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医院凶案嫌疑人吕福克

2012-04-27 14:15 作者:吴丽玮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7期
4月13日在北京两家医院连续砍伤医生的犯罪嫌疑人吕福克至今仍未落网。两名受伤的医生中,其中一人为吕福克做过诊治,另一位没有,此人作案动机不得而知。此前几个月,吕福克曾对另一名看过病的医生施暴,那一次医生的诊治并无不妥。吕福克的行为很难被理解为医患纠纷。

医院凶案

制图 老牛

吕福克消失了。4月13日当天,北京两家医院接连发生医生被刺凶案,警方发布了通缉令,51岁的吕福克有重大嫌疑,此后社区里多了很多巡逻的警察。

他的家在南四环外的和义东里四区,是北京市化工系统上世纪80年代盖的老房子,吕家在一楼东侧。房子是北京市油漆厂当时给吕福克的父亲分的,只有60平方米。吕福克和他83岁的父亲、吕福克的弟弟一家三口多年来挤在这促狭的空间里。东侧的户型被周围邻居称为“假小三居”:房子正中是一个十几平方米的小厅,与小厅隔一层玻璃墙的南屋连着阳台,算是主卧,房子的主人吕福克的父亲住在这;另两间卧室极小,一间在主卧的西侧,一间在小厅的北侧,两间屋子又细又窄,各自只有几个平方米,吕福克和他的弟弟弟媳分别住在这两间屋子里;吕福克弟弟的儿子今年上“大二”,住校,以前住在小厅里。

失控

吕福克的父亲坐在楼洞外的石阶上颤巍巍地叹气。他的弟弟拒绝了本刊记者的采访:“有问题你去找居委会,去找派出所问,我们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航天总医院耳鼻喉科医生吴卫华向本刊回忆道:“他弟弟跟我说过的一句话给我很深的印象,他说,哥哥的事情他也做不了主,这个让我理解了他的苦衷。”在这两起凶案发生前,吴卫华曾经遭遇过吕福克的攻击,去年12月底的一天下午,吕福克拿着鞭子抽打了曾给他看过鼻炎病的吴卫华。

吴卫华目前主要的工作在门诊,每天看的病人不少。他向本刊记者回忆道,那天下午刚上班没多久,他正在耳鼻喉科第一诊室给病人写病历。“有个人戴着帽子、口罩,拿过来一个我们医院的处方单,我一看,上面是我签的字,知道这个病人是我看过的,但当时没印象了。后来回想,才隐约记得11月时候看过这么一个病人,也是戴着帽子、口罩,觉得有点怪异,但北京11月已经比较冷了,这么打扮也正常。他是一个自费病人,他就是吕福克。”吴卫华说,这个病人没有取药,因此处方单还在自己手里,后来院方在门诊部查过病历,查出他当时给开了治疗慢性鼻炎的药物,建议鼻腔冲洗治疗。“他就是普通慢性鼻炎的一种,我每天接触那么多病人,这个不会看错的。我觉得鼻腔冲洗很适合他,但他药没拿,治疗也没做,完全没有遵医嘱。他来了之后就说我把他鼻子看坏了,但也说不出任何原因。”吴卫华说,当时他坐在诊室靠里面的角落写病历,吕福克站在他后面。“当时我穿着马甲比较厚,打在身上没觉得疼,但鞭子连带着打到了脖子,就觉得脖子疼。他打了三四下我才反应过来,我一回头,看他正拿着鞭子准备继续打,我把鞭子拽过来,手都拽得破皮了。”吴卫华说,那是一条1米多长的橡胶鞭子,应该是自制的,他抓住了鞭子,同事和保安又及时赶到,这才没让吕福克溜走。事后,航天总医院门诊部主任又给吕福克重新做了检查,诊断结果也是普通的慢性鼻炎,并不算严重。吴卫华觉得很委屈:“我只是用前鼻镜做了检测,就是把鼻子略微撑开,鼻子本身有软骨,稍微撑开不会有问题。如果说伤害,最多就是蹭破了皮,可这也确实没有。”

到了派出所,吴卫华说,他就再没见过吕福克了,双方被分开,来跟吴卫华和解的是随后赶来的吕福克的弟弟和另一位男性亲属。吴卫华告诉本刊记者:“他弟弟还是很诚恳地向我道了歉,跟我大概讲了他哥哥的个人情况,他的意思是说,这跟他哥哥性格比较有个性有关。他跟我说他们家的经济困难,让我多理解他们家里的情况,多了他们也赔不起。最后就赔了几百块基本医药费。本来我是想做进一步检查的,但他们的钱又不够,我就说自己掏一点钱把病看了吧,我也没受太大伤害。听他弟弟讲,他哥哥独身一人,没有老婆,也就慢慢原谅他了。”航天总医院医务处处长才玉娟告诉本刊记者:“其实,吕福克的弟弟当时在派出所就跟院方说,如果再遇到类似情况,还是建议我们报警。”

家庭

“我就觉得他有点不太正常。”邻居王宝山对本刊记者说,“他和一般人的思维不一样。有一次他拿着一张第四套人民币的100元,神秘兮兮地跟我说,这个能卖很多钱。我说怎么可能,这种百元钞票太常见了。他说是真的,然后拿着钱去找社区里收旧币的小贩了。”王宝山还说,吕福克平素打扮也很怪异,“长发披到肩,整天穿一件老年人穿的蓝色对襟褂子,脏得好像多长时间都没洗过似的。平时走路特别快,跟谁都聊不起来,夹着胳膊走,不像正常人甩开胳膊走,他看起来就像有病似的”。

原居委会主任杨阿姨告诉本刊记者,2000年,吕福克曾经到居委会申请低保,理由是自己离婚了。杨阿姨说,离婚前吕福克在外租房生活,离婚后搬回父亲家住。1999年,吕福克与原单位首钢动力厂解除了劳动合同,当时首钢正在下岗分流,但像吕福克这样,彻底与单位断绝关系的并不多。对此,首钢动力厂的领导向本刊记者解释为“吕福克的个人原因”。动力厂是首钢目前唯一尚在持续运营的部门,要保障工厂的水、电等能源供应,这个厂子因此后来又不断接收首钢其他工厂的工人,重新调配后,几百人在原厂留守,剩下的人分配到唐山等地的新厂工作。失业后吕福克没有再找工作。王宝山身体不好,常年在家休息,他说他常在院子里看到吕福克。“早上起来遛弯的时候,常看到他在树林里匆匆地走来走去。特瘦一人,小脸儿,看着长得不凶,要是洗干净,也是个文静人。他跟我说他身体不好,早年得过一场病,病得挺厉害,肝中毒,还吐血。”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