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东洞庭湖江豚之死:资源性湖泊的环保困境

2012-05-04 14:49 作者:葛维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解剖开来只有大量的黑色液体,胃里完全没有食物。”兽医谢拥军和两位岳阳第一人民医院的外科医生一起解剖的时候惊呆了。这是4月13日岳阳市渔政局的卢益卫送来志愿者发现的第一头江豚尸体。第二具在4月14日晚上送来,谢拥军发现还有江豚胚胎在其腹中。此后,一天内有4头江豚被发现死亡,才真正引起了广泛重视。江豚在白鳍豚宣告功能性灭绝之后,以悲惨的面貌进入大众视野。

洞庭湖的挖沙和施工船只日益增多,给江豚的生存环境带来威胁

洞庭湖的挖沙和施工船只日益增多,给江豚的生存环境带来威胁

死亡路线

鹿角以东洞庭湖最狭窄的一方水域,是洞庭湖出现江豚尸体频次最多之地,第二位是快要进入长江的洞庭湖大桥之下。两个水域的水位较低,去年冬天鹿角就出现过江豚尸体。只不过不如这次的数量大,分布集中。从全貌地图上看,江豚连续死亡的地带,是洞庭湖东部的一段狭长水域。桃花水涨起来的三四月,原本是江豚最活跃舒适的季节。4月的洞庭湖面上风雨凄凄,水却已经是暖的了。本刊记者坐在何大明驾驶的一艘捕鱼小船上,侧部还不到巴掌宽,几乎就是一只小舟浪里穿梭。洞庭湖的水是灰黄颜色,几艘运砂船在每个港湾停靠。

江豚保护协会的会长徐亚平正在看一份关于洞庭湖支流新墙河4月15日出现大量死鱼的报告。他情绪激动地说:“欢迎你来,给江豚送葬。”令人奇怪的是,明明看起来混浊的江水和大量的水上死鱼,新墙河只是汇入洞庭湖的一个支流。没人能明确说出污染和江豚死亡的关系。新墙河上的渔民罗一平告诉本刊记者,“你是拿不到证据的”。排除一个企业污染的嫌疑到底有多难?紧邻新墙河的富盛造纸厂连环保部门的监测人员都说没有问题,有记者按照通常查排污最简单的方法,找到一个隐蔽在水泥板下的阀门,把池子里的据称是为了循环使用而储存的水放干,再打开阀门就看见外面的河道漂起一层黑色的污水。回到政策层面,从2009年开始,洞庭湖的排污治理就已经开始,但是富盛只是用了最常见的方法,两个排污口,一个排出的水质在老板和检测人员口中“超过了新强河的水质”,另一个则是真正的污水口。

江豚保护协会的工作人员在巡视湖面

江豚保护协会的工作人员在巡视湖面

追溯死亡原因看起来是困难的。根据中科院水生所近几年的野外调查报告,从2008年以后,鹿角附近曾经发现过单独死亡的江豚个体,季节时间不固定,冬季与春季都曾经发现过。后来只是变成了科学家王克雄文章中的一个例子。在江豚保护协会与岳阳市渔政出示的两份死亡报告上,明确重叠的信息是6头江豚的死亡时间与地点。早先3头被鹿角镇老港芦苇场的渔民杨岳希发现并掩埋的江豚,并没有引起相关部门的关注。江豚保护协会的宣传单在渔民中广为散发了近一年时间,“发现江豚的尸体,我就会打电话给巡逻队”。杨岳希告诉记者。

3月3日,杨岳希几乎同时发现了3头死亡的江豚。“我认为他们是一家。”一条尚未出生的在雌性江豚腹中。“3年一次产子,要怀孕11个月。”江豚有一个数字比例,1:4,某个水域一头江豚的存在,意味着这里有3~4头群居生活相依共生。同时,一头死亡也意味着将有2~3头无法存活。时隔一个半月,杨岳希只能带着人去看自己翻动过的江岸泥沙。此时洞庭湖水已经完全涨起来,这3头就属于没有进入死亡名单的。

看到的第一头和第二头江豚都已经腐烂。“表皮都没有了,只剩下裸露的肉,味道非常大,但是能看到第一头身上有4道螺旋桨痕迹,第二条有3道,螺旋桨打过的皮肉是削去的一块,一般江豚都要习惯地顺向翻身,但是螺旋桨的力量够大,渔船从上世纪70年代以后基本上都已经抛弃了风帆,采用螺旋桨助力。但是江豚会被螺旋桨的声音吸引过去。”

江豚的圆眼睛不是它的视力器官,更多的时候靠圆圆脑袋的声纳感应。“螺旋桨经常把它们搞得晕头转向。”杨岳希告诉本刊记者。一个月后4月9日的鹿角对岸,江豚保护协会的罗一平和张建设发现了第一头被官方确认的死亡江豚。“11点多,我们正开着渔船在湖上巡逻。”送到岳阳市唯一具有兽医资格和副教授双重身份的谢拥军手里,已经高度腐烂。“我第一次看到死亡的江豚,1.4米长,胸围约1米,约100斤。”对于解剖江豚这件事,谢拥军告诉本刊记者,他从来没有预想过。“我加入保护协会不到一年,是因为喜欢江豚的样子,觉得它总是在笑,很可爱,也很想学怎么急救。以前每次岳阳有受伤的江豚,都必须送到武汉去救助。”谢拥军希望能用自己的医学知识做紧急处理,他说:“我得到过一本研究白鳍豚个体的书和一些中科院水生所的资料,王克雄老师对我说,白鳍豚和江豚基本构造习性都差不多,现在国内关于江豚的研究资料还没有。”他没想到,第一次做的竟是解剖。

时隔3天,4月12日早上9点半,渔民张四海在洞庭湖大桥以北水域600米看到两头江豚尸体。当天岳阳大雨,洞庭湖水大涨,张四海只看到江豚被顺水冲走。第二天,何大明作为渔民保护队的志愿者首领,先接到了陶秋芝的电话,洞庭湖大桥上游的鹿角,出现了1.54米的雌性江豚。这一天成为江豚尸体连续出现的最密集起点。4月14日14点到晚上,相隔十几公里的太平咀水域到大桥之间,出现了3头江豚尸体,其中一具腹内还发现了死亡的胎儿。4月15日11点55分,最后一具死亡名单上的江豚又在鹿角发现。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