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黄岩岛上的无线电波

2012-05-18 11:30 作者:李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0期
虽然远在南中国海的小岛黄岩岛,现在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但是很少有人能亲睹它的“芳容”,更别说将足迹踏上此岛。而中国无线电协会前秘书长陈平就是这凤毛麟角的“幸运儿”。15年来,陈平曾四次负责组织中国业余无线电爱好者踏上黄岩岛,陈平本人就三次登岛。业余无线电爱好者们每一次从黄岩岛发出的电台呼号,都收到了来自全球各个角落的踊跃响应,这本身已成为证明黄岩岛归属问题的最好例证。

准备出征

68岁的陈平,当初的身份是“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秘书长”,这个头衔对普通大众来说可能稍显陌生。陈平解释说,无线电是一种在全世界非常普遍的业余爱好,已有100年历史。业余无线电爱好者有一个英文简称“HAM”,因为Ham又有“火腿”之意,所以中国的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又被昵称为“火腿”,比如鲁迅之子周海婴生前就是一名资深的“火腿”。“成为HAM,有两个必备条件:一是要本人对无线电技术感兴趣,二是要经国家无线电主管部门批准设置业余电台。政府在批准设台的同时,会指配一个唯一的电台呼号。”陈平说。以此为标准,全世界的“火腿”总共约300万人,其中美国约有60万人,中国约有四五万人。

不难理解,业余无线电是一项有丰富技术内涵的活动。毕业于清华大学无线电系的陈平稍做解释说:“不同波长的无线电波,传播特性和适用范围是不一样的。比如说都市中公众移动通信的手机,其超短波信号一般只能可靠地覆盖几百米,所以电信公司就要到处建基站。短波信号可以靠地球大气高层反射,通信距离可以达到很远,但信号经常不稳定,就像我们以前收听的一些外国电台那样。相比之下,短波业余电台不需借助任何外在服务,就能直接把电波发到世界各地——比如有时功率只有5瓦的小功率电台就能从中国把信号发到地球背面的南美巴西,这种古典方式恰恰是其魅力所在。”简而言之,HAM圈里的一个传统活动分支叫“DX”(distance),“衡量DX成绩的标准是,谁的电台联得越远,谁的成绩越好”。

黄岩岛上的无线电波

风平浪静时,黄岩岛泻湖内也会平静如镜。图为在泻湖中抛锚的由香港渔船改装的DeepBule 号休闲船,是2007 远征队的交通工具和生活营地

很多国家的无线电民间组织建立了不同的游戏规则,目前国际上常见的约有几十种。其中最普及的是始于1935年的“DX Century Club”(简称DXCC)。DXCC把全世界分成若干个“DXCC实体”(DXCC entity,1998年以前曾称为DXCC国家)。一个国家是一个“DXCC实体”,但它的一片分离的领土在游戏中可列为另一个“DXCC实体”,如果它有一个与本土相距225海里以上的岛屿,这个岛也算为一个新“实体”。以美国为例,其本土是一个“DXCC实体”,阿拉斯加州与本土间被加拿大隔开,成为另一个“DXCC实体”;夏威夷和中途岛因为离本土远,也被分别列作两个单独的“DXCC实体”,这样,美国就有了四个“DXCC实体”。当然,符合列为一个“实体”的地方还必须要真的有业余电台才行。

“按照这个划分,目前全世界一共有300多个DXCC实体。”陈平说,DXCC被全世界业余无线电界看做最权威的游戏之一,“DXCC实体表”几乎成了每个业余电台必备的案头资料。

“两个业余电台互相联络后,一般会互相交换一张确认联络的QSL卡片。如果业余电台联上100个DXCC实体,凭相应的100张卡片,就可以向美国业余无线电协会申请一张DXCC奖状,成为DXCC的成员。收集到的卡片越多,说明你越牛。”陈平说,如果一个人能联上的实体超过300个,那在圈里无疑是比较牛的了。如果连上所有的实体,就能赢得至高无上的“江湖地位”。所以全世界的业余无线电高手们,都在争取尽可能多地联“实体”,如果世界冒出一个新的DXCC实体,他们就有多争一分的机会。为了满足这种需要,有一些“火腿”专门研究开辟新的DXCC实体的可能性,并组织“DX远征”,到符合DXCC实体条件的地方去开设业余电台。

黄岩岛上的无线电波

1994年我国业余电台BS7H首次从黄岩岛呼叫世界(岛石R1)

中国的黄岩岛就是这样引起世界业余无线电界兴趣的。很多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在研究了全球岛屿之后,发现过去没有业余电台活动过的黄岩岛,符合离开中国大陆225海里以上的条件,是开辟新DXCC实体的对象。

最先打算把黄岩岛开发为中国的DXCC实体的,是德国业余无线电爱好者迪特。为了确认黄岩岛主权属于中国是没有国际争议的问题,迪特特地写信向菲律宾使馆提出了咨询。时任菲律宾驻德国大使比安弗吉尼1990年2月5日在给迪特的回信中写道:“据菲国家地图和资源信息部,黄岩岛不在菲领土主权范围以内。”同年,迪特向中国使馆申请去黄岩岛架设业余电台,得到了中国外交部门的批准,迪特最终因准备不足而未能成行。1994年3月,迪特再一次向中国提出赴黄岩岛的申请并获得批准,可是因为资金问题而告吹。但是,迪特无意当中留下了关于黄岩岛主权归属问题的一条特别有价值的证明。

无独有偶,1993年10月6日,另一位德国“火腿”汉斯也注意到了黄岩岛这个地方,他向美国业余无线电协会DXCC咨询委员会递交了一份申请书,说明黄岩岛是中国领土,离大陆距离在225海里以上,符合“DXCC实体”规定,请求将其列为新的“DXCC实体”。

黄岩岛上的无线电波

陈方在岛石R5上通过电脑控制电台进行联络(摄于2007年)

1994年4月,世界DX族中享有很高声望的芬兰人玛蒂率先出手。在诺基亚公司工作的玛蒂利用去马尼拉分公司工作的大好机会,雇了一架飞机,到黄岩岛上空侦察。在黄岩岛上空,他看到搁浅在礁盘东口的沉船的甲板上几乎每隔一两米就有一个洞,据说是美军实弹演习的纪念——“二战”后,美国空军飞机为了在苏比克基地安全着落,经常在归航前把携带的炸弹泻在这里。

“因为黄岩岛面积太小、条件太艰苦,芬兰人不敢自己贸然行动,他找到了了解东方情况并参与帮助中国在改革开放中恢复业余电台活动的日本无线电爱好者沟口一起参加。”1994年5月20日,沟口与玛蒂一起到北京,找到了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

在全球业余电台爱好者俱乐部里,直到1992年才开放个人业余电台的中国无疑是个脱了40多年班的“小兄弟”,所以陈平坦言,那时候他们对国际游戏规则的了解还很肤浅,主要精力还放在如何向社会开放业余电台活动上。“他们找到我们,才促使我们把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并把到黄岩岛开设中国的业余电台当做一件优先的事情来做。”陈平说。

按照中国法规,外国人不能在中国独立设置业余电台,但可以申请在中国的集体业余电台上参加操作。大家商议的方案,是由中国无线电运动协会组成国际联合DX远征队,吸引外国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参加。中国官方的反馈也非常积极,因为中国无线电台运动协会挂在国家体委之下,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伍绍祖很快批准了方案,外交部批准了外国队员登陆黄岩岛的申请,国家无线电管理委员会也很快批准了在黄岩岛设置和使用业余电台,核发了电台执照,指配了呼号BS7H。“B”是国际电信联盟规定的表示中国电台的字头,“S”表示特殊的南海岛屿,“7”表示黄岩岛所归属的海南省的业余电台分区,“H”表示黄岩岛。陈平作为队长,是远征队里唯一的中国人,其他队员来自日本、芬兰、美国、德国和菲律宾。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