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黄岩岛上的无线电波(2)

2012-05-18 11:30 作者:李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0期
虽然远在南中国海的小岛黄岩岛,现在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但是很少有人能亲睹它的“芳容”,更别说将足迹踏上此岛。而中国无线电协会前秘书长陈平就是这凤毛麟角的“幸运儿”。15年来,陈平曾四次负责组织中国业余无线电爱好者踏上黄岩岛,陈平本人就三次登岛。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们每一次从黄岩岛发出的电台呼号,都收到了来自全球各个角落的踊跃响应,这本身已成为证明黄岩岛归属问题的最好例证。

筹备远征期间,除了器材和人力外,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准备工作,就是搜集、查证与黄岩岛有关的各种法律文件,作为向美国业余无线电协会申请新DXCC实体的基础资料。于是,远征队的中外队员分头收集了1935年“中国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出版的《中国南海各岛屿图》和《关于南海诸岛各岛屿中英地名对照表》、1947年中华民国内政部出版的《南海诸岛位置图》和《南海诸岛新旧名称对照表》等中国的历史资料。除此之外,他们还收集了菲律宾驻德国大使致迪特的那封信、1994年2月28日菲律宾环境及自然资源部的证明信、菲律宾国家地图和资源信息部的官方地图、菲律宾第一部宪法,以及与菲律宾国界的划定有关的国际文件。所有这些文件都明确说明菲律宾对黄岩岛不拥有主权。菲律宾业余无线电协会给美国业余无线电协会的信还表示,本着业余无线电精神,他们支持将黄岩岛列作新的中国“DXCC实体”。

踏上黄岩岛

“我们最初的想法是希望能联系到海军,让他们出一艘军舰把大家送过去。”不过陈平特地强调说:“当时的想法并不是出于什么政治目的,而是觉得军舰办事认真,各方面保障尤其是航行安全更可靠些。”可是综合各方面考虑,最终还是租借了澳大利亚人在税收较低的巴布亚新几内亚注册的一艘铁壳测量船。

黄岩岛上的无线电波

陈平和他与世界各国无线电爱好者进行通讯联络时使用的设备

曾名“民主礁”的黄岩岛,是南中国海中沙群岛中唯一露出水面的岛屿,国际上也称之为斯卡伯勒浅滩(Scarborough Shoal)。黄岩岛以东,就是马尼拉海沟,幽深的马尼拉海沟向来被认定为中国中沙群岛与菲律宾群岛的自然地理分界。从地理距离上讲,菲律宾的苏比克湾离黄岩岛最近,只有120多海里,航行成本最低,远征队于是选择了这里作为出发点。

黄岩岛一带海域,每年4、5月和10、11月,风平浪静的海水清澈、淡蓝、透明,水底彩色珊瑚在明朗的阳光下清晰可见,突起的礁盘四周形成了一道看不见的环型水下屏障,起风时,海水冲击向上翻腾,拍出一线延绵10公里的白浪,十分美丽。可是在6月到9月的台风季节,则是另外一番景象。“当时弱台风刚刚过去,海水一片黑色,2米高的浊浪横向扑过来,就像铁墙倒塌一般。船颠簸得特别厉害,大家不停地呕吐,可是心里却很兴奋。”

“黄岩岛外形像一个等腰直角三角形,面积大约150平方公里,但是整座岛屿露出水面的部分非常少,只是星星点点的一些珊瑚礁石而已,最大的礁石也只有5平方米左右。在这个直角三角形的内部,水深一些,积聚成了一个泻湖。”

陈平回忆,当看到黄岩岛的礁石时,队员们都不禁欢呼起来。“我们到达的时候正是早晨,蔚蓝的大海在晨光照射下泛出闪闪的白光,那些露在水面的礁石像一个个小矮人在迎接我们的到来,比我之前看到的照片要美多了。来往的渔船不少,过往的商船也常在这里避风。据说这里还是走私船的出没之地。”

黄岩岛上的无线电波

无线电爱好者在黄岩岛留影(摄于2007年)

1994年6月25日,远征队一行8人,首次登上黄岩岛。陈平回忆,队员们在一块露出水面仅1.5米的礁石上,搭起了一个高达2米的平台。为安全起见,队员们在搭平台的时候将4个支架插在了海水里。当天北京时间18点16分,“BS7H”黄岩岛业余电台首次联系上了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总部电台BY1PK。

可是令陈平没想到的是,不久传来消息,美国业余无线电协会认为这次远征设置的业余电台没有设置在黄岩岛上,而是设置在黄岩岛附近的中国海域。其理由是电台所在平台的四条腿没有支在干地上,而是插在离岛石1米远的海水中,不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对岛屿的定义,因此不能算陆上操作,不能考虑列入“DXCC实体”的问题。“所以这一次远征并没有达到百分之百的成功。

正因为如此,很快就有了1995年的第二次远征。出发地点仍为菲律宾的苏比克港,租的还是上次那条船。

“第二次去是4月份,天气比较好,情况比上一次熟悉了些。除了太阳火暴外,与头一次在昏黑的风浪中翻心倒肚地晕船比,简直胜似坐游艇。我们还找到了中国海洋局、测绘局、和地震局1990年在岛上联合立的一个碑。”

鉴于上次教训,这回架设平台时可是小心翼翼,生怕哪个漏洞又成为否定整个操作的理由,每一根支柱都确保涨潮时不被海水淹没,平台的每一条腿都保证立在干燥的岩石上。这些都分别在涨潮和退潮时拍照立据,上岸后立即由空路送美国DXCC委员会审查。但好事多磨,这次远征队带的设备出了故障,致使电波传送的范围受到了限制,美国东部的无线电爱好者未能与他们取得联络,这带来了新的麻烦。随后在美国进行的投票,又否决了将黄岩岛列为新的“DXCC实体”的申请。

从黄岩岛回来后,陈平立即赶赴美国,在美国DX大会上据理力争,得到了很多圈内人的支持。1996年1月23日,美国业余无线电协会理事会终于通过决议,黄岩岛被宣布列为新的“DXCC实体”。从此,“BS7H”正式成为国际业余无线电台爱好者争相追逐的一个通信目标。而更为深刻的意义是,这件事反映了国际业余无线电界认为黄岩岛主权属于中国的事实是不存在疑问的。“按照国际业余无线电DX远征活动的惯例,我们持有中国外交部批准所有队员登岛的文件、中国无线电管理机构的电台执照、使用中国的电台呼号,在岛上正常开展中国公民的业余无线电活动。”陈平认为,这样的活动得到国际业余无线电界的普遍承认、参与和支持,是最说明问题的。

风波始末

虽然这一次成绩最终得到了认可,但陈平还是觉得有一些缺憾:这两次黄岩岛远征,都是从菲律宾的苏比克出发的,如果能从中国大陆本土出发前往,那将更有一番意义。同时以往远征队里中国队员人数太少,且乘坐的是外国船只。于是1997年的第三次登岛在队员组成和航行路线上做了较大的调整。

这一次远征队里有6个中国人、2个日本人与3个美国“火腿”。据陈平说,作为组织者,他希望让更多的中国“火腿”有机会去“过一把瘾”,自己已经去过两次,因此这次退居幕后。

陈平通过一位在国家海洋局工作的熟人的帮助,最终了解到国家海洋局可以用“海监号”海洋考察船为运载远征队提供帮助。“我们觉得能容纳45人的海监船太大,太浪费,但一时也找不到其他合适的船只。”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