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调查 > 正文

河南西辛庄村:“村级市”的梦想与动机

2012-06-04 11:04 作者:丘濂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2期
所谓的“村级市”只不过是建设农村新型社区的另一种表述。村书记李连成的口头禅是“宣传也是生产力”,他也早就预料到了这一提法引起的轰动。只是,此次“村改市”,未必只是为着“宣传”。

建市宣言

红绸掉落的那一瞬间,所有人都觉得出乎意料,但转而又马上佩服起村书记李连成的脑筋。这块写着“濮阳县庆祖镇西辛庄市”的牌子下端,还有一个小一号的“筹”字。“这意味着建市的筹备小组同时成立了,我是组长。至于能否建成,我认为是80%的成功率。”李连成对我说。

河南西辛庄村 村级市

党支部书记李连成是西辛庄村的灵魂人物,每天清晨5点就开始巡视村庄,终日保持着旺盛的精力

挂牌仪式前一天,濮阳县民政局给西辛庄村所属的庆祖镇民政所发去一份内部明电,其中明确写道,西辛庄的行为违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国务院关于行政区划管理的规定》等相关政策规定,要求庆祖镇立即责令其停止一切关于“西辛庄市”挂牌的行动。在听完民政所所长传达完内容后,李连成的回应是:首先,他所理解的上级文件是说乡镇一级建市需谨慎,并未说村不能建市;第二,那些被叫停的镇级市是冲着行政区划和级别来的,可这即使成了西辛庄市,行政机构的工作人员和拥有的权力和以前没有任何变化。“我经常会思考陈永贵,如果他留在大寨,就会是个出色的党支部书记和农业专家,他不应该去北京当副总理。同样,我申请西辛庄市也不是为了满足我要当市长、市委书记的野心。”李连成说。

而且退一步讲,这个“筹”字也说明西辛庄市还没有真正成立。“这块牌子上写着什么,只有我、跑腿去取牌子的人,还有做牌子的人知道。我和地名办联系过,他们不同意村子改名,其他申请工作还在进行。当村干部那么多年,我当然知道违法的事情不能做。”说到这里,李连成露出了狡黠的笑。李连成第一次对外透露他的“建市”想法是在今年1月16日,省委书记卢展工来西辛庄考察时。“当时卢书记就说,一个农民能提出这个想法不简单啊。后来在3月份的‘两会’期间,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来我们河南代表团驻地看望,我又向他汇报这个思路。他说,‘这又是要创造一种新模式!’”于是,仅仅凭借“村级市”这个有新颖但却争议性的概念,5月8日挂牌当天,就有十几家媒体到场。

人们住在楼房,有水泥道路、路灯、绿化,还有学校、工厂和医院,这是李连成早年进城时对城市生活的认识。“那时村里缺煤,我拉着架子车到三四百里之外的新密煤矿或者汤阴运煤回来卖钱,途中要经过长垣、滑县、新乡、郑州,因此见识到了城市的模样。那里的道路又平又宽,拉起车子特别省力,于是我走得飞快,也不知道遇到红绿灯是要停的。”李连成对我回忆说。

如今走在村子里看,当年李连成脑海中的图景已经实现:草木掩映下是成排的红顶白瓷砖贴面的二层别墅;村中最主要的两横两纵交通要道都是水泥硬化过的双向四车道路面;在村中心广场,一块写着李连成名言“当干部就应该能吃亏”的假山石和包含着大型会议室和展室的村委会大楼遥相呼应;另一片休闲广场则安放了一片健身设备,旁边有一块停泊了几只电动船的人工湖来做点缀;一座综合服务性大楼五脏俱全地设有小超市、饭店、美容店和手机维修服务店;村庄北面则是占地800亩的电光源工业园区,专门生产器材灯和节能灯。让李连成自豪的是村中的学校和医院。学校有一座2002年重新翻盖的三层教学楼,最早的小学则建于1998年。教室之外,学校还有舞蹈室、微机房、操场和种满杏树和兰草的花园。除了本村的30多个孩子,学校又接纳了另外520名学生,他们的父母有的是相邻村庄的村民,有的是在西辛庄工厂上班的工人,还有在附近庆祖镇上做买卖的外地人。村集体投资9000多万元、占地90亩的民生医院是整个村子里最宏伟的建筑,可以惠及方圆150公里以内的村镇群众,里面的设备是村镇级别的医院不具备的,价格却比市里医院要便宜许多。

河南西辛庄 小学

附近村庄的村民和镇上的打工者都希望把孩子送进西辛庄小学读书,这已超出了学校的接收能力

曾经在内蒙古建筑队里打工做过泥瓦匠的李连成是整个村庄的设计师和规划师,因此村庄的面貌又体现着李连成的个人特色。比如,在那些小道旁边的绿化带里,种的不是花草,而是小麦、花生和大葱。“这样每家每户承包这样一小块地,种种自家需要的蔬菜,同时也就能把便道旁的卫生负责了。”李连成对我说。在小学校里,最特别的安排是教师办公室不在教学楼中,而在教学楼中心一个凸出来的长方体建筑里,三面都有玻璃。“连成书记的想法是,这样一来,孩子们在操场上活动,教师一抬眼就可以关注到学生的安全。”校长梁振海向我介绍,“一层教室前的走廊,原本是1米宽,书记改成了1.5米,为的是刮风下雨的时候,孩子们不用去操场,屋檐下就有更宽敞的活动空间。”

“建市的意思是让农民去享受到市里的生活。城市有啥咱有啥,只是西辛庄不堵车。那你们会说了,这就是一个名字,你不叫西辛庄市,只要带领全村人好好干,最后也能和市民生活水平一样啊。但我想,反正都是干,为什么不叫这个名字?为什么不去创新?农民进城打工那么多年,很多人已经不再种地,不再做农民,可是为什么还是被统一称作农民工,待遇和其他城里的工人不一样?我们在农村盖的房子,也花了几十万元,可是没有房产证也不能够抵押。同样是一条命,农民遭受了车祸,赔点钱也比城里人得到的少,按说我们生活水平低,应该给多一些的。今天我穿了西服,我平时很少穿,去北京开全国人大会议才要穿上。这就是要带头给我们西辛庄人一点压力,我们今天挂牌了,从此以后,大家的生活习惯、卫生习惯、穿衣习惯都要讲究起来。”在挂牌仪式后的记者会上,李连成这样对媒体说。此后每每被问到挂牌的意义,李连成总是要说这段已经酝酿很久的答案,用字措辞也几乎毫厘不差。纵观西辛庄村的成长史,每次作为书记的李连成提出的新的发展思路,都是对现有局面的突破。曾经的困境有贫瘠的农田和衰落的村办工业,这一次最大的局限则是越来越有限的土地空间。唯有突破这些的瓶颈,对于公平的渴望才能够实现。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