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雨果》,马丁·斯科塞斯拾起的失落时光

2012-05-30 15:10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2期
真正富有诗意的电影,不但能让“不可见的世界”重新呈现,更能让我们拥有“失落的时光”。——苏联电影大师安德烈·塔可夫斯基《雕刻时光》

故事大王的3D电影

《雨果》改编自布莱恩·赛兹尼克的《造梦的雨果》。这本书于2007年出版,2008年荣获美国凯迪克奖(美国图书馆儿童服务学会颁发给“最杰出美国儿童绘本”的艺术家)及《纽约时报》2007年最佳绘本奖,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第一名,还入围了美国国家图书奖的决选名单。

马丁·斯科塞斯回忆,4年前是坐下来一口气读完了整本书的。“但我原本没联想到玩具店的主人结果会是乔治·梅里叶,这个结局对我而言何其精彩!我爱梅里叶,也略知他确实衰微和挫败了,最后在蒙巴纳斯火车站开玩具店16年,而这一切连起来便不仅是趣味,它关于电影的开始,关于一个小男孩对于机械的迷恋,当然以及我在十几岁的时候热心崇拜着的魔法,于我这是难以割舍的工程。”

事实上,1902年乔治·梅里叶执导的电影《月球之旅》也是作家布莱恩·赛兹尼克写出这个故事的起点,他对乔治·梅里叶的缅怀,则是作为一名绘本作家对令人血脉贲张的想象力的崇拜——一支火箭飞进月球(人)的眼睛,他(月亮)又痛又无辜地吐了吐舌头。

《雨果》,马丁·斯科塞斯拾起的失落时光

电影《雨果》剧照

作者布莱恩·赛兹尼克如是回忆撰写这本书的开始。“这画面太迷人了,我便想要写一个故事来描述一个孩子遇见梅里叶的故事,但没想清楚情节的前因后果,直到2003年,无意中我读了盖比·伍德的《艾迪生的夏娃》,那是本机器人历史,令我惊讶的是,作者整整用了其中一章来梳理梅里叶的机器人发明。书里说梅里叶制作过的几个机器人(或者说是人形机械,由内部发条装置提供动力,能自行表演诸如绘画的一些功能)曾经捐给一家博物馆,后来遭遗忘,雨水侵蚀而终被丢弃。”

于是布莱恩·赛兹尼克想到了一个男孩与损坏的机器人的故事,而乔治·梅里叶的人生故事则作为穿插,是故事内部最重要也最深情的悬念。这本书图文并茂,不完全是漫画书,也不只是绘本小说、翻书动画,更似所有这一切形式的结合。《造梦的雨果》一炮而红,毋庸置疑,素来对“家庭电影”青睐有加的好莱坞,这是不可多得的好题材。

出于对原著的喜爱,斯科塞斯说自己的改编是力求复原的,甚至拍电影时会把好几本《造梦的雨果》带在身上,布莱恩·赛兹尼克的绘本借电影灵感而来,因此颇多电影镜头式的画面表达,为了设法复制布莱恩·赛兹尼克书中的叙事经验,斯科塞斯甚至说自己毫不犹豫地按照原小说本身的镜头感安排分镜。

“我的小女儿将满12岁,在与她一起成长的这12年里,我学会了用很多儿童的视角看待世界,我可以很高兴地表达,如今在儿童的想象力范围内解释和想象在这个世界里看待问题和解决问题对我而言不再困难。电影相对文学匮乏的是内心世界的直接展示,那就是你可能无法了解雨果的内心想法和感受,当然可以用那些艺术化的镜头语言,但这样的一部电影不一定合适,因此我细腻地呈现了这个男孩的动人脸庞和举动,并在某种程度上对故事做出了变更,删除了书中的一些元素,也加入了某些我心中的影像,尤其是以3D出现时,能够涵盖到书中母题的许多范畴。”

《雨果》,马丁·斯科塞斯拾起的失落时光

导演马丁·斯科塞斯在拍摄现场指导演员

最显而易见的增减集中于这样一些段落:雨果将乔治·梅里叶藏在壁橱里的画稿打翻在地,原著的过渡性情节,在斯科塞斯的影片里,漫天飞舞的画稿,一张张幻化成为梅里叶老电影里的真实影像,配合优雅的3D立体效果,自银幕轻盈飘零,既是一位父亲给女儿讲故事时饱满着爱意的妙趣,也是一位电影人对前辈拓路者的诗意深情。雨果到图书馆里借阅电影史著述,一部部经典电影便从书页跃然于银幕之上——《火车进站》、《工厂大门》、《寻子遇仙记》、《月光宝盒》。

电影梦想开始时的温度,斯科塞斯恰是用了最先进的3D数字技术重温。《雨果》是马丁·斯科塞斯的第一部3D电影,与技术狂人卡梅隆用《阿凡达》一石三浪的3D热潮相去已有时日,甚至曾经并肩的同辈(他曾与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乔治·卢卡斯和斯蒂芬·斯皮尔伯格并称20世纪80年代四大导演,好莱坞“四杰”)也早已走在他的前面。多年前乔治·卢卡斯便预言3D即将成为王道,甚至彩色电影也会成为历史,他的6部3D版《星球大战》已在全球影院陆续上映中;而史蒂芬·斯皮尔伯格高调拍成了《丁丁历险记》,与好莱坞著名的技术狂人彼得·杰克逊密切合作,用最完美主义的精神挑战了3D技术的极限。斯科塞斯的审慎却常常被人们当做谈论故事与技术不相融的例证,“故事大王,便不必要3D”。

“1953年,我第一次看了安德鲁·迪托斯执导的《蜡像之屋》,那可能是当时制作上最出色的3D电影,那时我可还是个孩子。来年(1954年)上映的另一部电影《电话情杀案》,真叫我赞叹不已,希区柯克对3D的运用,与其说那是一种效果,更应该说是在辅助故事,那是聪明地用了3D来推动故事,也就是运用空间作为叙事元素。而且,我发现3D制作能提升演员的价值,仿佛看着一具立体雕像在移动,一切不再是平面,加上适当的表演和动作,变成融合戏剧和电影的呈现,但是又不同于两者。”

所以,斯科塞斯说自己对于3D媒介始终是很感兴趣的,也一直梦想能拍一部3D电影,在他看来,3D是从7岁到100岁都合适看的电影形式,也是所谓家庭电影的最佳形式。“有次我告诉女儿和她的朋友们,爸爸正要拍摄《雨果的梦想》,孩子们都知道这本书,他们异口同声道:‘这片子将是3D的电影,对吧?’我回答:‘是的。’然后我就打电话给我的制片人,编剧还有视觉特效的同事们说,咱们得研究一下怎么拍3D了。”斯科塞斯如是告诉本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