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瓦莱丽:我不是“迷人资产”

2012-05-31 12:40 作者:俞力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2期
在法国总统大选期间,《巴黎竞赛画报》用瓦莱丽·特里耶韦莱的照片作为杂志封面,并配上了一个招人眼球的标题:“奥朗德的迷人资产。”

事先未得到通知的瓦莱丽·特里耶韦莱看到报道后勃然大怒。对这个自己供职20余载的杂志社,她毫不留情地在推特上加以揶揄:“发现自己出现在了自家杂志的封面上,上帝知道我有多震惊!为《巴黎竞赛画报》的性别歧视喝彩!”的确,她最不能容忍的恐怕就是被视为一个男人的附属品,更何况这个评语是来自《巴黎竞赛画报》。据说,曾经有位同事在她面前大谈对女性的歧视,她二话不说就给了对方一记耳光。

2011年10月16日,在巴黎塞纳河附近的“拉丁美洲之家”内,法国社会党举行了党内总统候选人的投票选举。正是这场选举成了弗朗西斯·奥朗德走向法国总统之位的起点。3天后,《巴黎竞赛画报》上刊登了一篇对瓦莱丽的独家访问。在那之前,瓦莱丽一直保持低调,从不就奥朗德的话题接受采访。

被问及那晚在“拉丁美洲之家”的感受时,瓦莱丽并没有描述会议大厅内的灯火辉煌,或者奥朗德在高台上的踌躇满志,她的思绪陷入了更久远的回忆中:“1988年5月8日,当弗朗索瓦·密特朗成功连任总统时,我就在那里。而且,正是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决定,开始步入记者生涯。1997年国民议会解散后,利昂内尔·若斯潘成功(出任法国总理)的那晚,我也在那里。我还记得,若斯潘的妹妹诺艾尔·夏特雷反复地说:‘太戏剧性了!太戏剧性了!’我也想这样说:‘太戏剧性了!太戏剧性了!’我第一次走进那间屋子的时候是一个学生,第二次是作为记者,这一次,我也成为历史,一段‘小写的历史’。前两次,弗朗西斯都没在场,他当时还在蒂勒。”

瓦莱丽:我不是“迷人资产”

5月15日,新任法国总统奥朗德的伴侣瓦莱丽抵达巴黎爱丽舍宫总统府

“很显然,对我而言,我不能在那样一个特殊的晚上缺席。这是一次长征的高潮。我与他共同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光。在他离开政界的那段时间里,我一直陪伴着他。我们都很开心。作为一名记者,我也曾数次陪伴他度过那些非常紧张的时刻,像是2002年4月21日(注:社会党总统大选失败、若斯潘当晚宣布退出政坛),以及弗朗索瓦·密特朗辞世后,他出任社会党第一书记发表了伟大的演说,当时我也在场。”

尽管爱人的胜利让她喜出望外,但瓦莱丽并没有冲到台上去与奥朗德一起接受祝贺,而是微笑着在台下凝视她的英雄。她说:“因为那是属于他的胜利,胜利归功于他自己,他的坚忍不拔,不屈不挠。这胜利对我而言太不可思议了。但这不是我的地方,我们并不是夫妻。”奥朗德当选总统后,瓦莱丽起初也曾坚持继续待在他们在巴黎第15区租住的公寓,不愿意搬入象征法国最高权力的爱丽舍宫,但最终还是为爱人做出了妥协。

在“拉丁美洲之家”的那个晚上,瓦莱丽就已经明确了对自己的定位,她说自己的这种想法来源于若斯潘和他的妻子雪维安·爱嘉辛斯基。“她(雪维安)总是出现在正确的地方。我永远都忘不了第一次见到她时,她是如何开门的。”若斯潘出任法国总理后,瓦莱丽上门采访。雪维安在嫁给若斯潘之前就已经是法国文化圈的超级名媛,但她对这个年轻的女记者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并坦然直言:“在选战期间,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哪怕是倒咖啡。但是我想说,我还是雪维安·爱嘉辛斯基,一个哲学家,我一直在写作。”瓦莱丽为雪维安的人格魅力所折服:“我本能地感到她已经找到了正确的基调。她是若斯潘的妻子,但与此同时,她有自己独立的人格。”

18年后,瓦莱丽也成了一个成功男人身边的女人,也找到了自己的基调:她是奥朗德的“一生挚爱”,爱丽舍宫事实上的女主人,但与此同时,她还是瓦莱丽·特里耶韦莱,三个孩子的母亲,热爱新闻事业的女记者。

“一生挚爱”

1988年,刚从索邦大学政治学专业毕业的瓦莱丽进入了一家周刊——《政治宣言》。在社会党人时常出入的目击者俱乐部,23岁的瓦莱丽见到了34岁的奥朗德。当时,后者在总统办公厅任职,深受密特朗总统的赏识,可谓是青年才俊,也给瓦莱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个总是乐于助人的大男孩,体贴、有趣又聪明。”不久,奥朗德离开巴黎,到法国西南部的蒂勒市参选议员。而表现出色的瓦莱丽也在第二年跳槽到了法国发行量最大的杂志《巴黎竞赛画报》,继续负责跑社会党这条线的新闻。

瓦莱丽:我不是“迷人资产”

5月6日,参加第二轮总统选举投票的奥朗德和瓦莱丽赴奥朗德竞选大本营图勒

1997年,当选社会党第一书记的奥朗德回到了巴黎。“她(瓦莱丽)清楚地记得,从1997年起她和奥朗德成了‘惺惺相惜的一伙’。”瓦莱丽的同事康斯坦丝·维加拉(Constance Vergara)透露道。瓦莱丽被奥朗德的智慧与幽默所吸引。“他总是让我大笑不止。”“我告诉他,他很优秀。他知道我在想什么,这不是在恭维。”而奥朗德也从不掩饰自己对瓦莱丽的好感,称她为“我最喜欢的记者”。有意思的是,奥朗德过去的演说常被抨击为索然无味,如今抑扬顿挫的新风格被众人归结为瓦莱丽的功劳。但瓦莱丽自始至终都认为对方聪明又幽默。这也许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

2005年,日久生情的两人终于走到了一起。奥朗德赢得社会党初选后,瓦莱丽第一次承认:“我们曾试图抵抗这段恋情,因为这在伦理上并不光彩。我当时还为人妻,而他也不是单身……”然而,她最终痛苦而甜蜜地承认自己“就是心动了”。

《巴黎竞赛画报》的管理层听说了瓦莱丽与社会党领导人的绯闻。当时她的前夫、三个儿子的父亲丹尼斯·特里耶韦莱也在该杂志工作。瓦莱丽被上司要求退出政治报道的领域,但她并不服气。她后来曾说过:“所有的记者都有观点,他们都投票、有同情心和友爱之心,但他们不被要求为自己的观点辩护。我们相信他们的正直。”瓦莱丽选择继续在其他平台进行政治报道,包括2011年初在法国Direct 8电视台主持一档政治访谈电视节目。最终她还是理解了老东家的做法,回到《巴黎竞赛画报》为其撰写文化题材的稿件。不过,奥朗德赢得社会党的总统候选人提名后,瓦莱丽又一次接到了一个冷酷的通知,她不能够继续参加杂志社的选题会了。

奥朗德当年的处境更糟糕。2007年总统大选时,罗亚尔被社会党提名为总统候选人。萨科齐所在的法国人民运动联盟曾试图利用两人的不和传言来打击竞争对手,除了给奥朗德戴上“罗亚尔先生”的帽子外,还向美国《新闻周刊》的记者爆料,奥朗德有一个秘密约会的对象。这无疑是一桩具有杀伤力的绯闻。奥朗德和罗亚尔虽没有婚约,却共同生活了25年,膝下有四个孩子,是人人称羡的政坛佳偶。选举结束后,俩人公开了分手消息。罗亚尔的败选并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失败,这已经是社会党连续第三次在总统选举中败北。社会党人认为,奥朗德应当负主要责任。顶着巨大压力的奥朗德宣布从2008年起不再担任社会党第一书记的职务。在这个位置上,他已经走过了整整11年的艰难路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