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12岁少年杀人事件

2012-05-07 11:20 作者:吴丽玮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8期
12岁的小龙残忍地用刀将姑姑和表弟、表妹杀害,他作案的动机是怕因上网遭到姑姑的责骂。缺少母爱关怀的小龙得到了姑姑替代式的爱护,只是这份“母爱”太过严厉。

 杀人事件

4月13日,周五,小龙(化名)的爸爸肖剑军向本刊记者回忆当时:“我原以为刚过了清明,这个周末学校可能不会放学生出来,就在沙发上看电视。下午18点多了,想想还是打个电话吧,打妹妹肖玲林的手机,关机,我还咒骂了几句,怎么会关机了呢?打家里电话也没人接。后来每10分钟打一次,一直打到晚上快23点,始终没有人接电话。从晚上19点多开始,我给妹夫王洋(化名)打,他说不知道妹妹和孩子们在哪里。我妹妹只有1.5米多高,这么晚了带着三个小孩还没回家,我让他赶快出去找,去附近的超市,还有医院,没准哪个孩子发生了什么意外。晚上23点多还是没找到人,我让王洋赶快报。他打牌把钱输光了,问邻居借了200块钱,找人来开锁,接着我接到他电话,他说我妹妹和两个孩子都倒在血泊里了。我一听,头发一下子都要竖起来了。”

王洋的家在衡阳县城的君泰宾馆家属楼里,当天19点多他回家时发现没带钥匙,敲门无人应,他跑到邻居家开始打牌,23点多找来锁匠开锁后,看到的情景令他毛骨悚然,他向本刊记者回忆:“首先看到我老婆躺在冰箱旁,浑身血迹,已经死了,但血迹能看出她死之前挣扎了很久;餐桌下面,两个孩子的尸体叠放在一起,用椅子挡住。”

原本应该在家的还有肖剑军的儿子小龙。自从去年9月小龙到县城来上中学之后,每逢学校放假,他大多都在姑姑家过,偶尔会回在岘山乡的爷爷、奶奶家,但小龙不见了。肖剑军和二姐、三姐一家都在广州打工,几个人开车连夜往衡阳老家赶,早晨6点多到了小妹肖玲林家楼下的君泰宾馆,刑警已经开始在那里办案了。“大姐跟我说,小龙找不到了。我当时很怕别人把我儿子杀人灭口,很怕歹徒杀我妹妹的时候正好被小龙撞见了。”肖剑军告诉本刊记者,他赶紧到学校去找,结果学校放假,锁了大铁门。刑警队在宾馆里看楼道里的监控录像,当天16点多小龙上楼,后来又下来了,之后17点多又上去,18点过几分又出来,换成了一件黑色的衣服,这期间,再没有人进出楼道。“我看了并不觉得惊讶,小龙吃完了饭,到同学家去走走也很正常,换件衣服出去玩也很正常。”肖剑军说,当时他就听到警察说,小龙可能是凶手,“不敢相信,又不敢不信”。他更加担心的是自己的儿子还活着的概率很小。

少年杀人

4月14日,12岁的小龙因涉嫌杀害三名亲人被抓捕归案

肖剑军说,他和家人开始四处寻找小龙,在此期间他接到了小龙妈妈打来的电话,电话那头说,她打通了两次肖玲林的手机,但都被挂掉了,后来再打就关机了。肖家报警,很快通过手机定位在宾馆旁边的船山广场,抓到了小龙,时间是上午9点多。回到宾馆等候消息的肖剑军向本刊记者回忆当时的痛苦:“突然听到下面一声大吼,是很多人发出的很吃惊的声音,从玻璃上往下一看,聚了好几百人。看到小龙被警察抓着,我一头撞在了玻璃上,整个人都在发抖,心扑通扑通的,我一下子觉得什么都没了,很失望,视野里突然什么都没了,一切都完了。”

小龙被捕后承认了杀人的事实。他交代说,从学校回到姑姑家后,他开始上网,被放学回来的表妹看到了。9岁的表妹对他说,要去告诉妈妈,两人于是争吵起来。小龙威胁表妹,再说就要捅死她,但表妹没有退让,小龙就真的拿出一把水果刀捅在了表妹的肚子上。4岁的表弟吓得大叫,于是也被小龙捅死。杀死两个孩子后,小龙将他们的尸体叠放在餐桌底下,用椅子挡住,并用拖把把地上的血迹擦掉,接着他打电话给正在驾校学车的姑姑肖玲林,问她什么时候回家。肖玲林跟他说,如果饿了就吃面包喝牛奶,她马上就回来做饭。等肖玲林开门回来后,小龙对着她的肚子又是一刀,当时防盗门还没关,肖玲林吓得赶紧退到了门外的电梯口,小龙不停追砍,很快将她拖回屋内。经法医鉴定,肖玲林身中20多刀,致命的一刀在腹部,因为流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最后,小龙还从姑姑身上拿走手机、2000元现金和钥匙。警察问他为什么要拿姑姑的钱,他说要出去玩,他用了几十块,还剩1900多元。问他为什么要拿家里的钥匙,他说书还在家里。

贵族学校

小龙就读的是一所私立中学,被当地人称为“贵族学校”。首先是因为学校的收费高,一学期下来,学费、食宿费和杂费加起来近1万元,其次是因为学生的家庭环境普遍较好,除了像小龙这样通过考试考入这所中学的,还有很多家长花几万元买到一个入学名额,把孩子送进来,80%至90%的概率可以升入高中。肖剑军告诉本刊记者,小龙小学快毕业的时候,他的一个朋友动员他让小龙和自己的儿子一起考这所学校,在衡阳县它算是教学质量最好的初中。肖剑军为此还给两个孩子请了一个老师补习了10天,结果那个孩子没考上,小龙考上了。“既然考上了,怎么能又不让他去上?况且那所学校上好高中的概率很大。”虽然学费不菲,肖剑军还是硬着头皮把小龙送去学校,而如果在村子里的中学上学,一学期1000多元,学费生活费就都够了。

王洋告诉本刊记者:“老师说他不太爱理人,周围就那么几个玩得好的同学,形成了一个小圈子,不理其他人。在学校里他也有这种心理,喜欢和别人换衣服穿,都要有牌子的,安踏、特步什么的,很讲究。有时候打电话他问他爸爸要名牌,还要3G手机,我都不知道3G是干什么的。”肖剑军说,小龙说他在学校经常感觉受歧视,“宿舍的同学觉得他说什么都是错的,看不起他,有时会故意揪着他的衣服问,他的衣服是什么牌子的。前几天我去学校给他收拾东西,看到周围同学都是家庭条件非常好的,喝的都不是普通牛奶,而是特仑苏”。

读中学后,但凡小龙的学校要请家长,就是王洋夫妇去。王洋说,他曾被叫去过一次。“老师有一个本子,把每个学生的错误都记在上面。我翻了一下,他那页最长,什么上课打瞌睡、给同学贴纸条、搞小动作等等。”最令肖家担心的一件事发生在新学期开学后。一次,小龙在学校和隔壁班的同学打架,把对方眼镜打掉了,对方刚要去捡,他伸手上去把眼镜从宿舍窗户上扔了出去,结果不知扔到哪去了,再也没找到。那副眼镜要800多元。肖剑军对本刊记者说:“他跟我说,因为那个同学把脚踩在墙上,挡着不让他过,他觉得自己受了欺负,所以把人打了。” 

今年3月的时候,肖剑军说他从广州拉货到湘潭,途经衡阳时顺道回家看看。这天不是周末,小龙在学校上课。肖剑军和妹妹、妹夫中午在校园里篮球场旁边的马路上等小龙下课出来。“11点多就到了,现在校门外面打包了一个煲仔饭给他,等了一会儿他才下课。小龙看见我很高兴,我问他为什么打架,他一副笑嘻嘻的样子。我没有骂他,也没有打他,他会很没面子,我不能在同学面前伤他自尊,一年到头我只能见他几面,很怕他不亲近我,我只是跟他说以后不要这样了,‘万一人家家长来打你,你怎么办?’他接着就沉默了,嘴咬得很紧,然后说,下次不会了。我很怕他会叛逆,还提醒过我妹妹,不能对他放松,怕他一发不可收拾。”

父子

肖剑军告诉本刊记者,事发后他回到家里,总是“一个人坐在田埂上发呆,每天都不用吃东西,很饱”。

不能给小龙一个完整的家是肖剑军内心最大的亏欠。肖剑军和小龙的妈妈在广州生下了小龙,但二人并没有登记结婚,在小龙4岁的时候,肖剑军和小龙的妈妈分手。“她心眼很小,只要看到我和长得漂亮的女人多说几句,她就会大闹。”肖剑军为了保住这个儿子,把小龙抢过来抚养,送回了衡阳老家。

肖剑军十几岁就到广州打工,开始是跟同乡一起在工地上搬水泥,做小工,一个月只赚12元,干了一年多,只赚了200多元。后来跟着朋友跑客运,在广州周边拉客,他做售票员。接着因为对周围的工业区很熟,就和三姐合伙开饭店,饭店开起来后,把店留给三姐,自己又出去再找新址开店。2005年肖剑军不再做餐饮,那时他和小龙的妈妈分手了,他把小龙送回了老家,自己也迷上了赌钱,把做生意赚来的钱全赔光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