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调查 > 正文

在家上学:一种定制教育

2012-05-24 14:20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1期
教育如果是一个产品,或许,学校教育是工业社会分工的产物,十几年的学习就是一条长长的流水线。选择流水线的是多数,但也有例外。

苏菲的家庭学校

洋人街的旅游票务中心里都辟出一半的空间挂着别墅准现房的卖房广告时,大理古镇已经远远不仅是一个旅游景区了,以古镇复兴路为中心向苍山和洱海方向扩散,到处是房产中介、待售或者待租的院落、住宅。复兴路上每日游人如织,沉淀下来常住的除了想远离城市喧嚣的归隐者,还有一个新人群,想让孩子在苍山洱海间的阳光里健康成长的家长们。徐雪金是家长群里的新加入者,刚刚到大理两个月,把家安在了古镇北门外一个幽静巷子的尽头。

徐雪金以1.3万元一年的价格租下了一个院子,二楼只有房东女儿住,白天不在家,徐家五口人几乎算是拥有完全独立的空间。一楼有4个房间,最南边的房间贴着苏菲书房的标签,是徐雪金为7岁半的大女儿苏菲布置的读书室和教室,里面靠墙并列放着两排书架,放着童话、名著、蒙台梭利教育法之类的教育书籍以及不少乐谱和歌谱,正中是两张很矮的长桌子,整齐地摆放着小板凳,平时徐雪金就坐在这里给女儿上课。中间一间房是客厅,另一间是徐雪金夫妇的卧室,放着两张双人床,夫妻俩分别带着儿子和徐雪金的外甥住在里面。最外面是苏菲的卧室。

在家上学:一种定制教育

周五下午是猫猫狗狗幼儿园的开放日,在家上学的孩子们欢快地到那里结交小伙伴,一起玩耍

吃过早饭之后,徐雪金就带着苏菲到教室里,小儿子和外甥因为年纪太小不用跟着姐姐听课,在院子里玩耍。苏菲跟爸爸要求,前几天一直在上数学课,有点烦了,希望今天可以上手工课。徐雪金一边答应着女儿,一边抱起吉他,按照惯例用歌声开始一天的学习生活。他是基督教徒,教给女儿的歌曲也是以基督教歌曲为主,父女俩伴着吉他合唱,女儿节奏不对的地方,徐雪金就停下来给女儿示范。

唱完歌曲,苏菲提醒爸爸今天的主题是手工课,但是徐雪金显然认为有更重要的课程排在前面,他拿出古诗词选集,带着女儿朗读《诗经·硕鼠》。徐雪金告诉记者,他没有像学校一样要求女儿专门拿出时间背下来,而是连续几天听和读同样的内容,听熟了之后女儿自然可以背下部分段落。晦涩的古文超出苏菲的理解范围,每次读完原文之后,父女俩还要一起朗读后面的翻译文字。7岁的孩子即便对翻译文字也是懵懵懂懂,学到《东山》时候,徐雪金要专门解释一下什么叫做“厌仗”的情绪。小女孩突然对“打仗”感了兴趣,追问着爸爸,女孩子打不打仗,不想打仗可不可以跑掉或者躲起来。讲解清楚文章的内容之后,徐雪金用MP3播放器给女儿播放《东山》的配乐朗读。背景音乐比诗歌内容更吸引小姑娘,听着听着苏菲突然跟父亲说,这音乐很好听。徐雪金没有批评女儿不专心,而是启发着让女儿辨别音乐里都用了哪些乐器。

在家上学:一种定制教育

在家上学的孩子们很快就喜欢上了幼儿园的设施

语文课结束之后,才是苏菲盼望的手工课。徐雪金回到客厅里做自己的事情,苏菲在书房里自习。没有正规的教材和固定的内容,全凭她自己的想象力和兴趣,把想法变成现实。她前一天用雪糕棍拼成了一个“来”字,这一天用黄色的广告颜料涂满了一张方纸片。在成年人看来这些东西不但算不上艺术品,连手工成品都不是,可苏菲又热爱又兴致勃勃,她收集周围吃雪糕的人扔掉的木棍和塑料盒,准备她下一个作品的材料。

做完手工,徐雪金把女儿叫到客厅里来学英语。虽然徐雪金夫妇是做外贸生意的,能用英语跟外国人交流,可他们都没有亲自给女儿上课。英语课上,苏菲先跟着父亲囫囵着念了一段英文的《圣经》,然后徐雪金打开电脑,让女儿跟着一个软件学习。软件像一个发音老师,先把单词读一遍,然后苏菲对着话筒模仿,如果发音不标准,软件就不会进行到下一个单词,只有在苏菲多次努力都过不了关时,徐雪金才走过来帮女儿读一次过关。

下午的课程相对轻松,苏菲从4岁多开始学钢琴,几年来一直断断续续地弹着。搬到大理之后,徐雪金没给女儿买钢琴,他在附近琴行找了一位钢琴老师,每周给苏菲上两次课,还能以每小时5块钱的价格在琴行里练琴。苏菲自己骑自行车去上课和回家,徐雪金只在闲聊间问女儿上课的内容。

周末的活动很特别,周五下午徐雪金骑车带着儿子,7岁的苏菲骑车带着4岁的表弟一起去新开业的猫猫狗狗幼儿园参加开放日的活动。徐雪金很重视社交活动的机会,这是对孩子们缺失的校园交往的补充。平时徐家三个孩子互相做伴,开放日的活动上来了很多小朋友,苏菲和两个弟弟很快就找到了各自的玩伴,跳蹦床、爬树屋或者玩跷跷板。周六的上午徐雪金阖家到三月街附近的别墅区篮球场跟着美国人大卫上篮球课。大卫自己有三个孩子,还领养了一个中国女孩,每个周末都教自己的儿子和自愿来学习的孩子一小时的篮球。大卫的小孩没有在大理读书,只请了一个老师教中文,其他课程通过网络修读美国学校的学分。在徐雪金看来,这也是一种在家上学的方式。也许因为这个原因,来上篮球课的都是在家上学的另类小孩。孩子们在篮球场上打球,家长们就聚在阴凉处互相认识,他们很多人本来就在一个QQ群里,所以很快就熟悉起来,互相交流自己对孩子教育的想法、方式和搬到大理之后遇到的家常问题。一堂课下来,已经有好几个家庭约好了互相拜访的活动。

定制教育

苏菲有过上学的经历。因为徐雪金和妻子都忙于工作,苏菲两岁之前一直在江西老家跟着奶奶生活。两岁的时候,徐雪金把女儿送进了义乌当地一家不错的幼儿园。“当时上的是小小班,可能是因为上幼儿园太早的缘故,菲菲一直很紧张,经常尿裤子,到了上学要带一包新衣服替换的程度。小孩子上幼儿园哭很正常,可是菲菲读到了中班还哭就不正常了。她还对老师的态度很敏感,告诉我,大朱老师不喜欢她。”徐雪金的妻子告诉记者。当时,夫妻两人的生意走上了正轨,有时间和精力思考女儿的教育问题。回想起自己的学习和创业经历,徐雪金觉得可以把女儿从学校里领出来自己教。

徐雪金生长在江西的农村。“我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学习不好,到了二年级之后我学习就一直很好了,因为我爱看书,那时候乡下也没什么书,我就到处找书看,把能找到的书都读了。”徐雪金告诉记者,自己的家乡很闭塞,上高中之前他连足球是什么都不知道,到了大学才接触到音乐,发现自己对音乐特别是摇滚乐很感兴趣。大学毕业之后,为了继续学习吉他和接近摇滚乐,徐雪金在北京找了一份软件工程师的工作。但是每天对着电脑的工作令他厌倦,4年之后他到义乌寻找机会,从软件工程师改行做外贸。“他白天到处找库存,晚上到宾馆联系外国人把库存卖出去。”徐雪金的妻子告诉记者,开始时候徐雪金跑业务,她负责维护客户,逐渐才雇佣了十几个工人开起了公司。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