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东洞庭湖江豚之死:资源性湖泊的环保困境(2)

2012-05-04 14:49 作者:葛维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解剖开来只有大量的黑色液体,胃里完全没有食物。”兽医谢拥军和两位岳阳第一人民医院的外科医生一起解剖的时候惊呆了。这是4月13日岳阳市渔政局的卢益卫送来志愿者发现的第一头江豚尸体。第二具在4月14日晚上送来,谢拥军发现还有江豚胚胎在其腹中。此后,一天内有4头江豚被发现死亡,才真正引起了广泛重视。江豚在白鳍豚宣告功能性灭绝之后,以悲惨的面貌进入大众视野。

12年,难以建立的保护区

作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江豚之死从来没有引起过这么大范围的关注。江豚在1988年被列为二级保护动物,在白鳍豚宣告功能性灭绝后,江豚保护曾经引起过广泛的报道。在连续死亡事件之前,“升级”是江豚保护的主题词,“白鳍豚已经灭绝,不能让江豚步其后尘”。当时中科院最权威的豚类专家王克雄已经说过,但是这样的预言并未引起足够注意。洞庭湖区是指荆江河段以南,四水会聚控制站以下,跨越湖南湖北两省的广大平原、湖泊水网区。而江豚主要分布在东洞庭湖以内的核心水域。

大多数渔民已经无鱼可打,曾经的打渔码头如今成了客运码头

大多数渔民已经无鱼可打,曾经的打渔码头如今成了客运码头

“野生江豚已经少于大熊猫的数量,长江流域总量在1000头以上,三四百头在鄱阳湖,80多头在洞庭湖,其余分布于长江。”王克雄说。徐亚平说:“2008年调查数据,东洞庭湖还有200多头。这几年急剧下降了。”4月17日岳阳市长盛荣华就江豚死亡事件召开紧急会议,在会上强调了江豚保护的复杂性,他认为首先是法律授权、行政许可,其次要有经费和技术支持。实际上,岳阳市早在12年前就有建立江豚保护区的意向。

2001年农业部制订了《长江豚类保护行动计划》,到目前为止,湖北、江西、安徽、江苏等地一共建立了6个江豚自然保护区。而2005年拿到农业部专项拨款350万元的岳阳市,筹建的市级江豚保护区却在今年2月份才第一次立上了界碑。多次发现江豚尸体的鹿角,码头就有一个小房子挂着保护区观测站的牌子,但是除了一个急救包,甚至没有专门的负责人和船只。“岳阳市1996年就曾经下文建立保护区,但是根据国家规定,保护区不能重叠,整个洞庭湖已经是国家级湿地保护区,这个项目就被搁置在市一级了。”卢益卫告诉本刊记者,“到现在还没有真正建立保护区,也是因为争取到的资金太有限。能把界碑立起来我觉得已经意识超前了。”卢益卫作为渔政局官员,也希望保护区能够尽快建立,现在做的很多工作,实际上应该不属于渔政范畴,“办公楼上挂着野生动物保护中心和渔政管理站两块牌子,可是因为没有正式批,所以编制、人员和经费都没有”。

江豚从二类保护动物升级到一类,也是近几年在环保界呼声下的一个课题。“洞庭湖流域的保护动物很多,虽然江豚的濒危级别最高,但是却因为没有升级而没有真正得到保护。”洞庭湖没有一个统一的管理机构。“现在洞庭湖就有五个行政单位,渔政、水警、林业、市级和县级管理单位。”和渔民联系最紧密的渔政成为首要力量,也成为渔民嘴里最多诟病的单位。“其实洞庭湖水警建立的时间也是近两三年。比起外地来这里管理相对落后分散。”徐亚平告诉本刊记者。

60年前,东洞庭湖有10个大姓的渔民,当时使用的风帆船,冬天江豚由长江游入洞庭湖,恋爱交配,再归入长江,直到70年代以后螺旋桨船代替了风帆。一部分江豚被拦住去路,就在洞庭湖内安家。在江水中看见黑色的跃起的脊背,就是江豚每隔几分钟就上水面来呼吸。最集中出现江豚的地方是沿东洞庭湖自鹿港到三江口入长江入口的这一段狭长的流域。也是著名的湘江沉裂带,此处洞庭湖水流湍急,水深鱼多,比江豚更大名气也更早灭绝的白鳍豚,模式标本也是1840年由美国人采自洞庭湖。

像何大明(右)这样已经上岸的渔民,有些人选择“水陆两栖”的生活,“捕捞季节就去打渔,平时做点小生意”

像何大明(右)这样已经上岸的渔民,有些人选择“水陆两栖”的生活,“捕捞季节就去打渔,平时做点小生意”

而近十几年渔民是真正保护江豚的主体。在《湖南日报》驻岳阳站站长徐亚平的带领下,洞庭湖上真正关注、保护江豚的组织,是成立只有半年时间的江豚保护协会。“我们有近40个会员。”这些人更多是出于对于自身生长环境的担忧,和长年对江豚的自然情感。何大明开着挂了“保护协会”红旗的小船,带我们迎风向湖心而去,江面上两次出现了黑色的跃起的江豚背影。“也不是每天都能看见,但是我知道,这片有一头,那片有三头,是一家三口。”

渔民对于江豚是熟悉的。“五六十年代困难时期的江豚还一度被捕捞作为食物,但是这里的渔民没有打捞这种大型豚类的习惯。江豚最小的也在1米以上,并且经常一家三四口同时同水域生活。对于渔民来说,更像是一起生活的邻居。”漂浮在水上生活,渔民一般有一条生活用船和一条捕鱼船。

“我曾经在2003年救过一头受伤的江豚。”何大明说,渔民一般碰到江豚都是避着开船,如果碰到“打漂”的,就打捞起来,养在自家比较能照顾和控制的水域。“那时候我就找了个水比较浅的地方,设个网子。往里面丢一些小鱼,从枯水期养了几个月,江豚是不害怕人的,哺乳动物很聪明,智力相当于人类两三岁。”也是因为最早是给中科院的科学家们做向导,他才慢慢熟悉和喜欢上了江豚。“上世纪90年代,是洞庭湖渔业黄金岁月,好多外省的渔民都来捕鱼,那时候看江豚特别容易。也是那时候人口多了船只多,污染就越来越重,但这还不是最关键的,近十来年采砂业的兴盛才是洞庭湖环境变化的关键。”何大明一直希望建立江豚保护区,但另一方面他深知为什么迟迟建不了。“多少人靠洞庭湖吃饭?而且这个湖是分而治之,谁都要向这里要经济利益,一保护渔民,财政全都只有损失没有好处的。”他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