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台州渔民起诉韩国海警:寻找抗风险之道

2012-06-07 11:20 作者:吴丽玮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3期
6月15日,韩国济州岛法院将受理中国渔民起诉韩国海警的案件,这是寻找渔业安全的最新对策。

执法的争端

接连的阴雨天气让温岭市的钓浜港口显得更加宁静。港口满是归航的大船,四五十米长的船身刷着鲜艳的色彩,高高在上的驾驶舱顶写着“一帆风顺”、“以马内利”等字样。这时已进入远洋捕捞的休渔期,颜可青、王小富都是出海二三十年的老渔民,他们穿着花衬衫和皮鞋,早已不是光脚挽着裤腿的模样。

包括温岭在内,整个台州市的渔民几乎都在外海捕鱼,国内海域的鱼渐渐少了,去韩国打鱼的船在5年前开始多了起来。过完春节,两人都没再出海,王小富在养伤,颜可青在联系对韩国海警的诉讼。

今年1月17日,颜可青作为股东之一、编号为“浙台渔运32066”的围网运输船在韩国海域遇到了巡逻的海警,船长王小富和12名船员均遭到韩国海警的暴力殴打,之后,韩国以妨碍公务和违规作业的罪名对该船进行了罚款,金额高达8000万韩元,折合人民币约为43万元。

“听到被打得这么惨,气得我在家摔坏了两个苹果手机。”颜可青说,事发后第二天,也就是今年的1月18日下午,他的船员在韩国通过船上的海事卫星电话跟他取得了联系。这天已经是农历腊月二十五,编号为“浙台渔运32066”的围网运输船原本应该在从韩国专属经济区返回温岭老家的路上。船员告诉颜可青,1月17日下午,正在返航途中的船员们遭到了韩国海警不同程度的暴力殴打,王小富和船员艾明出现昏迷,被直升机送到了济州岛医院诊治,其他船员也被送进医院。

台州渔民起诉韩国海警:寻找抗风险之道

向韩国方面提起诉讼的船主颜可青(左一)、船长王小富(左三)及船员

“第二天台州涉外渔业协会告诉我,韩国方面传来消息,在执法过程中,我们的船员暴力抗法,有5名海警受伤,我当时就说,这绝对不可能。”颜可青说,“船员根本就不敢,我们害怕他们搞我们,有时候挨几下打也就认了,都是为了挣钱。平时对海警我们都是毕恭毕敬的,船长都会亲自下去,把他们扶上船,一上来就打开啤酒、饮料给他们喝,要不停地说,辛苦了,辛苦了。韩国人爱喝青岛啤酒,每次出海我都会带几箱。”

临近春节,颜可青只订到了1月21日从上海飞往济州岛的机票。“济州岛很冷,已经下起了雪。”颜可青用相机拍下了船员的伤势和渔船受损的情况,这成为起诉的重要证据之一。在照片里,船长王小富的伤势最为严重,他被殴打的时间最长,前胸、后背、腿上的淤青还未消去,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他仍然咬着牙,时不时倒吸一口凉气。“平时在海上遇到韩国海警,他们会开一艘小艇过来绕着我们的船来回开几圈,引起我们的注意,等我们把船停妥后,他们才会登船。那天我在驾驶舱压根没看到他们,等5个海警进了驾驶舱我才发现。”王小富说,当时其他船员都在船舱中休息,只有他一个人在值班驾驶。平时韩国海警登船都会配一名会中文的翻译,但这次却没有。王小富说,一个海警拿铁棍指着他的头说话,但他一句也不明白。“船当时在高速前进,一个海警上来就把挡位拉到倒挡,船立刻就嗡嗡地抖动起来,这样对船非常不好,我赶紧把挡位调到空挡,就这么一个动作,海警就开始拿警棍打我。”王小富说,一记闷棍打在他的后脑勺上,“血一下子流下来了”。他实在疼得受不了,蹲在驾驶台下面,用手抱着头,结果左手大拇指就被打骨折了。他挣扎着爬出了驾驶舱,海警在后面一直追到了甲板上。王小富说,他痛苦地跑到了船舷边,试图跳海,但被几个海警拉了回来,一顿暴打之后他失去了直觉,醒来时双手已经被拷了起来。

船员李毕林告诉我们,他和几个睡梦中惊醒的船员都遭到了海警的殴打。“艾明、何中州、旻昌现三人先起来的,刚到驾驶舱门口就被揪了进去,他们打破了艾明的头,我进去时艾明已经被打昏了。”李毕林说,有的海警用的是不锈钢的警棍,有的用T字形橡胶管,“这种打起人来更疼”。被殴打过后船员都被塑料条拷了起来,并被要求跪在地上,头贴着地。“这次他们是荷枪实弹的,我们被按倒在地时,一个警察还在我脚边开了枪,在驾驶室内我听到了四声枪响,都射在了地上,根本不是他们后来所说的,对天空鸣枪示警。”

台州渔民起诉韩国海警:寻找抗风险之道

时近休渔期,远洋捕捞的渔民难得空闲回到家乡

停靠在温岭钓浜港口的“32066”渔运船还保留着被破坏后的痕迹:驾驶舱门框和墙上被砸进了一个个的大洞,顶上三盏灯的灯罩都被打碎了,其中一个灯泡也碎了,海上通讯设备也被打坏,两侧的玻璃碎了,返航的途中只能用木板挡着抵御凛冽的海风,海警开枪的痕迹还在,在地板上至少能找到6个弹孔。

王小富说,韩国对船员的救治非常不力。“我后脑勺流了很多血,医院连头发都没有给我剃,贴了纱布草草了事,当时说旻昌现没什么大事,回国后去检查才知道身体有两处骨折。”

等到颜可青赶到济州岛时,他收到了韩国警方的处罚通知。“浙台渔运32066”共有两项罪名:暴力抗法、违规作业,两项罪名需缴纳罚款1亿韩元。颜可青说:“我觉得太冤了,去找中国驻韩国光州总领馆的王大为领事求助,他中间协调,最后罚款降到了8000万韩元。”韩国警方同时要求,船长王小富等人不能留在医院,医药费由自己承担,交完罚款后,必须完成韩国警方组织的模拟演练才能离开韩国。颜可青和家人商量之后,只能忍气接受韩方的惩罚,当时已经是农历大年初二,韩国的银行也关门了,他托朋友找到当地一个华侨借钱交了罚款。在船上模拟演练时,13个船员背上都贴上了编号。“我想录像,但被海警制止住并推出了门外。我从窗户外面看到一个警察让王小富做动作,用右手肘袭击海警,还让李祥华抢海警手里的枪,这都是没有的事。我打电话给王领事,他说如果是没有做过的动作,坚决不要做。王领事打电话与韩国警方沟通之后,这项模拟演练取消了。”

韩国方面对船员“犯罪事实”的描述中写道:“浙台渔运32066”进入韩国专属经济水域后,从船名不详的拖网渔运船处6次接收渔获物500箱。济州海洋警察署所属警备舰“正3002”舰检查一队以要求搜查驾驶室为由要求被告人(王小富)停船,被告人为了逃窜,一边提高速度,一边向其他船员呼救,过程中包括“阻止进入”、“用手推”、“死死抓住”、“欲抢夺其手枪”等暴力动作。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