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丽水,游资的官商关系

2012-05-18 12:00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0期
吴英并不是那个时代唯一一个因民间集资入狱的冒险者。仅在2008年,吴英在金华看守所等待审判的时候,与金华相邻的小城丽水,就接连爆发了两起非法集资案。一起案子的主角是打着领导旗号疯狂集资的司机掮客,另一起主角则是当地风光的房地产老板季家父子。涉案的数额,故事的情节,都不输吴英案,而且,游资背后都有官员的影子。

司机掮客

在杭州见到朱文连的时候,他已经对叙述自己的遭遇没了兴致。紧绷在身上的黑白格子衬衫更衬托出发福的身材,他在杭州的家位于西湖畔,开的还是那辆在丽水时知名度颇高的黄色悍马。问起发家史,他含糊地回应:“从丽水来杭州的高速公路上,好多隧道都是我做的。”

在很多丽水人眼里,朱文连有双面形象,有人说他是草莽派的“暴发户”,有人说他是勇敢挑战丽水集资潜规则的“英雄”。4年前,他把3000万元借给一个叫单旭波的人,一直到今年3月1日,才终于讨回了其中的19%。这是他的另一重身份——单旭波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中最大的受害者。

案发前,单旭波的身份是丽水市工商联的司机。2009年3月,他被判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获刑9年零6个月。判决材料显示,自2004年始,单旭波以月利率1.5%~8%的高额回报为诱饵,非法吸收存款共计6280万元,所得集资款项先后被其以月利率5%~12%的高息转借给吕伟强等人使用,其中借给吕伟强的累计资金达4600万余元。

丽水,游资的官商关系

丽水银泰案件涉及众多底层集资户,她们在游资链条上处于最底端

在这之前,外号“胖子”的吕伟强,给人的印象一直是“结交领导广泛,路子多”。他的公开身份是丽水市政协主席的司机,在政府机关开了十几年的车。常常在饭局上吹捧自己与领导们关系亲密的他,最初宣称的集资理由是与领导合伙做生意。这一招很管用,不少人开始“托关系送钱给他”。后来,他又放话说自己要办厂,而且也确实做了样子,2006年初在工业区一次性买了23亩地,投资成立浙江瓯博特塑胶有限公司,当时的招商登记材料称,这一项目投资建成后,将年产PVC塑料片9000吨。

当年热火朝天的工地,开工不久就因拖欠工程款停工了。但是,在2007年那个丽水游资最疯狂的年代,已经没有多少人真正去关心他的工厂项目。“炒基金、炒房、做外贸,所有人都相信,像‘胖子’这样的能人,给他钱就能赚回高额利息。”一位曾经借资给吕伟强的集资户告诉本刊记者。

可是,即便是像吕伟强这样“天天跟领导们在一起的人”,也没有逃过资金崩盘的厄运。2008年4月24日,他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两天后,警察控制了单旭波。2009年5月,吕伟强案由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其因集资诈骗罪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判决书称,自2004年开始,吕伟强以月利率1.5%~12%的高息回报为诱饵,先后向单旭波等33户个人或单位非法集资2.6亿余元。

丽水,游资的官商关系

银泰创始人季林青的妻子董元英(右)显然无力面对眼前的局面

就在吕伟强和单旭波归案的一个月前,2008年3月,外号“小姑娘”的杜益敏被丽水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罪名也是集资诈骗罪。一位了解当地游资运作的老板提醒本刊记者:“他们的集资里都有官员的影子,但在吕伟强和单旭波案中,官员的角色更加赤裸裸。”

他所言的“赤裸裸”,突出表现在资金链断裂的前夜。

2007年11月,单旭波告诉朱文连,吕伟强和陈伟达、林斌等领导正在绍兴柯桥投资房地产项目,银行贷款还没到位,急需一笔验资款,等银行贷款出来后,所借的钱就可以立即归还。陈伟达当时任丽水市公安局副局长,林斌则是市委书记秘书,丽水本来就不大,能与这一级别领导合作,朱文连当然动心。几天后,单旭波拿来了署名陈伟达的借条,这更让朱文连吃了定心丸,不过,单旭波告诉他:“领导不方便出面,还是我来借比较好。”很快,朱文连就打给他1000万元,“连借条都没要就相信他了”。后来,单旭波以手机里林斌发给他的信息和银行账号为保证,又陆续向朱文连借款2000万元。

与朱文连差不多同时被找上门来借钱的还有丽水当地的10多位老板。有些开始觉察到吕伟强和单旭波资金紧张的集资户,甚至出面替他们拉来高达3分钱利息的新集资户,为的就是把自己的钱赶紧解套。在这一轮寻找最后的接棒者游戏中,领导们也褪下身份顾忌,亲自上阵。

当地纪检部门一份通报材料显示,时任丽水市公安局副局长的陈伟达,筹集亲友资金出借给吕伟强使用,并多次出面帮助吕伟强联系向企业借款;李锋(时任丽水市国土局副局长)、吴益由(时任丽水市政法委副书记)为吕伟强借贷资金提供方便条件,由于他们的帮助,吕伟强先后向浙江金龙房地产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共借款1020万元,造成企业实际损失855万元。此外,林斌在出借资金和介绍朋友出借资金过程中,收受吕伟强“好处费”。

据朱文连介绍,除了从他这里借走的3000万元,吕伟强和单旭波在资金崩盘前的这一轮疯狂集资,共借到5000多万元。直到案发前的几天,被朱文连追债的吕伟强,才告诉了他实情:“他跟我说,钱给领导拿走了6000多万元,陈伟达光拿走利息就有1280万元,林斌有1000多万元,都有账的。之前他被领导们控制着,直到拿回钱后才让他自首。”朱文连告诉本刊记者。

随着吕伟强和单旭波案的审判,两人间微妙的关系也得以示众。简单说,以“领导司机”身份疯狂集资的这两人,不过是丽水游资中的掮客而已,他们并没有真正的生意,而是把后借的钱用于支付先借的高额利息,依此滚动,直到最后崩盘,总是会有朱文连这样的接棒者出现。当然,这期间还可以满足个人的挥霍。公安机关查证,2004年以来,单旭波常带着吕伟强去澳门赌博,单旭波帮他签下筹码,从中抽取“洗码费”,吕伟强在澳门赌博共输掉2100余万元。有熟悉二人的人士评价:“吕伟强农民出身,头脑发热,被精明的单旭波利用了,他们两人又都被领导们利用着,实际上成了少数人赚取高额利息的傀儡。”

季氏银泰

就在吕伟强和单旭波案发的时候,2008年春天,小城丽水到处弥漫着一种兴奋和恐慌交织的情绪。在浙江GDP排名倒数的丽水,2000年才成立地级市,没有什么工业基础,却因为毗邻温州,下辖的青田县又是闻名于世的侨乡,很多人在海外做生意,民间游资一直很活跃。他们嗅觉灵敏,追逐着每个时期的兴盛产业,最开始是小水电站,后来是房地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