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玫瑰色的法国是如何练成的?

2012-05-21 13:45 作者:刘学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0期
一般说,经济形势好时,民众可以选左派上台分享发展成果;经济形势差时,可以选右派上台,重寻经济活力。问题是今天的法国右派执政已经两届,经济却是每况愈下,那么只能换左派,而这个左派所面临的工作不是分享利益而是勒紧裤带,这对左派可是不称手。

一半在狂欢一半在哭泣的法国

惊心动魄的2012年法国总统选举终于落幕。结果不出所料,左派社会党的奥朗德赢得选举。略微意外的是差距不如所有民调预计之大,仅是51.6比48.4,距50%,奥朗德仅赢1.6%。

我先来描述一下开票过程中几个比较动情的地方。

5月6日20点整,公布第一个预计结果是52比48,奥朗德胜出。差距比民调估计的小,但并未小到可能翻盘的1%以下,左派在巴黎的集会地点社会党的总部和巴士底广场上自是欢声雷动,而右派的保卫共和联盟的集会地点“互助之家”的剧场内和门口则是一片寂静。

法国总统选举

5月10日,弗朗索瓦·奥朗德在卢森堡公园参加废除奴隶制纪念仪式时和学生们交谈

比预计的早,半小时后,萨科齐就到了“互助之家”,发表落选感言。现场民众高呼萨科齐的小名尼古拉,尼古拉,不少妇女热泪盈眶,好些条幅上手写着“谢谢你,萨科齐”。现场飘满法国的三色国旗。奥朗德到21点左右才从他乡下的家中赶到巴黎社会党总部,前面的街挤得满满当当。他在那里先发表了一个胜选感言,承诺要把公正和青年放在首位。已经到了午夜,我想他是临时增加行程,赶去左派的第二个集会场所巴士底广场,那里聚集了超过10万的民众,高呼“我们赢了!”不肯散去。类似场面上一次在法国出现是31年前密特朗当选法国总统时。那时我还没有到法国,并未目睹那种盛况。1998年法国在巴黎获足球世界杯冠军的时候,我倒是曾躬逢其盛。深夜里,民众向香榭丽舍大道积聚,人数以百万计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一整天。

5月8日,是“二战”停战节,循惯例总统到凯旋门下的长明灯前献花。这次奥朗德也受邀参加。现场也有好些公众呼喊“尼古拉谢谢你”。5月9日,萨科齐主持最后一次内阁会议。与会者称,会场气氛十分感人,各部长们致以长时间的起立鼓掌。萨科齐向各位部长表示,他祝愿新当选的总统奥朗德“好运”。部长们各领有一个纪念公文包,好几位部长向记者展示萨科齐在包上的签名,称要把这个包传诸子孙。

法国始终分裂成几乎势均力敌的左右两派历史已经十分悠久。当选总统的得票率永远都是百分之五十几,有54%如2007年的萨科齐就算高票。

法国左右两派的差距明显比美国的民主党、共和党要大。党派分歧花样也比美国多,有别于英美的两党制叫做多党制。中左的社会党左面还有共产党等好几个更左的派别和绿党,中右的保卫共和联盟右面还有极右的国民阵线。左右之间还有一个骑墙的贝鲁的民主运动。

法国总统选举

5月6日,奥朗德的支持者在巴黎巴士底广场等待大选结果公布

如果谈到两派各自代表的社会阶层,那自是由来已久、根深蒂固。左派主要代表的是工薪阶层,工人职员、中小学教师,还有公营部门的大批阶层更高一些的员工,还有就是大学和其他部门的受薪的知识分子,医院的医生、护士。右派代表的是农民、绝大多数的大中小老板、自由职业者、高级干部、私营部门的中层干部。其实也有许多的一般干部、职员和工人投右派的票,否则他们的得票总额怎么到得了48.4%。极左派代表的是年轻人和底层的受薪者。极右派代表的也有很多贫困者,主要是那些认为被外来移民抢去受薪的甚至独立的工作岗位的人。遥摆在中间的多是基层的知识分子,职员阶层。

两人政纲比较

萨科齐的竞选口号是“强大的法国”,这个口号可谓精心设计,因为5年来萨科齐内政实在乏善可陈,但外交上则屡有胜绩。

奥朗德的竞选口号则是“改变就在现在”,当然也是抓住了民众渴望改变的心声。

比起左派,右派还是更欧洲。萨氏已经当政5年,一切欧洲正在执行的政策,尤其是关于对抗欧债危机的25国财政公约,更是在德法轴心默-科齐的主持下完成。希腊的破产也是在他们的共同主持下被挽狂澜于既倒。

而奥朗德一上台,第一件外交大事,就是要提出重新谈判这个25国财政公约。这绝对是一件艰难的大事。我当然不认为现行的以撙节为核心的总方略有错,但我也不认为至少向着鼓励增长的方向让几步就一定不对。大概终究还是能够达成一个补台的妥协吧。

关于国内的经济社会政策,左右派都是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只能做一些枝节的小小改动但方向还是不一样。比如萨科齐5年来厉行公务员退休退二补一,在不硬性裁员的情况下把公务员减掉了6万,首先是在教育部门和公安部门;而奥朗德则计划在今后的5年内把这6万公务员再雇回来。

关于钱从哪里来,奥朗德已经有明确表示,向大企业和富人开刀。比如奥朗德提出年收入超过100万欧元的富人其超出100万部分要交75%的所得税,萨科齐也曾说要那些居住外国的法国人缴交他们因落籍外国少缴的税款,问题是多年来,由于税务太高,富人和企业逃离法国的现象已经极其严重。这样做是不是很像为渊驱鱼、为丛驱雀?

萨科齐力主收缴金融交易税,严管金融投机,这一点法国的左右派倒是有共识。

萨科齐的确给富人以投资名义减了很多税。左派上台后肯定会把许多的减税名目取消。这样相关的投资,比如用政策鼓励出来的房地产投资自然会下降。到底哪个方向利益更大,还要靠实践来检验。

法国的房地产交易,以前持有15年以上可以免交增值税,现在萨科齐治下就已经延长到30年,以后奥朗德想必会走更远。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