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村主任火烧乡政府:一张白条引发的悲剧

2012-05-08 11:30 作者:贾子建 刘玄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8期
1月15日,原河北省承德县刘杖子乡北台村村委会主任高井合持刀刺伤乡党委书记和乡长,并火烧乡政府办公用房。4月26日,承德市中级法院以放火罪、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高井合无期徒刑。一张白条成了点燃“上访村长”心中多年怨怒的引信。

 报销

1月15日已经是农历腊月二十二,对于北台村村民来说,从腊月二十三就算开始过年,之前几天正是各家忙碌的时候,开买卖的人家也都急着在年关前追讨没结清的欠款。9点半吃过早饭,忙着扫房子的村妇女主任蔡艳红突然发现孩子得了腮腺炎,她赶紧停下手里的活带孩子去乡卫生院看病。她回忆说:“走到街东头碰见三叔,他问我有没有看见会计。”“三叔”就是村委会主任高井合,2011年9月村支书肖富辞职后,北台村村委会成员就只有高井合、蔡艳红和会计赵怀臣三人。蔡艳红告诉本刊记者,高井合并没有告诉她自己找赵怀臣的原因,直到11点多钟蔡艳红在卫生院接到赵怀臣电话时,她才知道高井合是要找赵怀臣去乡农经站报账。“赵怀臣叫我也过去,我到的时候,他俩已经在农经站的屋里了。”

乡政府大院的办公用房是一排砖瓦结构的平房,中间是走廊,走廊两侧各有13间办公室。农经站办公室就在走廊北侧头两间,斜对面就是乡长办公室。腊月二十二这天是乡政府春节放假前的最后一天集中办公,根据“村钱乡管”的规定,北台村要用钱都需要到农经站来支取。“500块钱以下的村里干部都签字就能支出了,要是2000~5000元需要理财组长签字,不用村民代表签字。要是数额大的再多点钱,就得村委会班子签字、理财组长签字,还得有村民代表签字。”蔡艳红向本刊记者解释。经管站站长王占江和会计宋冀疆去吃午饭,等待中蔡艳红得知,高井合这次主要想支领的是3个村干部2009年的补贴工资,每人4000元,合计1.2万元,其余还要报销3800元左右的村务支出。见没有人办公,放心不下孩子的蔡艳红说她又返回了乡卫生院。“十几分钟后回来的,正好看见王占江在向主管农经的‘人大’主席王志华汇报村支钱的事呢。王志华说,最多让村里支1万块钱。高井合当时就挺不乐意,王志华就说,村里的其他钱都是办公经费,不能动。”

 

一张白条引发的悲剧

高井银(左一)在换届选举中以绝对优势当选村委会主任,全村400多户联名希望法院从轻发落高井合

蔡艳红说,高井合当时并没有争辩,王志华走后,王占江和宋冀疆开始审核村里的票据。在蔡艳红的询问下,高井合承认3800多元的村务支出都是由他自己预先垫付的。“我当时没说什么,但心里觉得三叔还是工作经验不够,村里账欠那么多钱还不上,自己还往里垫钱。”蔡艳红说,等到所有的票据都弄完了,高井合才突然提到还欠着一笔钱:为了修村委会的院墙,村里还欠了刘文会1845元的赊购水泥款。刘文会的妻子关素君告诉本刊记者,他们与高井合的接触并不多。“以前从没有买卖往来,这次是因为乡里只有我家卖水泥。”关素君回忆,2011年8月,在一周的时间里,负责修院墙的村民栾九维先后来拉过六七次水泥,欠条上都是栾九维的签名。“12月我就找高井合要过几次,他说没钱,说等村里什么树林钱下来就给结账。今年1月15日12点多,他就过来拿了欠条说去乡里报账。”然而经管站拒绝白条入账,坚持要高井合去开正式发票。以为能够拿到钱的关素君也跟到了农经站,面对高井合开发票的要求她断然拒绝:“我们一直就没有发票,也开不出来。但是村里得把钱给我结清了。”

农经站的气氛已经有些紧张,报销似乎陷入死结,王占江给高井合出主意,让他去街上程久远的店里花点钱开个税票出来。“没过一会儿,他就回来了,说程久远不同意给开。”没了主意的高井合闷闷地坐在角落,并没有表现出愤怒或者烦躁的情绪,但是王占江再让他去栾虎店里问,高井合没有动。蔡艳红告诉本刊记者,村里也并不能保证每笔支出都有正规发票,村干部都知情并签字的收据也可以入账。“但是这张白条上是栾九维的名字,东西是他自己去买,村会计都不知情。我们村里刚查完上一任的账,我就和三叔说:‘这件事做得不合适,以后你说不清。’三叔就有点来气了,说他自己是经手人。”蔡艳红承认自己当时也有点生气,心里一直着急回去扫房、看孩子。“我就说将来人家要是告他贪污可咋弄啊,三叔就急了,说我说他贪污。”言语间高井合起身,上来双手掐住蔡艳红的脖子就把她按在了地上,朝着头部和胸部就是几拳头。王占江向本刊记者回忆,大家刚把高井合拉开,他又冲着赵怀臣去了,把赵怀臣摁倒在地。出乎意料的是,高井合手里居然有一把刀。他已经扎向赵怀臣头部,幸亏众人拉架及时,只有刀尖刺伤了鼻子。宋冀疆把高井合推搡出办公室,并用东西把门别上。“他从外面踹了几下门,就没了动静。”王占江说。

等着还钱的关素君并没有离开乡政府,她随便走进了一间开着门的办公室。“我一看高井合进来了就又出来了,但没有看到他手上有刀子和汽油。”关素君不知道正在办公室里办公的陌生人就是刚上任一个多月的乡长唐文福。唐文福向本刊记者回忆,高井合并没有说话,直接就把手里塑料瓶子的液体泼在了他的脸上和身上。“然后高井合点着了火,我在往外跑时,又被高井合拿刀扎了两下。”乡党委书记王君的门是被踹开的。“高井合说,‘你们把我祸害惨了!’就拿着手里的刀子开始扎。”王君最终夺下了高井合的刀子,仓皇逃到院子里。据鉴定,高井合的凶器是一把长30厘米的杀猪专用剔骨刀。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