,何况他现在47岁了。”

早已开始的继承

《华尔街日报》如此评述李嘉诚的家族继承:香港新任特首将走马上任,但见证权力政治中真正转变的是耄耋大亨们的接班计划。“李嘉诚或许能够将自己的财富和公司传给儿子们,但这位84岁的大亨在过去50年中积累下来的政治人脉和威望却没有这么容易传下去。”

曾多次采访过李嘉诚及其身边高管的《中国经济季刊》总编乔·史塔威尔(Joe Studwell)描述李嘉诚:与其他香港大亨一样,在李嘉诚每天长达16~18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中,日程安排的性质却不同于一般的管理者,打理人际关系占据了最重要的日程表。史塔威尔如此概括:“他们与其相关的后勤人员,会花费大量的时间确保大亨与占支配地位的政治领导人的合影挂在他们办公室的墙上(并把失势领导人的照片拿下来),组织打高尔夫球,把大亨的家、游艇、酒店供给他们要讨好的人任意使用,解决领导人任性的孩子问题。”

这种生活与工作方式,几乎完全被李泽钜与李泽楷所复制。曾经一度,李泽钜的劳斯莱斯房车里装了最新版镭射影碟机,成为报刊热议的新闻。李嘉诚站出来说,这是他要李泽钜装的,因为劳斯莱斯是用于接客的,应该方便客人消遣。与弟弟相比,李泽钜隐遁在媒体的聚光灯外。但他平静的简历,叙述着很多故事。除了在父亲的企业担任要职,他还担任汇丰银行董事、香港策略委员会委员、香港特区政府营商咨询小组成员、中美洲巴巴多斯名誉驻港领事(巴巴多斯是前英国殖民地,离岸司法辖区,李泽钜对加拿大投资的重要金融工具)、港事顾问、总督商务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九届全国委员会委员,第十届、十一届全国政协常委。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