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奥朗德:新总统,老问题

2012-05-17 13:50 作者:蒲实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0期
财政问题解决得如何,将决定法国新总统奥朗德的执政成败。在反对财政紧缩的浪潮中登上政治舞台中心的欧洲左翼政党,政策选择的空间也许非常有限。

奥朗德的替代性品质

圆脸、矮胖、戴着又厚又宽的眼镜片、身着松垮无型西装的奥朗德,被法国人称为“一颗活着的棉花糖”。即使在社会党内,他的光芒也常常隐于闪耀的群星之后,若不是前总理若斯潘宣布退出政坛,以及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斯特劳斯·卡恩始料不及的性骚扰案,他也许仍不会走向政治前台。

总统选举往往不是选你想要的,而是选下去那个你不想要的,即使选上来的你不一定了解,也不一定合适。3月初,我们曾在巴黎见到密特朗总统最亲密的合作伙伴、希拉克总统和若斯潘总理的外长于贝尔·韦德里纳(Hubert Védrine)。他的咨询机构当时已经做了两年的大选民意调查研究,认为奥朗德当选已无悬念,只是在选举结果尚未盖棺定论前,他还不便发表公开评论。他告诉我们:“这几年,欧洲各国凡任期已满的总统,基本无一连任。”道理显而易见:经济不景气,又遇上金融危机,民众看不到当下政府的业绩。而对高调追求个人风格的萨科齐感到厌倦的法国人,正好被奥朗德身上的替代性品质——稳重,冷静,多年默默无闻的坚持,没有什么特点,也没什么过失——所打动。他更像职业经理人而非政治家的形象,经过在《巴黎竞赛画报》当记者的女朋友瓦莱丽·特里耶韦莱的精心打造,瘦身加时装,配以控制得抑扬顿挫的语调,倒越来越有当年密特朗的总统范儿,深得左翼选民喜欢。法国资深记者、《世界报》国际经济部主任阿雷恩·傅雅斯(Alain Faujas)告诉本刊记者:“我们需要一个稳重的、对其政策坚定的总统。萨科齐常常说一套做一套,想法也变幻莫测。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他头几年还在爱丽舍宫热情接待卡扎菲,转过背又牵头把他给打死了。萨科齐在外交上还算有所建树(比如推动G20会议),但却不符合法国人对总统的许多其他期许。比如,他不仅想让自己还在读大学的儿子在地方政府部门担任重要职位,而且与很多私营企业老板关系特殊,有时还拿他们的钱炫富。”

奥朗德

法兰西第五共和国7位总统:1.戴高乐(1959~1969),2.蓬皮杜(1969~1974),3.德斯坦(1974~1981),4.密特朗(1981~1995),5.希拉克(1995~2007),6.萨科齐(2007~2012),7.奥朗德(2012年~) 

奥朗德是个什么样的人?可能只有长期与他共事的人才清楚。在巴黎时,我们曾拜访了密特朗总统的特别顾问、欧洲建设与发展银行第一任行长雅克·阿达利(JacquesAttali)先生。可以说,阿达利正是奥朗德总统的“伯乐”和恩师。当年,在密特朗身边工作的阿达利选中了年轻的奥朗德,让他到自己的团队工作,并安排他参加了1981年的法国议会竞选。从此,奥朗德踏上了仕途。阿达利一直避免公开支持奥朗德,他向我们强调,他不是奥朗德的代言人,也不为他拉选票。但在奥朗德当选后,他热情洋溢地写道:“这就是命运!看哪,这个年轻人,正是他,1980年在我的办公室里结识了他的政治伴侣塞格莱娜·罗雅尔,并为密特朗的竞选做出了他的贡献。他此时的成功,正是他的本性使然:急于证明自己是有用的,既不卑躬屈膝,也不袖手旁观,更不投机取巧。当年,没有哪个巴黎国家行政学院的高才生愿意来支持那时还名不见经传的社会党第一书记,他为一个希望渺茫的总统候选人贡献了力量(后来这个候选人成为密特朗总统)。……我渐渐发现,他的善良不是天真:这个年轻人非常坚定,思想有高度的一致性,是一个非常清晰的思想家,有令人惊讶的宁静和坚韧。他习惯性的自嘲也不是害羞,而是为了让自己不至傲慢,这正是公共行为的内涵。我见证了他政治思想的日见清晰:社会正义与欧洲一体化。今天,这两点比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收支平衡表的悬疑

艰难时局,人们最关心的莫过经济。奥朗德的专长恰好是经济。国家行政学院毕业后,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国家审计院任职,25岁又担任了当时还未成为总统的密特朗的经济问题顾问,密特朗当选后,他27岁进入总统府经济班子。但他能比萨科齐拿出更有效的药方治愈法国经济吗?

奥朗德

2012年初,法国遭遇了极度寒冷的冬季,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与他的狗坐在街头

按照奥朗德的计划,到2013年,法国财政赤字占GDP比例减至欧盟《稳定和增长公约》规定的3%以内;到2017年,该比例归零,公共债务占GDP比例从2011年近90%减至2017年的80%。为了达到这个财政平衡目标,奥朗德总统需削减1000亿欧元赤字。在他的计划中,50%的赤字通过降低公共支出来实现。但他提出的多个政策,都是需要增加开支的,缩减公共支出的措施倒是少之又少。另一头,就得增加财政收入,那就是向富人和大企业收重税。比如,年收入超过100万欧元的部分,要缴75%的收入税;累进制,每多挣15万欧元,就多收45%的税,这样就能增加290亿欧元的财政收入。但与1000亿赤字相比,似乎还是无法让收支表平衡,最终还是债务扩张。社会正义是社会党一贯的政治诉求,不过,这种带着左翼执政传统理念印记的杀富济贫和财政扩张,在法国身陷欧债危机时,却显得与现实有点隔阂。

“政治家们都不愿意在竞选纲领中提到‘竞争’两个字,而这才是下半年的关键问题。”法国前瞻性国际信息研究中心主任阿涅斯·贝纳西-盖雷(Agnès Bènassy-Quéré)如此告诉本刊记者,“举个例子,在法国的出租车就业市场上,由于没有足够数量的出租车,一个年轻人要等上10年,或者花20万欧元买营业执照,才能够获得一份出租车司机的岗位。想开个商店,你也需要拿到特殊的经济特许权才行。现在,法国的许多行业都是这样,已经成为封闭经济,新人无法进入。必须让就业领域重新具有竞争性,才能更好地保护失业者的权利,解决就业,进而解决购买力问题,然后才能解决我们的经济问题。在这一点上,奥朗德还未体现出他的特别才能。”在雅克·阿达利的文章中,我读到了他对于“社会正义”的阐释。这位老社会党人善意地向奥朗德提出了建议:“社会正义,作为无法量化的现实,是一种感知,现在却最为稀缺。事实上,30年来,这一直是奥朗德的政治抱负。但他仍然要学会欣赏企业家和竞争力的真正价值:创建一项事业,捍卫它的竞争力,即使这会允许人致富,但它值得受到鼓励。与他今天的种种断言恰好相反,我认为,创造出来的财富,不应该被课以重税,向企业家征收的税,应该少于私人财产、继承或转移的财富。这才是公平的税收。”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