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罗兰·巴特的神话学

2012-05-31 14:10 作者:薛巍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2期
罗兰·巴特的《神话学》写于60年前,是对流行文化的分析,至今仍很贴切。

大众文化中的神话

罗兰·巴特的著作中最可靠、最好读、最有韵味的一本是他的早期作品《神话学》,该书首版于1957年。在书中,罗兰·巴特开创了文化批评,他是第一个告诉我们日常的流行文化的含义的知识分子。但1970年出版的《神话学》的英译本并不完整,只翻译了53篇中的28篇,最近终于出版了新的全译本。中译本完整却不够准确。

美国批评家萨姆·安德森说:“在20世纪中期的法国理论家中,罗兰·巴特是有趣的一个(福柯强悍、德里达模糊、拉康神秘)。”巴特没有构建宏大的思想体系,而是写了由碎片组成的小书。他更感兴趣的是快乐、惊喜、冒险、快感,从碎片滚动到碎片的批判性洞察,而非传统的融贯的体系。他声称作者已死,提倡一种书写式阅读,读者在阅读时是文本的积极创作者。他的评论更新得非常快:从一个话题迅速转移到另一个话题,定义了新的兴趣领域(符号学、叙事论)之后就放弃掉它们,让别人去耕耘。他对法国经典作品的非正统态度令保守的教授发狂。在法兰西学院的就职演说中,他宣告,他希望遗忘、忘却,提出他的目标:“不是权力,而是一点点知识、一点点智慧,尽可能地有韵味。”

《神话学》不是一个统一的整体,而是由53篇短文组成的文集,这些文章是罗兰·巴特给一家文学月刊写的“本月神话”专栏。罗兰·巴特在这个专栏里讨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10年间大众文化的大爆炸——杂志、电影、广播、电视等媒体普及,它们像一种新型心理引力一样,在最深层次上影响了每个人的生活。罗兰·巴特就像大众文化领域的牛顿:找出大众文化的行为规律,检测其压力,揭示其影响力看不见的边界。

《神话学》

罗兰·巴特

罗兰·巴特并非50年代唯一一个写这种文化短评的人。约翰·厄普代克在《纽约客》任职期间,就写过关于鸽子和行人的面孔的戏仿人类学论文的文章,他写这些文章的时间几乎跟罗兰·巴特的专栏同时。但罗兰·巴特的文风很特别:它们是格言形式的超然、严谨的理论著作,让人好像是第一次去理解那些很熟悉的事物(肥皂粉的奢侈、作家度假的特别之处)。

美国影评人理查德·布罗迪说,罗兰·巴特的《神话学》这个书名是用词不当。书中53篇对法国流行文化和大众媒体的研究中完全没有西西弗斯或俄狄浦斯,他说的完全不是经典神话的概念。该书的主题是被媒体传播和强化的信息,一个更加准确和轰动的表达应该是:“你正在被洗脑!”

罗兰·巴特的基本观点是,大众文化的运作跟神话非常类似。他说,以前由神和史诗来做的文化工作——教会公民他们的社会价值观,提供共同语言——现在成了电影明星和广告人的工作。在《神话学》中,他的计划是破解这些神话。他讨论了职业摔跤、明星的婚礼、肥皂剧广告、演员的照片、儿童玩具的趋势、法国总统让公民喝更多牛奶的倡议。他还写了一篇讨论嘉宝的脸蛋的文章——“嘉宝的脸蛋是一个理念,赫本的脸蛋是一个事件。”还写到塑料——“它是第一种神奇的甘愿平淡的物质。”

《神话学》最基本的观点是,任何事物都有某种含义,尤其是那些努力想显得没有含义的事物。罗兰·巴特在书的结尾说:“在一天里,我们到底能遇到多少没有象征的地方?很少,有时没有。我在这里,坐在大海边,这确实没包含什么信息。但在海滩上,多么丰富的符号学材料——旗子、标语、信号、广告牌、衣服、晒黑的皮肤,对我来说这是非常多的信息。”

罗兰·巴特的许多洞见在今天跟在战后的法国一样适用。比如他对竞选照片的分析,这样的照片如今仍很流行:“选举照片提供给选民自己的相似性,选民同时被表现出来且被英雄化,他被邀请选举自己。”一张大头照是在强调候选人的写实外形,每个部位都表达出洞见、庄重、坦白。照片上候选人看向远方,“眼光高贵地迷失在未来,几乎3/4的候选人的大头照都是往上仰视,往超自然的光线中提升,凝聚它,并且将它提升到更高的人性化层次。候选人达到了情感升华的奥林匹斯山高峰,所有的政治矛盾都在那里解决”。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