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山坳上的Facebook——IPO后,何去何从

2012-05-10 12:14 作者:朱步冲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8期
“Facebook仍然在困境中不断试图自我突破,自我更新,但社交网络必将在未来某一天翻开新的一页,未来属于那些更加灵活的后来者。”

上市风云

自创立以来,何时上市,始终是硅谷与华尔街对Facebook最为关注的兴趣点,对于已经成为一项“全球性公用事业”的Facebook来说,也许它永远不需要IPO,因为自始至终,它从不缺乏来自二级市场的私人投资,盈利状况也好得惊人。根据高盛向投资者披露的部分Facebook内部财务报告显示,2011年,Facebook的利润可能达到10亿美元,2009年Facebook的净收入为20亿美元,销售收入在两年中增长了160%,而利润率则翻了一番。如果继续保持其20%的惊人边际利润率,那么它今年的销售额可能达到惊人的40亿美元,在这种情况下,Facebook的股价肯定会涨势惊人。2004年谷歌上市后,使得其股东的平均利润回报率达到了惊人的618%,而业内普遍认为Facebook将打破这个纪录。

2012年,对于低迷的美国股市来说,是转折性的时刻,道-琼斯工业股票指数实现了自1932年以来最为强劲的增长趋势,仅2011年12月,美国股票市场接纳的私人投资额就达到55.1亿美元,从而迎来了继上世纪90年代末期后的再一波网络技术投资热潮。与90年代不同,这一波热潮的幕后推手是私募风险投资,根据私有公司二级市场运营商SharesPost的数据,Facebook股价已经从1月20日的34美元上涨到2月22日的42美元,推动其估值达到史无前例的1050亿美元,几乎等于4个雅虎。

IPO后,何去何从

2011年12月2日,Facebook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中)、纽约市长彭博(左)和美国参议员舒曼宣布,Facebook将在纽约为工程师们开办一个中心

在大部分公司眼中,IPO不仅意味着注资,也意味着一个在大众投资者心中树立企业形象的绝好机会,诸如谷歌在2004年IPO时施行的“荷兰式拍卖”。在整个2月,扎克伯格不断提醒世界:“Facebook从一开始,并不是以成为一家企业为目的而存在的,它的内在精神是分享与连接,而非盈利与垄断。”然而与这种论断相反,Facebook最终选择了最为保守的承销商定价。“Facebook标榜透明与开放,但没有什么事情比仅仅让少数银行家关起门来决定自己的股票原始发行价,并仅仅让极少数普通投资者能够挤进大厅分一杯羹更不透明。”

2011年1月,Facebook已经与高盛和俄罗斯高技术风投公司Digital Sky Technologies签订了协议,获得其总额5亿美元的联合注资,而高盛的部分高级客户则注资15亿美元,以成立一个法律意义上“单独投资人”的特别基金,一些高盛控制的风险投资基金,也允许在其中分一杯羹,投资上限为200万美元,高盛还要收取投资额的4%,以及投资收入的5%作为报酬,这一系列行动的目的是将Facebook的股东总数保持在500个以下。美国特拉华州大学约翰·温伯格公司治理研究中心主任、美国律师协会商业法律委员会副主席查尔斯·埃尔森告诉本刊记者,这样将使得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不必启动一系列针对其上市资格的繁琐调查,也让Facebook避开了适用于大多数IPO企业的规定,例如建立薪酬委员会、董事会主要由独立投资者组成等。

毋庸置疑的是,上市后的Facebook,也仍然是扎克伯格一个人主导的小王国:他拥有28.4%的Facebook股份,是Facebook董事会中持股份额最大的人。2009年,扎克伯格利用双级股权结构,进一步扩大了他的投票权,达到史无前例的56.9%。“新近高科技企业之所以出现这样一种趋势,目的就在于让公司创始人牢牢把握企业的未来发展趋势,并在薪酬方面降低股东对管理层的影响。”仿佛是为了效仿老朋友扎克伯格,依靠Facebook而在业界骤然崛起的社交游戏公司Zynga CEO马克·平卡斯(Mark Pincus)在去年创造了史无前例的三级股权结构(three-tier stock structure),这种结构体制使得他的股票的投票权是大众投资者的70倍。他控制了该公司36.2%的投票权。在Facebook上市后,除扎克伯格之外的公司董事们,将发现自己手中拥有的是“多数经济权和少数投票权”。不仅如此,在公开上市后,Facebook的价值与成长空间将在华尔街赤裸裸的资本利益估算体系中受到最严苛的检验,它必须抛弃创立时期几乎所有的理想与平等主义元素,而致力于一件事情——将上亿用户的喜好、隐私与一举一动销售给广告客户,或利用这种“网络黏着”开发出用户愿意为之付费的附加产品,从而实现持续增值。“扎克伯格的绝对控制权意味着,在更为复杂的情况下,董事和股东将无力左右该公司的发展方向,对于公司的治理结构没有任何发言权,我认为这最终会损害董事会履行自己职责,以及投资者保护自己投资收入的能力。”查尔斯·埃尔森说。

无摩擦共享与社交搜索:一场新的战争

“你是红色,是U2乐队,或者是你家附近的星巴克,又或者是著名小说家艾恩·兰德的‘粉丝’,最终这一切,将会比你在现实中关于自己的职位、履历的描述更为精确、有力,最终成为我们在两个平行世界中共有的唯一身份。”扎克伯格团队中的核心成员、Facebook市场部负责人伊森·比尔德在一次访谈说曾这样说。这似乎从另一个角度论证了法国现代社会学家布尔迪厄关于人类“习性”和“地位场”位置的定义——人的社会、文化、经济属性都能被详细量化为一系列标签与坐标。2010年4月,Facebook正式发布的开放性图谱,再次体现了扎克伯格所谓“未来的互联网是人的互联网,而不是信息之间超链接的联网,信息是无限的,信息只有依托于人才会产生意义”的论断。通过一行简单的HTML代码在互联网用户浏览的网站页面上加入“喜欢”、“推荐”等按钮,就让网站瞬间和Facebook已建立的社会化关系图谱联系起来,如果用户的Facebook好友也同样“喜欢”过某个网址,用户本人马上可以看到。截至2012年初,一共有700万个网页与程序组件,支持“开放图谱”;这一举动,仿佛其他应用资讯网站迅速感染了某种社交病毒,成为Facebook社交图谱中的“肉鸡”

根据扎克伯格的构想,Facebook代表了互联网的未来:从以信息和站点为链接单元,改为以个人用户为单元,以人际关系为基础的平台,并不断地将各种服务与插件吸纳其中:比如在线音乐分享软件Spotify,能够自动把用户收听的音乐曲目显示到他们的Facebook个人资料中,Spotify称这是“你的社交生活的配乐”——在2011年Facebookf8开发者大会后,Spotify深度集成了Facebook,网络用户要么乖乖就范注册,从而被纳入其中,要么只能被这些应用无情地摒弃在外。反过来,Facebook也不失时机地在利用自己的霸主地位,不断地进行并购与集成,力图消灭自身服务与技术的每一块短板:4月初,Facebook斥资10亿美元收购了顶着2011年度iPhone最佳应用软件、拥有3000万用户的在线图片分享商Instagram,从而得到了一个能帮助包装自有图片共享服务的团队,从而使网络图片共享和检索业务不再是自身的弱项。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