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巧家爆炸案:拆迁、传言和赵登用

2012-05-23 15:55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1期
发生在拆迁签约现场的巧家爆炸案,无论当地警方如何努力解释与拆迁无关,仍然无法打消弥漫在百姓心目中的不信任。对于这个西南小县城来说,征地拆迁、加速城镇化是为数不多的发展路径之一;而对于以打零工为生的青年赵登用来说,生命就像一粒尘埃,只在最后消逝时方才昙花一现。

爆炸,最后的清晨

海拔840米的巧家县城,夹在金沙江和大山之间,清晨吹过短暂的凉风之后,一旦太阳爬上山头,就变成30多摄氏度的热锅。

5月10日,清晨7点,26岁的青年赵登用从他的出租屋出发了,骑着那辆崭新的黄色银翔牌摩托车,照例来到红卫街灯塔下,这里是县城唯一一个打零工者聚集的劳务市场。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除去偶尔回老家的时间,他几乎每天早晨7点钟准时出现在这里,一直到天黑才回出租屋。

差不多同时,30岁的妇女冉祎也出门了。她的家在县郊的迤博村六组,门前是一片刚刚平整过的土地,不久的将来,房地产开发商会在这里建起新的小区。长年的操劳,让冉祎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大很多,额头已经有了深深的皱纹。她在距离劳务市场不远的地方开了一家小饭馆,丈夫李维友告诉我们,平日里妻子总是早早出门去菜市场购置一天的菜料。这一天,冉祎吩咐了别人去买,她着急去县城另一侧的花桥社区排队,等待工作人员上班后签署房屋拆迁补偿协议。

巧家爆炸案:拆迁、传言和赵登用

赵登用死后留下18岁的妻子曾建花和不到2岁的儿子

花桥社区居委会在县城偏僻的角落里,以前曾是消防大队的院子,后来巧家县城规划区土地与房屋征收补偿安置指挥部在这里设了一个工作站。5月10日,是迤博村最后一批房屋被征收户签补偿协议的第一天,在这之前,迤博村已经有两批村民签署了这份协议。一位六组村民向我们回忆,按照指挥部的说法,5月15日是最后的期限,再不签协议就会强行拆迁。“眼瞅着已经板上钉钉了,还不如早去签了拉倒。”有的村民为了获得一点奖励,甚至忙活着在前一天搬空了家里的东西,只等协议一签,推土机进场。

8点钟不到,在县国土局地质环境股上班的刘明也赶到了花桥社区。等他把便民服务大厅里的两张桌子擦干净摆好的时候,同事胡宗玉和张迎波也来了,他们都是被工作站临时借调过来帮忙,第一天来这里上班,主要负责在一楼的大厅为前来排队的村民编号。

直到这时,赵登用、刘明以及冉祎,并没有任何命运的交集。

7点半左右,赵登用等来了第一个活儿,一位姓马的老板过来叫走了他和另外3名工友。其中一位工友林国财向我们回忆,那天马老板的活儿是把黄硫装上车,可是最后价钱没有谈拢,四人又回到了灯塔下继续等活,时间大约在8点30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