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专访原久路

2012-04-27 15:13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7期

三联生活周刊:你被介绍为日本目前最具争议的摄影家之一,以摄影复制绘画,对摄影来说是不是一种倒退?

原久路:谈论这个话题,必须先回到摄影的原点。摄影这一表现手段的诞生,出于我们对这个世界的凝视,从这个角度说,摄影也包括在绘画这一媒介的历史中。摄影和绘画的不同到底在哪里?我认为这是属于20世纪的争论,因为那时候人们习惯于对艺术做显而易见的区分。现在是21世纪了,正如巴尔蒂斯的绘画让人忘记他生活的时代以及那个时代的所谓艺术流派,摄影和绘画也应该可以抹掉界限了。我和我身边的一些人正在做这样的事情。

专访原久路

摄影家原久路

三联生活周刊:你刚才谈到很多时尚界和设计界的朋友,你好像并不热衷于摄影圈?

原久路:我的朋友们有做汽车广告的,有画画的,也有从事时尚设计的。我一向不认为自己是个摄影家,摄影只是我用来表达自己的可靠工具。

三联生活周刊:接下来你想做什么,继续用摄影来解读名画吗?

原久路:是的。我会选择比巴尔蒂斯更久远的人,比如500年前的欧洲画家,这一系列的作品目前尚未发表。

三联生活周刊:有评论说你在巴尔蒂斯这组作品中重现了日本昭和时期的气息,昭和时期对于你个人来说是很特殊的记忆吗?

原久路:我生在1964年,也就是昭和39年。这个年份,无论是在和历中,还是对于20世纪,都处在一个不前不后的中间位置。不过我并非像你所说的只对自己生长的年代独具情感,昭和之前的大正、之后的平成,都对我有过深刻的影响。我想通过仿照巴尔蒂斯这组作品来呈现的,其实是日本整个20世纪的历史氛围。但现在的我更想探索一种我所不了解的时间、空间里的摄影,我并不想被束缚在20世纪的价值观念里面。

三联生活周刊:在美国生活的经历,对你的创作有多少影响?

原久路:去美国这件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因为去美国,我接触到了与日本文化完全异质的东西,回头再来看自己熟悉的文化,就有了不同于从前的体验。

事实上,家庭对我有更多的影响。我母亲画油画,父亲爱好摄影,所以我从幼儿园开始学画画,14岁父亲为我买了一台美能达旁袖,家里还有暗房可供我冲洗作品。从那以后,我就没再放下过相机,只是从来没有发表过作品,直到2009年。在我的身体里,绘画和摄影一直是我用来表达自己内心想法的两种途径,不可分,以至于大学毕业后我难以选择职业。后来朋友偶然介绍我去扛摄像机,我就在纽约做了很多年的摄像师,因为摄像师必须和团队一起工作,当自己做什么变得不那么重要时,我也就不用烦恼该怎么选择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