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旁观 > 正文

银盐与光,加上想象——追寻“慢下来”的古老摄影术

2012-06-01 13:54 作者:孙若茜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2期
“一个好的摄影师不在于后期把照片修成什么样,而在于拍成什么样。”几乎所有的老师都会如此在摄影课堂上反复强调这样的话。

把桌子上瓶瓶罐罐的药剂摆弄一番,举起用特殊制剂擦了两三遍的清透的玻璃板,对着光线仔细检查,戴着防毒面具的郑雨,在准备把这玻璃底片涂上火棉胶之前高举起一只手,示意影棚里各自忙着手头工作的助理,众人随即达成默契,停止走动,甚而屏住呼吸。郑雨这才拿起经几天时间过滤沉淀而得的火棉胶,涂抹在玻璃底片上,并走近自己制作的相机前……

那瞬间坠入异常安静的周遭,看似过分小心翼翼的举动,仿佛是在进行某种精密的实验,而近乎显得有些庄重的氛围,又仿佛是在经历某种朝圣的仪式,这些都绝非摄影棚里惯常出现的拍摄前奏。

可这确实是一场拍摄的前奏,这一年多来,这样的“慢”,经常出现在这个过去通常用来拍摄商业广告的摄影棚里。而这种采用银盐与光成像的、古老的叫做湿版摄影的技术,其完全纯手工的、繁复的漫长操作过程正是让郑雨迷恋的关键所在。

1851年,英国伦敦的雕塑家阿切尔(Fredrick Scott Archer)发明了这种摄影方法:将硝化棉溶于乙醚和酒精的火棉胶,再把碘化钾溶于火棉胶后马上涂布在干净的玻璃上,装入照相机曝光,经显影、定影后得到一张玻璃底片。火棉胶调制后须立刻使用,干了以后就不再感光,所以称为“湿版法”。湿版法操作虽然麻烦,但比起更早的达盖尔银版法,成本缩减为原有的1/12,曝光更快,影像清晰度也更高。于是,此后的近30年,湿版摄影一直统治着摄影界。在此期间,肖像摄影艺术得以迅猛发展。直到19世纪70年代,火棉胶湿版法才受到玻璃干版的竞争,并在1880年前后被工业生产的溴化银干片取代。

郑雨

摄影师郑雨

中国摄影史和世界摄影史直到20世纪初才有了交集,在此之前的古老工艺和技术在中国都没有被广泛实践过,我们使用了便捷的胶片,而胶片之前的化学成像历史却一直鲜有人问津。

2010年时,湿版摄影在国内摄影圈里最多不过被十余人掌握和把玩。两三年后的今天,随着国内三两位摄影师以湿版摄影为手法拍摄、制作的影展面世,湿版摄影才被更多人熟知。目前,北京已形成有三五百人规模的湿版摄影圈,在南方一些阳光充足,即拥有更好的曝光条件的城市也逐渐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即便这个领域在当下与数码摄影相比,依然显得极为小众,但是湿板摄影的队伍确实在两三年的时间里已成二三十倍的增长。

也许就像郑雨说的,在这个图片泛滥的年代,我们的视觉被太容易得到的各种图片、照片充斥甚而污染着,在这样的环境里,审美可以被吞没,也可以反而变犀利,人们对成像的画质越发挑剔。而太易得到又索然无味,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追逐过程,古老的摄影技术就这样被重拾。

除了是商业广告摄影师,郑雨还在一家摄影学校里任教。讲课的时候,他经常能看到学生对着数码相机的照片预览,相互讨论着把照片在后期上用PS调成什么颜色、什么状态,拍摄前却并不谨慎思考,按取快门更毫不吝惜。“一个好的摄影师不在于后期把照片修成什么样,而在于拍成什么样。”几乎所有的老师都会如此在摄影课堂上反复强调这样的话。

郑雨更是希望有一天能专门开设湿版摄影的课程:“重点不在于学会的人是不是真的用湿版摄影的方法拍摄什么,而是大家都太需要时间慢下来反思自己过去的激进。回到化学成像的时代,体会每次按下快门时充满的未知和期待,确是个美妙的过程,从中体会成像的来之不易。而湿板摄影无法用后期对图像加以弥补,更能使人习惯谨慎,让人即便是做数码、胶片的拍摄也会变得三思而后行。”

但这也只是个愿望而已,在习惯不用过程论英雄的速食年代里,学习摄影的人更多地也只是把手里的相机和技术当做谋生的手段,希望用技术带来效益。即便有零星对艺术的追求,大多也是期盼在飞快且不计其数地按下的快门里,总有那么一瞬灵光一现,捕捉到天时、地利、人和,好光线、好角度、好神韵,进而好作品可以拿来换更强大的器材。不用说湿版摄影,就连胶片如何冲洗,个中所需讲究、把握的水温、时间以及其他,能愿意去玩儿明白的,已是寥寥无几。

确实,湿版摄影的拍摄过程本身就非常繁复,再加上前期相机的制作,多种药剂需要的精细配比调和,以及后期用茶、咖啡或者玫瑰花汁、蓝莓汁作为调色剂所进行的,少则十几分钟,多则几个星期的同样古老的照片洗晒工艺,光是时间成本已是不少。

更不用说拍摄过程里有诸多需要经验才能拿捏准确的节点,此前都需要经过10次,甚至20次地反复试验也同样要付出大量时间、精力。再者拍摄中每个细节都需要全神贯注、屏心静气,哪怕只是往玻璃底片上涂抹火明胶,都要禁止所有周遭人走动,以免底片沾染灰尘而影像拍摄等等。

平衡利益,成本终究还是很高。往往专业的商业摄影师都更懂其中所需要耗费的精力财力,也更容易以利益得失来衡量和看待一张照片的出炉。于是,他们干脆选择不碰这个领域,即便湿板摄影能够带来胶片、数码都无法比拟其细腻程度的成像效果,以及无法复制的独特属性所可能带来的更高的艺术价值。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