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原久路的“时”与“光”(2)

2012-04-27 15:10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7期
4月21日,日本摄影家原久路仿照巴尔蒂斯绘画拍摄的系列作品《时·光交响》在北京草场地摄影季中展出。他说:“无论是通过摄影还是绘画,我们最终都不得不在一个对象当中探索真相。”

校服元素,也是后来让这个系列作品被人置评为情色的主要原因。原久路说,起初他并没有让被拍摄者穿校服的想法。在拍摄巴尔蒂斯的代表作《美好时光》(Les Beaux Jours)时,他曾专门找来一个时装设计师朋友,为模特做了和画中一模一样的丝裙,试拍后效果却不好,显得很生硬。模特的表情、姿态及场景氛围在原久路看来都没有不妥的地方,唯独服装让他觉得不对,为此停下来歇工两个多月。

“让被拍摄者穿校服的想法来得很偶然。有一天我坐上从吉祥寺去往涩谷的电车,对面有几个穿校服的女中学生,懒散地斜倚在座位上,神态与巴尔蒂斯在画中描绘的少女特蕾莎几乎一个样子。我感觉到这就是自己要的东西。”原久路半路下车,兴奋地打电话给那个为他扮演特蕾莎的女模特。“她是一个时尚设计师,并不接受我的想法。她很在意自己的年龄,不想做‘角色扮演’(Cosplay,指喜爱动漫的人扮演动漫中的某个角色)。”原久路于是抱着巴尔蒂斯的画册,像个布道者,跑去为女孩讲述他所理解的巴尔蒂斯:“我告诉她,在巴尔蒂斯的绘画里,我们能看到一种时间的幅度,而不会意识到所谓的年代,这就是超越时间性的艺术。进入我的拍摄,我也希望在人物的身体里放进自己的文化特质,校服不过是我们寻找的文化连接点,和流行中的Cosplay风没有太多关系。”

从2005年开始构思,到2006年正式拍摄,原久路做了一年多的准备,而花费时间最长的是寻找拍摄地点。原久路说,就像不喜欢拍陌生人,他也不愿意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进行拍摄。这种“陌生”应该是指在情感上和他没有连接点的地方,“场景不可以搭建,要偶遇”。寻寻觅觅近半年,他也没有“偶遇”自己中意的地方,直到有一天,一位在时尚界工作的朋友来找他帮忙拍摄时装画册,带他去看了一个拍摄场地:是一栋大正时期的老建筑,曾被主人用作诊所。诊所在上世纪60年代已经停业了,但主人一家还住在里面,老诊所里面的陈设、器械都原貌保留下来。“房子是1915年建的。上世纪初西方的新装饰主义(Art Deco)传入日本,这栋房子就是那个时期的混合风格。比起搭景,在这种不能由你完全控制的环境里拍摄更有意思,彻底激发了我的创作。”

最终呈现的这组作品,原久路借助多次曝光和遮挡、移位等方法来突破镜头的物理局限,达到再现巴尔蒂斯绘画中的那种散点透视美感。“通过对被摄体明暗的精确控制赋予被摄体生命力。”他将巴尔蒂斯在波兰和法国文化中浸泡而成的冷漠和浓烈,在自己的摄影中转换成为日本文化独具的清淡和细密,即便被人看到情色,那也是一层烟雾似有若无。巴尔蒂斯在绘画中以人物凝固的姿态所达成的白日梦氛围,也被原久路以摄影的技巧传达出来。在这一意义上,他的这组作品超越了人们在当代艺术中司空见惯的重读和挪用。

4月21日,原久路的这组《时·光交响》开始在北京草场地摄影季中展出。形式上,同一张作品都有两个版本展现:一种是选择摄影诞生之初最传统的、画面最为稳定的蛋白工艺,另一种是现在尖端的数字喷绘技术。“之所以会选择这两种大相径庭的展现方式,是希望让观者自己去体会哪一种更好。”原久路说。(图片由草场地摄影季提供,图片版权归艺术家所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