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教父”们的选择

2012-06-08 16:30 作者:李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3期
父系权威得以维系,一个讳莫如深的原因,就在于父亲决定了巨额财产的继承与分配。实际上,这也是父亲能够掌控家族的主要手段。没有明文规定谁将接管家庭的哪部分财产,在中国的传统中并不存在长子继承制。

老人们

李嘉诚的一天很长。

他一般早上6点钟起床,从香港岛南部深水湾道的家中出发,下山到附近的九洞高尔夫球场,赶在7点前打出第一杆。高尔夫是他少有的爱好之一,这也并非纯粹的消遣,而是商务活动的一部分。他这天的球友,可能是某位住在球会附近的亿万富翁,也可能是他公司里的某个高管,或者一位新的商业伙伴。

上午10点,李嘉诚就回到了办公室。自从70层的长江中心建成后,他的办公室就搬到了宽大的顶层。他一般要先翻阅一遍报刊。尽管他几乎不接受采访,每年面对媒体都在旗下上市公司的业绩发布会上,但他很关心媒体对他和他的公司的报道。李嘉诚可以用英语和别人交谈,他的英语是小时候自学成才的,但他还是更喜欢阅读中文,讲广东话。因此英文报刊中的有关部分,在他到达前已经翻译成了中文。

乔·史塔威尔在《亚洲教父》中描述了他和媒体的关系:“那些激起他怒火的撰稿人将接到他助手的电话或是收到他的律师函……哪家报纸使他难堪,他就会撤销在那儿的广告。”

李嘉诚会一边拿着文件、邮件,一边给他的高管们打电话,召集他们开会。而公司里的电话系统会向员工直接提示出这是大老板的电话。上午11点半,李嘉诚开始做按摩。此后继续处理一些事物,直到13时吃午饭。饭后,他还要在办公室继续工作两个小时,16时回家。傍晚17时,他很可能再做一次按摩。之后,也许会在18点半与生意伙伴们玩一会儿纸牌。最终,商务晚宴结束后,于22时就寝。他的生活很有规律,就这样日复一日地循环下去。

“教父”们的选择

赌王何鸿燊(摄于1997年)

另一位亿万富豪,“新世界”的郑裕彤也是李嘉诚的球友。他对李嘉诚的作息时间有些“意见”,他认为自己还要去上班已经“很傻”,而李嘉诚如此辛苦工作则是“更傻”。

郑裕彤曾对记者说道:“我们两个是很好的朋友,都喜欢打高尔夫球,但我其实不大喜欢和他打,因为要清晨6点开始,我还未起床哩!还没到9点就要赶返公司开会。我喜欢多睡一会儿才打球,打完球与老朋友喝喝茶,聊聊天。他会一边打一边讲电话,为何要那么辛苦?”他还特意提到:“我比他舒服得多,我11时许才上班,上班也不多理事。”

郑裕彤比李嘉诚大3岁,今年已经87岁了,担任着“新世界”与“周大福”两家大公司的董事局主席,同时还兼任恒生银行的独立董事。

在香港这块商业战场上,80多岁的老人们仍旧是主角,他们掌控着游戏的话语权。这些顽强的老头们大多奋战在第一线,而不是甘当轻松的顾问、“太上皇”,或者作为资产的所有者,笑看风云。他们还是地区经济的“教父”。

1921年出生的赌王何鸿燊,今年91岁。两年多前,他因中风住院,并引发了一场资产危机。不过只要翻看一下他“倒下”前3个星期的重要日程,就会发现这位耄耋老人有多么重要。

2009年7月11日,何鸿燊要参加澳门特首候选人崔世安的选举问答大会。面对媒体,他不仅评价了崔世安,还要议论香港未来的特首候选人。他公开质疑了澳门政府引入外资博彩企业,造成了恶性竞争,实际上冲击了他垄断的澳门赌场,同时他还宣布成立了澳门博彩业商会。7月26日,澳门特首选举,何鸿燊成为了崔世安最重要的支持者,公开指出不投赞成票的选委将睡不安宁。很难想象,没有赌王的支持,特首的工作该如何展开。两天之后,澳门博彩业商会成立,何鸿燊出任首任会长,他团结了包括银河娱乐、永利度假村、威尼斯人等6家博彩公司的掌门人,誓言结束恶性竞争的局面,“有饭大家食”。

“教父”们的选择

上世纪90年代初,霍英东(中)在广东番禺考察虎门渡轮码头

但3天之后,何鸿燊就因中风而入院。此时摆在他面前的重要任务,还有一个月后的澳门立法会选举。他的“四太太”梁安琪要角逐连任,各方利益都需要他去摆平。何鸿燊要操控的并非自家赌桌上的生意,而是澳门赌业的大牌局,这关系到何氏家族的垄断地位。对赌王来说,经济就是政治。

在一次难得的公开演讲中,李嘉诚说他自己从12岁就开始工作。这一年,他刚从老家广东潮州移民到香港。以此计算,勤奋的“超人”已经工作了72年。

李嘉诚的父亲在1943年因肺结核去世,此后他必须扛起养家糊口的重担。和记黄埔公司的杂志曾刊登过一段人物简介,描述了父亲的经历对青年李嘉诚的影响。李嘉诚当时也染上了肺结核。“(这)让李嘉诚相信,金钱多少可以塑造人的尊严。”文章称,“金钱开始与生活本身直接联系起来……成为一种衡量个人价值的尺度,一把通向自由和独立的钥匙。在李嘉诚的早年时代,金钱几乎成了宗教的替代品。”

霍英东的长子霍震霆这样简述他父亲的一生:“这并不是钱的问题。这是一个游戏。”89岁的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也曾多次尝试退休,但都没有成功。他向家人解释说:“为什么不做生意而去打高尔夫球?这只是另一个游戏而已。”苏海文用近似的措辞概括他的岳父包玉刚的工作动机:“他喜欢这个游戏,他喜欢这个工作。”而世界上最有钱的老头巴菲特的态度也是如此,无非是热爱工作。

时至今日,李嘉诚仍旧没有疲惫。只是吸引他的未必是财富了,也许家族生意对他来说更像一场漫长的游戏。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