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糯康归案,谜团待解

2012-05-17 14:00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0期
4月25日,糯康在老挝落网;5月10日,移交中国。在各方势力错综复杂的“金三角”地区,这样的办案效率当属罕见。而高调的全程电视直播,除了抚慰湄公河惨案的受害者家属外,也是中国对这一地区的某种力量宣示。

阿宝最早看到糯康落网的消息是4月26日,在缅甸大其力他工作的酒店里。泰国的电视台播报了一条新闻,“被泰国警方通缉的毒枭糯康被老挝警方抓获”,反而大其力当地媒体没有什么动静。“第一反应当然是高兴,毕竟他害死了那么多老乡,也算是让他们九泉之下可以安心了。”隔着越洋电话,阿宝仍难掩兴奋之情。5月10日的移交,他也是守着中央电视台国际频道看了直播全程。

阿宝是云南人,3年前来到大其力,为当地一家酒店的赌场“看场子”,去年“10·5”惨案发生后,我们在大其力采访时见到他,当时赌场的生意还很冷清。“现在基本恢复了,毕竟我们的主要客人不是中国人,大部分是泰国客和缅甸当地人。”看到电视新闻的当天晚上,阿宝说他跟一位缅甸当地的老赌客提起这事儿,那人的反应很平淡:“噢,抓住了?糯康我认识,不过好几年没见着了。他有好多家,我知道的就两个,老家就在镇子上,另外一个家也不远。”

他所说的“镇子”,就是大其力郊区的红累镇,糯康的老家。去年到大其力采访时,阿宝曾陪同我们开车去镇上转了一圈,不过,在当地向导的极力反对下,我们没有进一步寻找糯康的老宅和家人。当时,湄公河惨案刚刚过去,泰国警方一口咬定是糯康所为,向导的理由很简单:“这里是糯康的地盘,而且他口碑不错,很容易遇到他的耳目,贸然打探会引来杀身之祸。”

糯康归案,谜团待解

缅甸大其力与泰国北部的小城美赛只隔了一条小河,但与美赛对比,大其力的落后却超乎想象

与外界想象有所不同,在当地,糯康的名字并非以大毒枭面目出现。他的公开身份是红累镇民兵团的团长,所谓民兵团,也就是当地组织的武装自卫队,在缅甸的很多地区,尤其是民族地区很普遍。“大其力的警察主要负责市区治安,郊区主要靠民兵,每逢过节搞活动的时候,他们都会出来维持一下秩序,跟中国的保安差不多,所不同的是不会背枪。”阿宝说,“一般民兵团团长都由当地威望比较高的人担任,与政府的关系也不错。”

表面上看,最起码直到2006年,糯康与当地政府的关系还算不错。1996年坤沙向缅甸政府投降后,昔日的手下糯康便逐渐拉起当年的旧部,以老家大其力为据点慢慢站稳了脚跟。大其力一直是泰缅边境上的毒品重镇,属于缅甸中等规模的城市,但是,其落后程度却超乎想象,破旧的市区甚至不及中国的县城,与相邻的泰国小城美赛相比都是天壤之别。去年采访时,阿宝给我留下一个手机号码,现在按照缅甸的区号打过去,结果却无法接通,换成泰国区号,竟然通了。“缅甸的通信设施很落后,靠近哪个国家就用哪个国家的信号。”阿宝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2006年1月,缅甸政府军迫于泰国方面的压力,对糯康集团发动了代号为“成功行动”的清剿,缴获大量武器,摧毁了一条毒品生产线。据说还收回了糯康的一部分田产对外拍卖。自此,失去根据地的糯康把据点转移到了据此100多公里外的湄公河畔一个叫孟喜滩的地方,除了继续做贩卖毒品的老本行外,开始干起敲诈勒索过往商船的勾当。从此,他便很少在大其力露面,在当地人眼里,糯康由毒枭沦为“江匪”,“被抓是迟早的事儿”。

即便是在此生活了3年的阿宝,在湄公河惨案前,对糯康这个名字也非常陌生。偶尔听赌场的老客人提起,也只是些模糊的陈年传说。不过,孟喜滩一带遍布山林,周围没有像样的城市,缅甸政府的管理无力顾及,倒是为糯康提供了新的生存土壤。在这里,糯康逐渐树立了“劫富济贫”的威望,他用贩毒和打劫来的钱收买当地村长,还时不时出点钱帮村里修路和寺庙,反倒成了很多百姓眼中的英雄,甚至得了个“缅甸罗宾汉”的外号。

与此同时,由于孟喜滩与老挝隔河相望,而老挝政府的管理力度又远远不足,使得糯康在此区域的活动基本不受限制,他的毒品走向除了向南流入泰国,也过河进入老挝,甚至很多是先进入老挝再以此为跳板流入泰国。糯康落网后,有报道说他在当地很多村子都有老婆或情人,作为隐藏的据点。我们就此询问远在大其力的阿宝,他的回答是:“这很正常,在这里本来就有一夫多妻的传统,即便现在法律不允许了,但结婚只需要找几个熟人见证一下,政府并没有强制的登记管理。”

据阿宝介绍,糯康的落网在家乡大其力并没有掀起什么波澜,赌场的生意也没受什么影响。“即便是曾经的同伙,能留在大其力的也说明已经洗白了。”实际上,糯康集团内部组织比较松散,除了少数骨干成员外,很多时候是“有事集合,没事解散”的状态,而且,他们与当地政府的关系也是若即若离。“毒品和武装,没有当地政府的默许不可能成气候,只不过,有时做得过分了政府会出来打击一下,做做样子。”

正因为有当地政府的庇护和群众的掩护,糯康一直没有落入缅甸军警的手中。“10·5”专案组组长、中国公安部禁毒局局长刘跃进在解释糯康落网过程时也印证了这一点。他说,今年春节后,曾经有几次极好的机会,专案组已经查明糯康的具体藏身地,但实施抓捕时他却成功脱身。后来,专案组制定了一套巧妙的策略,不再着眼于某一次抓捕,而是通过向缅甸方面施加压力,让其不断加大对糯康地盘的清剿行动,挤压糯康的藏身空间,只待他进入与中国警方合作密切的老挝,完成最后的收网。

根据老挝方面公布的信息,糯康是4月25日18点左右在波乔省敦蓬县的班莫码头附近被抓获的。当时,糯康与两位老挝籍部下驾驶小船准备到老挝与联系人商量躲藏之计,刚刚靠岸就掉入了警方的埋伏圈。这里距离金木棉赌场不过10公里,距离中国船员被害的泰国水域更近。金木棉赌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通过越洋电话告诉本刊记者,糯康落网,在老挝一侧也是风平浪静。波乔省是老挝人口最少的省份,没有电视台,没有报社,人们的生活大多还停留在“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状态。班莫码头原来只是一个货运码头,现在偶尔有客船停靠。说是码头,实际上极其简陋,就有一块勉强能停船的地方,岸上设了一间老挝移民局的办公室。有关糯康与金木棉赌场之间的恩怨,这位负责人仍然三缄其口,以“不清楚”来回应。

糯康归案,自然大快人心。但其后的三个疑问,仍有待破解。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