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爱,以莎士比亚的名义

2012-05-18 12:10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0期
“有时候我们太想启蒙了,戏就写得太闷了,太想娱乐,戏就写得太烂了。我们要在中间找到一个平衡。”导演叶逊谦说,“传统的演出,演出和观看的过程就已经包含了创作者和观众的互动。我相信这种观演之间的对话就是戏剧存在的重要意义。”

莎士比亚是什么颜色?

这是最新版《莎翁的情书》一开始要解决的问题。从前,这个戏在舞台上几乎什么颜色都用过,却没有一个颜色曾用来给这个戏定调。“这一次排戏,我和舞美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金黄色。”导演叶逊谦告诉本刊记者,“因为这个颜色不是那么现代,有一点儿穿越时空的感觉,可是又非常亮丽,莎士比亚是历史上的文学大师嘛。”

自2010年诞生以来,《莎翁的情书》的舞台几经变迁,每次那些符号性设计都以视觉上的鲜明性为人津津乐道。最开始用过“Love”字样的铁框架子,利用四个字母的不同组合交代场景,后来又用过五颜六色的梯子,衬在人物身后或直立或倾斜,叶逊谦自己解释“代表着爱情之路攀爬之艰辛多舛、五味杂陈”。有趣而富有童话感,是许多观众对这些符号的评价,也有人曾经建议叶逊谦用一些更夸张、更纯粹的手法来增强符号的象征意味。“我自己特别喜欢罗伯特·罗森(Robert Rossen)的作品,所以这次想做一个比较有形式感的舞台。”叶逊谦说。

爱,以莎士比亚的名义

新版《莎翁的情书》剧照

于是,观众看到场上多了一个房子的立体边框,形状却简单至极,是幼儿园小孩刚刚学会画画时会画的那种。四周空空,唯有一面金黄色的底墙,上面盖了一个巨大的“批准”(Approved)章。梯子还在,变成了纯白,斜在屋子一角,尺寸相较显得迷你。屋子中央吊下来一盏漆成红色的电灯,演出时自始至终从没有开过。形式之下,色彩和形状仍旧源源不断地向观众传递着童话和梦幻感。“排戏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们最能感受到爱的时候是什么时候?是在家里,在屋子里,年轻夫妻也好,老年夫妇也好,有家就有爱。”叶逊谦说,“表演的时候,究竟是在屋里还是在屋外,就看场景的需要。但是,最重要的是,只要我们在屋里面就自觉很受保护,即便只是舞台上一个空空的框架。有时候爱情也是这样,然而我们以为被保护的情况下,最容易被伤害。”

两年前,叶逊谦独自在伦敦旅行,去了莎士比亚的故乡斯特拉福镇的环球剧场看戏。来这里的大多是观光客,他们想看的都是“地道的莎士比亚”,莎士比亚在此也被奉为神灵,演出严格按照他的剧本,不做任何改动,可说是莎剧的“样板”作品。看完戏后,叶逊谦坐在剧院旁的咖啡厅喝咖啡。“突然间我想写个戏,不完全把莎士比亚演出来,而是把莎士比亚放在现在的社会里,看看会有什么样的碰撞。”他向本刊记者回忆道,“或许因为一个人旅游,特别有那种想找点儿浪漫的感觉,于是就想到要写爱情了。”

戏由四个片段组成,每个片段讲述了不同的爱情类型和模式。有一见钟情的初恋,你爱我、我爱他的三角恋,河东狮吼的妻子和胆小如鼠的丈夫,以及感情破裂濒临离婚的夫妻,从恋爱到结婚,从简单到复杂,层层递进。节目单上介绍,四个故事分别对应了莎士比亚的四部戏:《罗密欧与朱丽叶》、《第十二夜》、《驯悍记》、《仲夏夜之梦》,每个故事都用对应的莎剧中一句关于爱情的台词作提纲挈领。“很多人以为我们是先选了莎翁的戏,再根据原剧本改编的故事。”叶逊谦说,“实际上恰恰相反,我们是先写了自己想讲的故事,爱情里面的暗恋、迷恋、错恋,现代男女在爱情之路上遇到的困难和悲伤,再去想拿哪一段莎翁的戏来改编。这一次,不是我们为莎士比亚服务,而是莎士比亚为我们服务。”

爱,以莎士比亚的名义

导演叶逊谦

然而,叶逊谦的想法一开始并没有得到周围人的支持。“我回香港,跟剧组的人说,我们来搞个莎士比亚的爱情主题戏吧,他们说,你不知道莎士比亚是剧场的票房毒药吗?写莎士比亚,你就死定了。”叶逊谦笑道,“我说,那不写莎士比亚,写莎翁行不行?”

创作过程中,剧本成形得很快,修改却曲曲折折。演出时长不过一个来小时。“我们有太多的对爱情的感受想说,而莎士比亚的剧本中好的爱情桥段、角色、场景又太丰富,我们一直在提炼剧本。”叶逊谦说。最后,整个戏变成了莎士比亚四个戏中高潮片段的拼接,借助莎翁原剧本的基本设定,故事并不交代人物的来龙去脉,而只是用人物姓名、造型等等外部特征暗示人物关系。四个故事中,唯一稍显晦涩的是《第十二夜》的片段。“这里对应的元素不是莎翁的人物关系,而是一个假面、装扮的主题。《第十二夜》原本讽刺的是不同的人物在不同的时候因为不同的原因,掩盖自己的真实身份,就像我们戏里的男主角,为了接近女明星,装扮成同性恋者,女明星也是,在她喜欢的人面前没办法当自己。”叶逊谦说,“究竟爱是什么?在爱的时候应该怎么做自己?”

每段故事都以与莎士比亚原剧本剧情相反的方式结尾。“我觉得莎士比亚在写这些剧的时候也是非常讽刺的。他真的相信他笔下的这些爱情故事吗?还是其实在借这些故事情节讽刺他那个年代的人对爱情的一些看法呢?我觉得莎士比亚自己一直在旁观。”叶逊谦说,“改编的时候我们也觉得旁观更好玩,延续了莎士比亚的提醒,这种提醒在每个年代都是让人反思的。”

然而,整个戏最后的结尾是非常温和的。金黄色的墙缓缓移开,露出了一直藏在后面的另一堵墙,涂满了大面积的蓝天白云。“我们在最后提供的是希望,整个生命的态度到最后,还是勇敢面对。”叶逊谦说,“并没有方法和出路,而是一个往前看的方向。每个人永远都要自己去寻找自己跟爱情的距离。最后大家发现,莎士比亚的话仍然正确,爱情的道路荆棘满途,世界是一个大舞台,男男女女不过是舞台上的演员罢了。”

《莎翁的情书》迄今在香港、北京两地好几轮演出,总计将近百场。去年在北京的蓬蒿剧场,本来计划演14场,开票以后加到了17场,后来又加到30场,演了3个星期。今年4月在北京的繁星戏剧村的情况也是类似,原本计划演16场,最后又加演了一个星期,一直演到5月中旬。

借这个戏,叶逊谦今年开始和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合作,推广莎士比亚。“我非常认同他们的一个口号,‘为莎士比亚站起来’,莎士比亚不是坐着研究的,而是应该站起来演的。他的剧本也不是‘圣经’,他死这么多年,不会回来了,就拿他的剧本去玩儿吧。”叶逊谦笑道。英国皇家莎士比亚剧团的职责一贯是演出最周正、庄重、准确的莎士比亚,然而,叶逊谦刚刚看过这个剧团演出的最新版《仲夏夜之梦》,其改编幅度之大令人惊讶。“如果没有人告诉你是在演莎士比亚,而你又对莎士比亚不熟悉,你完全不会知道这是莎士比亚的戏,从服装到舞美到整个角色的定位,都完全是现代的角度。”叶逊谦说,“或许这是未来演出莎士比亚的主流方向。”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