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被扣押渔船:去往何方?

2012-05-31 12:50 作者:陈蓉蓉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2期
渔民要面临的问题不只是海上多变的天气,还有被污染的海水、减产的鱼苗,以及民间借贷的融资风险、上涨的油价与人工费;只是,突如其来的国际间海洋纠纷,更容易将他们推向公众视野。

不幸与幸运

对于这几位经验丰富的老渔民而言,出海已经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情,每一次的出发只有对捕鱼成果的期待。但是5月8日这天,他们的期待却被失望甚至绝望所占据。在这一天,“辽丹渔23979号”、“辽丹渔23536号”和“辽丹渔23528号”被朝鲜不明身份的武装人员以“越境非法捕捞”为由扣押在朝方海域的小岛上,并通过卫星电话与船主联系要求获得每条船40万元的赎金,之后降为每条船30万元。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洪磊在5月17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已经就此事与朝鲜方面密切沟通。4天之后的凌晨5点,3艘渔船终于历经13天磨难平安返回国内。

“抓我(的船)是(凌晨)4点半左右,那两条船是下午一点到两点钟。”“辽丹渔23979号”的船主孙财辉告诉本刊记者。除了时间点不同,“辽丹渔23979号”船上的物资是在5月20日通知要放船当天被抢空,而“辽丹渔23536号”和“辽丹渔23528号”则是在被扣押第二天,即5月9日被“扫荡”。“他们是两帮人。”“辽丹渔23536号”船主张德昌说道。据船员描述,“辽丹渔23536号”和“辽丹渔23528号”是被第28部(孙财辉解释说是工程28部)的艇所截,并带到同一个地方,“辽丹渔23979号”则是被189艇(朝鲜189号巡逻艇)所截。

被扣押渔船:去往何方?

5月21日7时许,被朝鲜扣押的中国3艘渔船及29名渔民安全返回大连,结束了13天的被扣经历

“当时我们船长看到(朝方)的时候以为是中国的海警,是在对方已经上船控制我们之后才反应过来的。”孙财辉向本刊记者解释道。应急反应的时间很短暂,而且船长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判断出对方的身份。“我的船长讲,他们并没有挂朝鲜国旗,挂的是朝鲜军旗。”对方一上船就以枪支控制了所有船员,并切断通讯设备。之后发生的事情船主们每次讲述都仍极为气愤:“没有人道可言!”除了稍有不满就打骂船员,让船员自己解决大小便,这13天里,船员们吃的是最简陋的食物,睡在压抑、沉闷的杂物舱中,忍受了饥饿、寒冷与几近窒息的生存环境。“头两三天炒四五个菜,往那儿摆着,让船员坐下,押着发言,再摄下来,发言的也不能吃,摄完都撤走了,就是摆摆样子。”孙财辉气愤地说,“就是虐待。”“他们最先拿走的就是菜和粮食,13天里所有人吃的就留了小半袋米,就是饿不死而已。”张德昌补充道。

孙财辉说,因为是对儿船作业,他的两条船只相距100多米,所以事情刚发生后,第二条船的船长就在凌晨5点左右通知了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报警,包括大连海警、丹东海警还有东港新沟派出所、丹东鱼监,当时他们的回复是‘等待调解’,因为他们的级别都不能和朝鲜那边直接交涉,所以要上报有关部门。”从5月8日之后,孙财辉每一天都在催促有关部门,直到船回港的那天。“这个事儿出了以后,整个感觉都崩溃了。”船主孙财辉奔波在求救的途中,而张德昌则要面对对方的勒索电话。张德昌一共接到4次卫星电话,分别在5月9日、11日、13日和15日,除了13日的电话是由一个中间人与他沟通,其他3次都是船长韩强在电话另一端。“15日上午接到最后一次电话,韩强说,赶紧把钱给了吧,这边儿火了,过两天再不给钱就要把你的船处理了。”据张德昌描述,13日与他电话联系的中间人“跟咱们说话一样,就是中国人”。“跟他说了很长时间,他说看到你的船长了,赶紧把钱交了吧,你招(惹)不起。”张德昌得到的最后期限是5月17日,对方开通了一个中国手机号码,告诉船主要交赎金就与这个号码联系,但张德昌并没有联系这个号码。“现在想起来,如果真的和那个人联系,问出一个账号,还能知道更多(对方的信息),现在再找肯定找不到了。”

说到损失的状况,船主们都十分凝重。“每个渔民都损失了几千块钱,四季的衣服、鞋、手机,有的人戒指、值钱的东西都被拿走了。”因为长期在海上作业,渔民们把四季的衣服都放在船里。“现在不讲挣钱,就讲直接损失,快一个月的时间了,加上20多个人的工钱、出海的钱、损失物资的钱等等,我这一条船就损失了100万元。”根据张德昌的讲述,他的船与孙财辉的“辽丹渔23979号”都损失巨大,孙财辉估计船上被抢物资,包括燃油、网具、鱼箱至少价值40万元,两条船上的物资基本被打劫一空;而“辽丹渔23528号”的损失相对小一些,因为网具等没有被抢走。对方将每个油箱里的油都倒走,只留下最后沉淀杂质的部分,3条船就是靠这些沉淀油返回大连的。“船就是我的饭碗,我的饭碗已经保住了,但是里面没菜没米饭,像老百姓讲的,饭碗里全是凉开水,不能充饥,只能越喝越饿。”的确,张德昌与孙财辉的“饭碗”不仅需要进一步投入渔具装备的资金,而且在6月1日就要进入休渔期,他们的船已经无法在短时间内远航捕捞,只能等到9月1日开渔再重新开始。

被扣押渔船:去往何方?

船员上岸后被政府送往医院做身体检查

虽然损失重大,但张德昌与孙财辉同时也是最幸运的人。他们告诉本刊记者:“全国这十来年让朝鲜抓了的船没交赎金就被放回来,我们是首例。”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多次,山东石岛曾有5条船只被扣,对方根据不同的船型开价不同,对一条较大的冷冻船开价400多万元,最终船主交了200多万元的赎金。“在抓我们的前两天就抓了一批,跟我们同一天就抓了7条船,其他4条船的船主受不了,先私了了,只有我们3个坚持到最后,由政府出面帮我们要回了船。”张德昌说。不仅船和人的安全都得到了保证,记者采访他们的当天,金州区水产局、大连开发区边防大队、桃园边防派出所、杏树街道办等部门的领导也都找到他们了解情况并给予慰问。

失望与希望

清晨的大连杏树国家中心渔港,被一片浓重、迷蒙的大雾所笼罩,只能看到桅杆耸立的远景。下午赶往渔港的时候,才真正感受到新鲜的海风,嗅到浓重的海腥,看到遍地干枯的小银鱼以及连日来国内外各大媒体密切关注的“辽丹渔23528号”、“辽丹渔23979号”与“辽丹渔23536号”渔船。

虽然不能远洋出港,几艘船都已开始重新配备损失的渔具、鱼箱等,渔民们也在船上忙碌着。原本希望找到“辽丹渔23979号”的船长朱闯,但询问船上的渔民之后,他们说,船长在船里不想出来,“都累克了”。片刻之后,“辽丹渔23979号”开动船只,停靠在码头较远的地方。意外的是,此时从一旁的“辽丹渔23528号”下来一位渔民,旁边的人告诉记者,这就是前两天还在大连市金州区第一人民医院进行复查的船长王利杰。他刚刚回到杏树街道,显得疲惫无力,黝黑的皮肤,宽厚甚至略显臃肿的手掌透露出他航海经历的丰富。他答应接受采访,但最后仍然拒绝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