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现代奥运的奠基者:顾拜旦还是布鲁克斯?

2012-05-10 14:04 作者:王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8期
现代奥运的奠基人到底是谁?这是在许多事情上都各执一词的英法两国遗留的又一历史问题。

“文洛克”

虽然在地域与语言上相距颇远,英国人一直对希腊的古典文化抱有一种可以理解的热诚关切。19世纪初就有拜伦抛弃妻子、奔赴爱奥尼亚岛去支持希腊的独立运动,虽然自嘲“难道你一向庄严的竖琴,竟至沦落到我的手里弹弄”,但并不妨碍梦想他自己成为复活的斯巴达三百勇士中的一员。时至19世纪末,希腊似乎已经不再需要人们为它实打实地冲锋陷阵,只余下些马拉松的山峦与海浪应酬梦想者们对于往昔的颂歌。法国人顾拜旦(Pierrede Coubertin)被尊崇为“现代奥运会之父”,1892年他在索邦大学关于“恢复奥运会”的讲演也被认为标志了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开始。不过,这位重量级人物早在1890年就曾写下这样的文字:“假如说奥运会即便没能在现代希腊得以复苏,但至今仍然幸存,这应归功于布鲁克斯博士,而不是哪个希腊人。”

顾拜旦还是布鲁克斯?

布鲁克斯

布鲁克斯(DrWilliam Penny Brook-es)是个英国人。1809年,他出生在英格兰西部的小镇马奇文洛克(Much Wenlock)。1994年,时任国际奥委会主席的萨马兰奇到访马奇文洛克,在布鲁克斯的墓前献花,并留下了一句“盖棺定论”:“我来到此地向布鲁克斯博士致敬,他的确是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奠基人。”顾拜旦的拥趸看到这种说法可能有些不舒服,但按照最基本的长幼次序,布鲁克斯确实占有先天优势。顾拜旦写下对布鲁克斯的称颂,是在他1890年10月应后者之邀拜访马奇文洛克之后。当时布鲁克斯81岁,是马奇文洛克的治安法官,同时也是德高望重的医生、实业家;而出身于法国贵族家庭、拥有男爵称号的顾拜旦那一年不过27岁。关于安排这次拜访的目的,1890年10月25日的《文洛克通讯》(Wenlock Journal & News)上布鲁克斯留下的说法是:“主旨为启迪来自法国的一位绅士,皮埃尔·德·顾拜旦男爵。他急切希望引入英国式体育,在其国人中大规模推广体格教育。”

 

马奇文洛克属什罗普郡(Shropshire),是什罗普郡最古老的定居点之一,历史可追溯至中世纪。村镇围绕建于公元7世纪的圣米尔博加修道院(Abbeyof St.Milburga)发展而成。该修道院于12和13世纪重建,扩建出一座大型修道院教堂,其遗址至今仍可在小镇郊外找到。此地原名文洛克(Wenlock),后来为与邻近又一名叫“Wenlock”的村庄区分才加上了源自中世纪英语“大”(muchel)的“Much”。这座村镇曾以白垩峭壁景观、古生物化石、凯尔特文化、中世纪遗迹乃至驴子著名。2010年之后,所有这些荣耀都暂时让位给一个仿佛牙刷把上长了只眼睛、同样名为“文洛克”的古怪家伙。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那对独眼吉祥物中,名为“文洛克”的就得名自希罗普郡的这个小镇,之所以赋予这种荣光,正是因为布鲁克斯和他倡办的“文洛克奥林匹亚运动会”(Wenlock Olympian Games)。

两个人的双城记

我们在伦敦奥运年之际来到马奇文洛克时,赶上的是阳光灿烂的好天气。1890年坐着火车赶往马奇文洛克的顾拜旦却没有我们这么幸运,等候他的是连绵秋雨。然而,顾拜旦势在必行,因为同样在等候着他的是一场布鲁克斯特地为他举办的文洛克奥林匹亚运动会。

从伦敦前往马奇文洛克,乘坐汽车大约需要4个小时。一路西行,伦敦的奢华公寓群逐渐让位于起伏的绿色丘陵与道边一簇簇的水仙花,待再有房舍出现,已经是褐白相间的乡村木结构棚屋。前一天刚参观过《哈利·波特》拍摄棚改造的主题公园,各种魔法盒一样的自动机械表演还记忆犹新,此时坐在车上,只觉得这段通向远方陌生小镇的路途恰似静候魔法盒开始表演前的等待。如此比喻或许有些游戏,但无论是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还是当年的文洛克奥林匹亚运动会,英文中其实都以“game”(游戏)描绘这一盛事。对于当年坐在火车上的顾拜旦来说,等候在前方的那场运动会也恰似某种魔法盒,没有人能预见,他一直在追逐的那个神奇杰克会不会从这个魔法盒中一跃而出。

顾拜旦的“神奇杰克”就是他的奥林匹克梦。1890年的顾拜旦虽然只有27岁,但在法国政界已是小有名气。假如说他25岁成为法国诺曼底地区的行政顾问多少还借光于家里的贵族身份和祖产,25岁建立“法国跑步联合会”、26岁成为“法兰西教育体制改革协会”的秘书长就更多出自他本人的爱好与努力。1889年,为组织另一个与体格教育有关的国际协会,顾拜旦在英文报纸上刊文广纳谏言,正是基于这一机遇,布鲁克斯与顾拜旦两人开始了一系列有关运动与教育的通信,并最终促成了马奇文洛克之行。

顾拜旦还是布鲁克斯?

1896年,描绘希腊雅典第一届奥运会100米短跑的插画

相比起出生在城堡里、可以在自家湖泊里划艇并拥有法国第一个草坪网球场的顾拜旦,布鲁克斯的生命轨迹带有更多的托马斯·哈代式的乡村草垛与煤油气息。1809年8月13日,布鲁克斯出生在马奇文洛克一个医生家庭中。自15岁起,他就成为父亲诊所中的“学徒”,而后遵父命前往伦敦、巴黎与帕多瓦学习医学与草药学,直至1831年听闻父亲去世的消息才赶回故乡。布鲁克斯家中兄弟三人都考取了行医执照,威廉以家中长子的身份继承了父亲的诊所,从此定居马奇文洛克直至去世。

与那个年代在很多英国小镇上经常发生的一样,这位既是名医之后又是博士的布鲁克斯逐渐获得了众人的尊崇,在32岁那年成为地方治安长官,随后又兼任道路与税收负责官员。也正是在这一年,布鲁克斯倡议成立了农业阅读社(Agricultural Reading Society),其本意是为“推广与传播有益的知识”,实质工作很接近如今的“成人自学班”,分为艺术班、音乐班、园艺班等等。1850年,“奥林匹亚班”(Olympian Class)创立,按照布鲁克斯自己的理想,农业阅读社中这一分支负责每年5月举办一场名为“文洛克奥林匹亚运动会”的赛事,“通过鼓励户外活动、在年度公众大会上为在身体机能以及知识与职业技能方面各具才能的选手颁奖的方式,促进本镇和文洛克周边居民,尤其是工人阶层在品德、体质与智力方面的发展”。1850年10月,为期两天的第一届文洛克奥林匹亚运动会举行。此时即将成为家中最末一个孩子的顾拜旦还没降生,距离他访问马奇文洛克也还有40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