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我爱,我恨,我吃掉(2)

2012-06-01 14:18 作者:陆晶靖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2期
人们在遇到和动物有关的问题时,情感会凌驾于理智之上。

笛卡儿认为动物没有感情,这种观点已经完全过时,达尔文通过解剖证实动物在某些生理机能上和人类相似,大象或者猴子为同类的死哀恸的表情也被相机记录下来,科学家下刀越来越困难。一项调查显示2/3的英国人赞成拿小白鼠做活体实验,但95%的人反对在实验中使用猴子,尽管在某些研究领域,猴子比小白鼠更合适。与人体越接近的动物,往往科研价值更高,可是却越容易遭到动物保护人士的反对。人类对于动物的认识正在日益丰富,但这种认识的结果却是我们越来越认识到自己和动物的相似性,反而在情感上增加了研究的难度。如果在《变形记》里主人公的家人知道格里高尔·萨姆沙变成的甲虫还具有人的感情,也许会不那么嫌恶他。

《我们爱,我们恨,我们吃》

哈尔·赫尔佐格

目前具备可操作性、又能被大多数人的情感所接受的实验动物是小白鼠。1966年,美国通过了《动物福利法》,其中鼠类不属于被保护的范围。2006年,全美科学界消耗了6.6314万只狗、2.1367万只猫、20.4809万只天竺鼠用于研究,而小白鼠的量没有记录,因为数目太大了。缅因州的杰克逊实验室每年培育出250万只小白鼠供全美使用,其中包含4000个品种,如果买家对基因有特别的要求,实验室还能用一年的时间定制新品种,只是要加收10万美元的育种费。这些小白鼠进入全美各大高校和研究机构的实验室和课堂,因为这些实验室都从国家财政中得到拨款,因此可以说,小白鼠已经成了教育和公共卫生政策的一部分。这从另外一个层面上说明人对动物的感情不是一成不变的,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老鼠因为传播疾病和样子丑陋几乎人人喊打,而经过无菌环境培育的小白鼠有着粉红的爪子和温顺的脾气,还为人类的健康做出了贡献。哈尔·赫尔佐格说,小白鼠和一般意义上的老鼠已经成了两种动物。但这种界限也并非时时清晰,一旦小白鼠的脚接触到笼子外的地面,它就成了邪恶的老鼠,人们对它的看法也会立即改变。曼联球迷为朴智星写过一首歌:“你们国家吃狗肉?那也没关系,总比吃老鼠的利物浦队员好。”不少时候,英国人可以暂时把吃狗肉的事情放一边,但是老鼠?一定要是实验室外面的那种。这也印证了哈尔·赫尔佐格的判断,人们在遇到和动物有关的问题时,情感会凌驾于理智之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