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河北前宋村明胶产业调查(2)

2012-04-27 13:14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7期
河北衡水前宋村的工业明胶价格是每吨4000元上下,食用明胶的价格是每吨3万元,巨大的价格差距足以诱惑“学洋明胶”做着违背良心的生意,因为长期没有监管,连铤而走险都算不上。“电视上节目一播,业务员们就全跑了。”追责如果不进入流通领域,光铲平前宋村的40个熬胶作坊,不是事件处理的终结。

包产到户后,村民除了分到了自己的承包地,也把熬胶的副业继承下来。村民们说,生产队时期夫妻两口劳作一年的收入只有100块钱,刚刚包产到户的时候,一个家庭是没有钱熬胶的,最早干起作坊的人都是5家或者6家凑钱做一口锅,买工具和原料。“那时候的锅也不是现在这样的,就是用水泥砌一个灶,里面放一口炒菜的锅,每一年也就能出一两吨胶。”

“熬胶就是熬人。”村民们说。熬胶是一个非常辛苦的活儿,为了提高产量、多挣钱,熬胶的作坊都是昼夜不停地作业,要把从广州、温州以集装箱拉来的皮子泡在池子里一天时间,清洗,然后装锅,再烧上一天,成为黏稠的胶状物后倒进铁槽子里拉成胶片。“拉胶一般都是从半夜开始,一直到早上,要把一锅出的两吨胶拉完,因为早上晾胶的工人就来上班了。”宋大娘告诉本刊记者。虽然每个作坊都雇了十几个工人,但是所有作坊主全家都要一起劳动。“人工这么贵,能自己做的一定是自己做。工人只做自己的活儿,我们要修补机器,把地上的碎胶拣起来。”宋大娘说。所以,每家作坊都在自己的锅附近盖了房子,日夜守在那里。

河北前宋村明胶产业调查

熬胶让当地的空气和水散发着恶臭

前宋村的熬胶产业就是靠这种农民攒家底的办法发展起来的,由几家合作到自立门户,从灶台式的小铁锅到直径有2米多、一层楼高的大铁罐,一部分上世纪80年代十几、二十岁开始做生意的村民已经把作坊传给了下一代做主力。“这个大铁罐一个要1万多块钱,木牌子一个6块钱,这个规模不是一次投资建起来的,每年赚点钱就投进去一些,有时候牌子或者机器坏了要更新,或者为了多出胶再添些牌子。”宋大娘说。最开始是在田间地头的空地上生产,后来规模大了,村民要么选择村集体留下的空地,要么在自己家种玉米的责任田里,因为熬胶是一个季节性的行业,他们利用春耕前和秋收后的空地生产。宋大娘家除了建房子,还专门做了两个晾明胶的大晒台,经营得像模像样。

包产到户后,村民的积极性很高,最高峰时期村里有上百家的作坊,后来减少到40家,逐渐稳定在这个数目。最近几年市场行情不好,每吨胶从七八千块钱跌到了4000块钱,人工费却涨到了一天100多元,除去成本,许多作坊都是不赚钱甚至赔钱在生产。所以,今年过完正月,只有20家作坊开工生产。

已经存在20多年的熬胶作坊群是一个根本无法忽视的存在,特别是它对空气和水的污染很严重。相邻的后宋村村民告诉本刊记者,如果是阴天时候,他们村里也是臭气弥漫;而住在前宋村西头靠近小河的村民家,夏天根本就不能开窗户。在网上查到的阜城县政府新闻里,熬胶作坊已经被取缔了好几次。2004年进行了4次大规模的联合执法行动,对明胶业进行了彻底整治;2009年由常务副县长刘田广主持了专门整治明胶业的会议,要坚决杜绝以罚代管的现象,对无照明胶企业,任何部门不得随意批准开工生产,对于私自罚款而默许非法企业生产的将由县监察局介入调查。刚刚过去的3月份,县环保局就搞了一次整治非法明胶的“环保风暴”。

“原来政府也来推过作坊,把烟囱推倒或者把池子扒个口,没有几天我们又竖起来了。”前宋村的村民不认为自己是非法作坊,“我们每年生产两季都要给上面交钱,刚开始是1000多块钱,每次整治后都要涨点,现在每个季度是7000块,一年1.4万元。今年春天刚刚收了6000块钱。”村民告诉本刊记者,县里建污水处理厂,他们每家出了3万块钱。几年前,村里还每家收过150元钱说是统一办一个营业执照,虽然执照都不在村民的手里,可是他们称呼自己的村为前宋明胶工业园,把这个名称印在装明胶的白袋子上,还写在了网上销售明胶的广告里。也因为这个原因,村民们对这一次的彻底整治又心疼又困惑,多年的家底没有了,交了多年不知道确切名目的费用,最后还是“无证无照小作坊”。

发家的奥秘

跟种地一样,前宋村每家作坊的产量互相都估计得出来。每一年过完正月后到春天播种前、秋收之后到冬天到来前是熬胶的两个季度,气温高于20摄氏度熬好的胶片就要融化,冬天天气太冷也不能做。根据来料的质量,每一个铁罐每次出2到3吨的胶,熬胶的程序和时间恒定,如果想提高产量只能从程序之间的空当挤出时间来,所以,有些人家建了3个洗皮池,所有人家有了余钱都要添置木牌子。

明胶的收购价格每年都有一个基准数,再根据各家明胶的成色和质量上下浮动。给出市场价的人是本村或者周围村庄走家串户的明胶经纪人。前宋村生产队时期直接跟五金公司对接,没有自己跑销路的传统,刚刚开始自立门户后,依旧遵循着生产队时期的习惯卖给五金公司。后来,原先集体企业里的老业务员们看到了商机,他们四处跑业务积累了许多外地工厂的资源和人脉,就取代了五金公司,在村里收购成品胶再销出去,逐渐形成了明胶经纪人的行当。“我们农民没有渠道,自己卖不出去,只能依靠业务员,要跟他们搞好关系,否则人家不收你的。”村民告诉本刊记者。

延续了20多年的前宋村明胶业一直沿用着他们与农业相似的模式,农民负责熬胶或者种地生产,有专门的经纪人来收购和销售,在这样的现实里如果想要做大,从作坊群里脱颖而出,前宋村的做法是在销售渠道上有所作为。前宋村发展得最好的两家工厂,学洋明胶蛋白厂是跑出自己的市场还兼做村里的明胶经纪人,它斜对面的成大明胶是在网络刚刚兴起时就利用网络发布消息,销售产品。

学洋明胶的老板宋海新家是村里公认的聪明有见识的家族,他的父亲和大哥去世得早,宋海新排行第二,有一个弟弟在沧州的明胶厂当经理,还有一个弟弟是这次因为指使烧厂毁灭证据而被处理的乡人大主席。拿得出建小作坊的启动资金,村里有人说是宋海新父亲在生产队时期攒下的家底,也有人说是宋海新自己跑业务赚到的第一桶金。几乎从小作坊时期开始,宋海新就兼做收购明胶的经纪人。村民告诉本刊记者,宋海新跟村里人做生意还很讲信誉,虽然对明胶的价格讨价还价有些厉害,可是从来不拖欠货款。每次收购,村民们把明胶拉到厂里就走,从不担心。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