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古典音乐欣赏入门 > 西贝柳斯第八交响曲手稿发现始末(3)

西贝柳斯第八交响曲手稿发现始末(3)

【来源: 爱乐 2012年第5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辛平 2012-04-28 14:37 编辑: 刘暮彤

听到这通电话,所有的西贝柳斯学者都屏住了呼吸。因为这有可能成为整理第八交响曲的下一个线索。这些年来,人们所获知的、在西贝柳斯与誊写员弗伊克特之间的通讯记录是残缺不全的,人们把它们从“阿伊诺拉”居所转移到国家档案馆里后一直作过没有进一步的研究。研究者海特凯宁一直想从肯普派恩的一名教女(部分信件的受赠者)那儿获得更多的信息,没想到这次却等到了机会自己找上门来,原来这些信件仍然像至珍的珠宝般留给了最年轻的一代人。

根据早先的研究,西贝柳斯在完成了第八交响曲的第一乐章后,在1933年让弗伊克特进行了誊写工作,前文已经提到,在那份象征誊写完成的发票上面写清楚了:每页8马克,共23页,时间是在1933年9月。

但是,丽塔·耶尔耐因这次新发现的信件,研究者前所未闻,甚至都无法猜想到它们的内容,这足以解释为何电话的那一头会激动得语无伦次。

第八交响曲整理,发现者蒂莫· 维尔塔宁

在一封信中,西贝柳斯用德语潦草地在信纸背面写道:“缓慢的广板紧随其后。”他同时提到了,整个誊写工作按现在的效率估计,大概要进行八次。

在一封1927年的信中,西贝柳斯感谢了弗伊克特长期付诸的努力,尤其赞许了他清晰准确的誊写字迹。在1933年8月30日,就是在开始那封发票被开具之前,西贝柳斯要求弗伊克特做了一点小小的修正,比如加一个延长记号什么的,不出意外的话,他所指的就是第八交响曲,因为同样的话题在后来的发票回复信中被核实了一次。

有一封信件没有注明日期,但字迹像极了西贝柳斯晚年的手笔,内容不禁让所有阅读者都浮想联翩:“请既不要写上标题,也不要写上任何合唱歌词。”哇,“合唱歌词”!他到底在说什么?倘若读者还记得本文的开始部分,一定知道了第八交响曲曾被猜测成一部合唱交响曲。可是,在30年代西贝柳斯也同样将他的部分旧作改写成了合唱体裁,那么真相究竟是怎么样的呢?这实在太耐人寻味了。

西贝柳斯和弗伊克特在1938年10月7日也有过一次通信,这么算起来大约是在第一乐章誊写结束五年后。在信中,西贝柳斯敦促弗伊克特加快速度,并对一些乐谱的细节问题做了指示。这不由地再次让人疑窦丛生:他到底说的是《芬兰自由之诗》(由《芬兰颂》改编),《共济会礼拜音乐》(Op.113,为男声、钢琴和管风琴所作)还是《行板的节日》(Andante Festivo )呢?因为从时间上讲,这几样都能对上号。

可以预料,散佚已久的西贝柳斯第八交响曲并不会因这些新发现的信件一下子变得明朗起来,但起码研究者的手中多了几块珍贵的拼板。更何况,丽塔·耶尔耐因只找了一两个小时就能有如许收获,不正给了接下去的搜寻工作无比的激情与鼓励吗?

悲观的论调也不是没有。耶尔耐因这样揣测当年的情形:“我估计西贝柳斯自己要毁掉第八交响曲收稿的时候,弗伊克特也觉得有义务同时将手头的所有资料付之一炬。 ”让人担心的可能的是,肯普派恩一家已经在长达几十年的人事、居所更迭中将不起眼的文献资料弄丢了——在1942年弗伊克特过世,肯普派恩从赫尔辛基的梅拉蒂(Meilahti)区搬来卡皮拉(Käpylä)区入住之后,他们还有过一次搬家的经历(虽然是在同一栋大楼内更换房间),但这对纸质资料而言可能就意味着浩劫。“在搬家的过程中,阁楼和地窖可能会被清理干净,所以自然有不少东西被丢掉,或者被放到其他的地方去。”她这么回忆道。但是仔细思量起来,大家认为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因为安妮·肯普派恩和他的丈夫约瑟比很清楚这批遗物的重要性——其中一样后来被作为给教女的赠品。

那么,弗伊克特所谓的那个“装满乐谱的盒子”究竟存在吗?耶尔耐因这样解答道:“在儿时模糊的记忆里,我的确看到过谱写得密密麻麻的乐谱,可能弗伊克特所指的是那些零散的吧,因为完全没有可能有这么一个满满当当、惹人注目的大箱子放在我家,而我却视而不见。我父亲对弗伊克特非常尊敬,所以我觉得,如果这样的箱子如果真被保存了下来,而且就在手头的话,一定会展示给我们儿女看的。”      

2011年年末,西贝柳斯第八交响曲第一次向世人露出了端倪,但要走的路还很长。那些专注于手稿发掘的西贝柳斯研究者们不仅需要深厚的音乐素养作为支撑,也会借助各种科技手段寻觅资料,用新兴媒体互通有无,最不能或缺的恐怕是那大侦探般敏锐的嗅觉。在芬兰赫尔辛基这篇神奇的土地上,这部似乎早已燃为灰烬了的巨作总有一天会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48期(2012-05-05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