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深圳飙车案:喧嚣背后的悲剧与疑问

2012-06-06 14:43 作者:贾子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3期
5月26日,一起酒驾、超速引发的恶性交通事故因为豪车、美女、逃逸、“顶包”……发展成一场吸引公众视线的社会事件。然而尘埃落定后只有四个家庭的悲剧,以及电动车安全的疑问。

车祸

20点钟以后,福田购物公园COCOPARK附近的十几家酒吧就开始陆续上客了。随着湿热的夏季的到来,夜间的些许清凉让深圳的夜生活变得丰富多彩。5月25日是周末,酒吧的上座率比平时要高出不少。

32岁的谭亚立是湖南攸县人,在亲戚的介绍下,他来深圳开出租车已经有3年。长期的夜班经验让他很清楚在哪里能够更容易拉到客人,再加上人勤快,12小时的夜班他最多时可以挣到四五百块钱。酒吧是周末午夜最理想的客源地。26日凌晨3点钟左右,24岁的张瑞凌和23岁的唐璐璐在COCOPARK上了一直在等待乘客的谭亚立的车。两位姑娘一个住在南山、一个住在蛇口,她们选择了结伴打车回家。

张瑞凌和唐璐璐并不是COCOPARK酒吧街的常客,这对密友的到来是为了参加朋友的聚会。张瑞凌的母亲告诉本刊记者:“瑞凌的家和公司都在南山,平时也是在南山这边玩,这次是朋友组织聚会,地点约在了福田。”25日20点多,两个女孩分别告别母亲去赴约,唐璐璐的母亲最后一次接到女儿发来的短信是26日凌晨2点47分。“我给她打电话时她没有接听,可能是周围太吵了。之后她给我回了一条短信,说很快就回家了。我觉得放心后就先睡了。”

深圳飙车案 唐璐璐

5月30日,深圳警方第三场新闻发布会上,车祸遇难者唐璐璐的奶奶抱着遗像等待结果

从酒吧街向南直插就可以很方便地驶上滨河大道。这条东到罗湖、西至南山与滨海大道相接的道路全程无红绿灯、双向八车道,是深圳市连接各区的重要快速干道,谭亚立自然也会选择这条最合适的路线。开着车他还不忘和同开夜班出租车的堂弟通了个电话,不收费的内线呼叫使手机成了彼此间的对讲机,也帮助谭亚立排遣一些夜里的疲乏和无聊。“哥哥对我堂哥说他拉上了客人,拉完这个客人他的车子就要去充电了。那个时候是3点01分。”谭亚立的妹妹谭梦平对本刊记者说。谭亚立开的蓝色出租车在满街的红色出租车中间很醒目,这批在2010年“大运会”期间开始投入运营的纯电动出租车全市不过300辆左右,行驶200公里大约要充电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谭亚立开电动车的时间并不长,今年过完春节才接手。

张瑞凌和唐璐璐不知道,她们离开之后不久,几乎是前后脚的时间,侯培庆和三名女子也从“乐巢”酒吧走了出来。从25日22点开始,侯培庆和七八个朋友从“莉莉玛莲”转移到“乐巢”酒吧,5个小时里就喝掉了三瓶洋酒。侯培庆的大姐一直不明白弟弟当晚如此纵酒的原因。“他平时都不怎么喝酒的,我们家里人聚在一起谁都不喝酒。我问孙丹,她说是他自己愿意喝的。可我觉得是几个女孩子把他给灌多了。”孙丹是车上的三名女子之一,但是当晚她与侯培庆也是第一次见面,与“阿庆”认识的汪萍萍打电话叫她过来一起喝酒。根据深圳福田交警大队提供的视频,四个人从酒吧出来上车的时间是凌晨2点50分。3点01分,侯培庆冲过民田路和福华路交叉口的红绿灯,随即在福华四路路口开始加速狂飙。

深圳飙车案 顶包 肇事司机

5月30日,侯培庆走出深圳市第一看守所,接受媒体采访

对于3点08分发生的事情,出租车司机晏金川只能庆幸自己命大。同样跑夜班的他驶在滨海大道东向西方向的最里侧车道,前方再有100多米就是侨城东立交桥。深夜车辆很少,他并没有注意到几乎与自己并排行驶的、位于右侧车道上的谭亚立的蓝色出租车。“就只感觉到车很剧烈地撞了一下,然后车子就整个翻了。我被困在车里出不来,还是客人把我拉出来的。”晏金川告诉本刊记者,等他被拉出来时,停在自己的红色出租车附近的是一辆车头被撞坏的红色跑车。“车旁边站着一男一女,看不清楚脸,但是远处的一辆车已经烧起来了。”

根据福田交警大队根据现场遗留的车辆轨迹做出的事故还原显示,侯培庆驾驶的日产GTR跑车当时的时速在180公里左右,而滨海大道的行车最高限速是80公里/小时。红色跑车在里侧车道高速行驶时,前方两辆几乎并排的出租车给他造成了阻碍。滨海大道红树林段的一个视频显示,3点08分13秒,红色跑车尽管踩了刹车,尾灯长亮,但仍以180公里左右的时速冲向前面的红色和右边的蓝色出租车。“侯培庆向右侧打了转向,所以跑车的车头右侧撞到了蓝色出租车的尾部左侧。蓝色出租车打着转被弹向路边的绿化隔离带,尾部又重重地撞在了树干上。红色跑车被弹向红色出租车前面,红色出租车为躲避弹到路基上,整个翻了过来。”福田交警大队大队长林伟明对本刊记者说。

3点08分20秒左右,视频上就可以看到事发处有火在燃烧,虽然迅速赶来的消防人员参与灭火,这场大火还是燃烧了将近半小时,到3点35分左右才被扑灭。对于无辜的谭亚立、张瑞凌和唐璐璐一切都来不及反应。出租车被烧得只剩骨架,车内的三人是死于撞击还是燃烧目前并没有定论。张瑞凌的家人告诉本刊记者,张瑞凌的身体始终保持着双手抱臂的动作,“她被撞时一定是吓坏了”。谭亚立的身体是向副驾驶的位置倾斜的,家人认为他在撞击停止的几十秒内曾试图逃生。“但是火着得太快了,里面的人没顾得上逃生,外面的人还没来得及过去救。”晏金川对本刊记者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