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程大伟事件”与中韩渔权之争

2012-05-11 11:04 作者:李翊 贾子健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9期
“惊慌之下条件反射性地挥刀,刺中韩国海警李清浩并导致其不治身亡。”——韩国仁川地方法院一审判决书中对中国船长程大伟杀警时刻的描述,与程大伟对朋友杨世凯的讲述基本吻合。但这一事件的演进,并不像判决书描述得那么单纯。

最后一网

“他并没有越界,只是有点投机取巧,流了一部分网到韩国,想打上最后一网就回家了。”在向本刊记者描述事发经过时,杨世凯一再强调。4月3日,杨世凯曾经作为中方渔民代表看望程大伟并在韩国出庭,一是向死伤韩国海警方表示歉意,另一方面作为程大伟的好友,他希望自己对程大伟为人的描述能有利于程大伟的最终判决。

2011年12月11日,海风消停了。“鲁文渔15001号”和“辽葫渔35430号”停在三四十海里外的中韩海域边界处,“辽葫渔35430号”船长刘连成的父亲刘春海回忆说,“他们那边的鱼比咱们多一点”。

程大伟和刘连成的渔船都是流网作业,通俗地解释,渔网放下后随洋流漂泊,通过洋流每隔几小时变换方向的作用,将鱼带到渔网里。他们选择在两国海域交界处采取流网捕鱼,打的是这样的算盘。“网从咱这边打下去,然后淌那边(韩国)去,赶上时机好,多挂点鱼之后,再淌回来。”杨世凯解释说。

“程大伟事件”与中韩渔权之争

辽宁绥中张见港收获皮皮虾的渔民

傍晚五六点,天已擦黑,两艘船抱着对最后一网的期待,借着“鲁文渔号”上的船灯,把“最后的赌注”放下了水。

12月12日早晨,天还未亮,“辽葫渔号”上的船员们正准备做饭,“这时候韩国的巡逻艇过来了”。刘春海说,两艘渔船迅速并排向中国方向行驶了不到六七海里,巡逻艇就追了上来。

“鲁文渔号”船上的大副刘德福在2012年2月27日写给妻子杨凤玉的信中这样描述现场状况:“海警放快艇来追船,船员拿东西阻止快艇靠近。过了一会儿,海警上船了,船员们躲藏起来,驾驶室里发生了什么就不知道了。天亮后,把我们都抓起来,后来才知道杀人了。死者40多岁,有3个孩子。”

驾驶室究竟发生了什么,杨世凯是在韩国见到程大伟后才知道的。“海警上船后,小工都抱头躲了,驾驶室的门被韩国海警踹开后,大伟顺手就拿起了驾驶室里的一把刀一边在胸前挥舞,一边叫嚷‘别过来,我手里有刀’。刚开始上来了5个海警,挥刀的过程中,又上来3个,他感觉刀子碰到了人,但具体是谁他也不清楚。”杨世凯一再强调,程大伟是“挥刀想自卫”,而不是刺刀,“这种刀长约16厘米,后面带个小刀把,主要是用于网扣解不开时挑线用的,每条船上都会有”。之所以会有“挥刀”这样的过激反应,杨世凯解释,韩国的海警有普通巡逻警和特种海警之分,处理越界捕捞的一般都是特种海警,他们对待中国越界渔船的执法手段很粗暴,“往船上扔玻璃炸弹,无毒无害,但炸开都是玻璃片,或者扔迷魂弹,发射高压水枪,上了船打人也狠”。

“程大伟事件”与中韩渔权之争

刘连成的妻子耿爽(右)

“按理说,这些特警都穿了防弹衣,刀子是伤不了人的。巧合的是,防弹衣侧面口袋那里有个小口子,刀子刺到衣服外面一层膜上打滑正好从这个口子刺入。”杨世凯说,韩国方面做过模拟实验,从这个口子刺入的刀正中软肋,证实了这种可能性的存在。韩国仁川海警搜查科长安成植称:“根据韩国国立科学调查研究院确认,认定李清浩警官是被程大伟拿刀刺中腹部导致大动脉出血过多而死亡。”韩国仁川地方法院的判决书描述相对简单,与杨世凯所说无异。

一直往中国海域方向行驶的“辽葫渔号”在跑出6海里后,被韩国海警追上。“船停了后,七八个韩国海警跑上来,呼喊着让船上的10名船员面向一个方向站好。翻译也上了船,要求刘连成将船往韩国方向开。”刘春海记得,船大概向东开了30分钟,韩国海警接了个电话然后让刘连成停船,之后,翻译告诉他们:“你们快跑,往西跑,下回可不能到这下网。”韩国海警下了船,“辽葫渔号”顾不上“鲁文渔号”,拼命“往家跑”。可出乎大家意料的是,一个多小时后,那艘韩国海警的快艇又追了上来,同一批海警又要求他们再次开向韩国方向,并最终停靠在韩国一个港口。当天韩国警方对“鲁文渔号”上的9名中国渔民签发了逮捕令,罪名是“妨害特殊公务执行罪”,船长程大伟的罪名比别人多了一项——杀人罪。

12月16日,刘连成被韩国警方带走后再没回来。12月17日,在刘连成的妻子耿爽通过韩国的中间人向韩国海警上交了36万元非法越界捕捞罚款后,“辽葫渔号”除船长刘连成之外的8名船员被送回辽宁。而“鲁文渔号”上的9名船员都被扣押在了韩国。

2012年4月19日,韩国仁川地方法院一审认定程大伟犯有“杀害执行公务者未遂和杀害执行公务者之罪”,鉴于程大伟杀人并非故意、反省态度真诚,判处其30年监禁和2000万韩元(约合11.2万元人民币)罚款。法院同时判处与此案相关的中国渔船“辽葫渔号”船长刘某和“鲁文渔号”的8名船员18个月至5年监禁,并处以罚款。在此之前,韩国检方要求法院判处程大伟死刑。

自愿为被判刑渔民提供法律援助的北京汉衡律师事务所律师胡献旁说,程大伟被判了30年,刘连成5年,“鲁文渔号”上的轮机长王国辉和大副刘德福被判了2年,其他6个小工各判了1年半。10位中国船员一审判决以后都提出上诉,其中一位船员肖振珠担心上诉会加刑,撤回上诉。

船长程大伟

每年的6月10日到8月1日是海上禁渔期。5月2日,正午时分的辽宁绥中张见港,船静人少港空,热烘烘的空气缝隙中塞满了海腥味。在这座建于2002年的渔港,程大伟是那个外号“程大胆”的名人,“讲义气”是多年好友杨世凯对他的描述,“但这种讲义气不同于混社会的那种欺行霸市装牛×”。

杨世凯和程大伟分属相邻的王台子囤和网户满族乡小前村,两人都具有初小文化程度,20岁不到就开始出海,因为距离近,常一起捕鱼而结下了20多年交情。2004年的时候,杨世凯和11个人合股40万元“拴”了两条船,分别是38马力和58马力。现在他“拴”的船375马力,价值上百万元。而程大伟同样也是“拴船大户”——出事之前,他的“鲁文渔号”是一艘400马力的铁皮船,同时拥有500马力的“辽葫渔号”一半的股份。两个人都是公认的“船队老大”。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