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黄鼠狼给鸡搭窝

2012-04-26 11:10 作者:王小峰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7期
事实无数次告诉我们,中国真正的创意产业不是在文化领域,而是在食品与药品领域。每次食品和药品领域出现问题,它那种好莱坞式结局般的神奇创意都让你拍案叫绝,这些创意如果能有百分之一用在电影上,国产电影一定会是世界上最好的。

黄鼠狼给鸡搭窝

插图 张曦

事实无数次告诉我们,中国真正的创意产业不是在文化领域,而是在食品与药品领域。每次食品和药品领域出现问题,它那种好莱坞式结局般的神奇创意都让你拍案叫绝,这些创意如果能有百分之一用在电影上,国产电影一定会是世界上最好的。

化学的确是个神奇的东西。老师在给学生上第一堂化学课的时候,一般都会这么形象地说:“化学让世界更美好。”然后告诉学生化学无处不在,所以要学好化学,将来去创造美好生活。北大的周校长不还写过一首《化学歌》吗。大概老师不这么讲,学生是提不起兴趣去关注那些分子式的。

但是学生面对未来的生活时,却发现化学除了给生活带来美好,也把人们带进恐怖片里。我们不能去细究日常生活中的衣食住行常识,因为细究下去,最终等待我们的都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并且我们经常把它吃到肚子里。

是谁第一个尝试把三聚氰胺放进了牛奶,这个人真应该跟牛顿和爱迪生相提并论。这太有创意了,这个分子结构式含有6个氮的东西,本来是用来做家具表面涂料的,可防燃,但用到牛奶中,可做到防婴儿小便失禁。又是谁把孔雀石绿当成了舟车宁喂给了鱼吃?或者是谁学会了循环利用再生地沟油,像施瓦辛格在《终结者》里那样很酷地丢出一句:“我会回来的。”再或者那种人造鸡蛋是否可以解决困扰人们上千年的“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哲学悖论问题?——其实是先有的坏蛋。所以,这不是化学的错。

中国食品医药方面屡屡制造的颇有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化学成果实在让人“叹为观止”。你说平时谁会注意到吃药的胶囊是拿什么做的呢,这么一个不起眼的东西,居然有这么高的“科技含量”。

食品药品造假,根源是对利益的追逐,因为考虑市场利益,就会计算成本,一计算成本,问题就出来了。为了追求利益的最大值,冰激凌里可以没有牛奶,速溶咖啡里可以没有咖啡,果肉饮料里可以没有果肉,甚至水果干可以用别的东西代替……所以这需要化学来帮忙。打个比方,食用油的生产传统工艺是压榨,但是出油率低,后来用汽油浸出,出油率高出一倍,成本低了很多,但油的质量也大打折扣,天然营养物质被破坏了,就要添加一些人工合成物质来保证油的口感和稳定性,但人工添加的成分就可能存在健康风险。但这个利益值还没有到最大,所以有了地沟油。可以预见到的是,假如在化学工艺上还能改进,地沟油生产工艺还会更新换代。以此类推,我们生活中大量消费的食品都可能存在“地沟油模式”——那就是不断降低生产成本,获取更大利益。所以,一种更隐秘的微观化学世界的反应结果决定了利益如何达到最大化。

当然,奶农是看不懂三聚氰胺分子式的,菜农也不知道通过合成某些化学物质提高蔬菜水果的产量,但是他们都希望产量能上去,这自然就有人来研制降低成本提高产量的辅助产品——那些当年听着老师讲“化学让世界更美好”的人。

16世纪一位叫帕拉塞尔苏斯的瑞士医生就曾说:“毒物和良药的区别就在于剂量是否得当。”所以他被称为“毒物学之父”。事实上,毒物在我们的生活中无处不在,只是因为它被摄入人体的量比较小,不至于对人体造成伤害。化学工业出现后,人们几乎是被有毒的化学物质包围,就像你从来不会去想床垫上的阻燃物质含有甲醛,不会注意电脑、手机上的说明书提醒你它含有铅、汞、镉、六价铬、多溴联苯……这些有害物质一样,这些可能危害人们健康的成分被我们忽略了,被忽略的一个原因是它在生产加工过程中必须有严格的控制,达到环保标准才能进入市场。

那么,我们平时吃的食品和药品也一样,里面所添加的对人体有潜在危害的成分必须控制在一定剂量之内。因此,各国都会制定相应的卫生标准来加以控制。

但是你看到了,即使有《食品卫生法》、《药品管理法》、《食品生产许可证》等法律法规,为什么我们还一直被当成小白鼠呢?美国作家兰德尔·菲茨杰拉德写过一本揭秘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内幕的书《百年谎言》,这本书告诉你问题出在哪儿。简单地说,美国国会在1906年通过《纯净食品和药品法》以后,美国人认为有这个法律保护自己,只要你敢卖,我就敢吃。因为生产食品和药品的企业必须进行实验、检测,证明它是安全的,才能通过准入门槛。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行使监督职能,监控产品安全。事实上,任何一个国家都有专门的政府职能部门来监管食品和药物行业,中国也不例外。

但问题是,政府机构不承担具体实验和检验工作,它只履行监督和准入职能,只要你的实验和检测结果符合标准我就盖章。说得通俗一点就是——你要自证自己是好人的话,全凭天地良心。一般食品与药物生产企业都会本着对生命尊重的态度进行研制工作,但在中国,有人把它当成一个创意产业,他们经常用匪夷所思的创意征服我们这些“小白鼠”。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美国,这种政府监管方式始终存在一个漏洞,那就是,给鸡搭窝的可能是工人,也可能是黄鼠狼。当黄鼠狼以工人的身份拿出一个鸡窝设计方案,主人只看到了这个鸡窝方案是否合理,没有看到黄鼠狼,至于搭窝的过程,只有黄鼠狼自己知道。

就像兰德尔·菲茨杰拉德在书中所说的那样,美国人以为有了《纯净食品和药品法》之后,什么都可以放心吃了,事实并非如此,即使在美国这样管理严格的国家,食品与药物问题都时常发生。在我们这个动辄就形成利益链的国家,有时候监管也仅仅起到亡羊补牢的作用。这不是枪毙几个郑筱萸能解决的问题,也不是群情激愤地去怒斥那些丧尽天良的黄鼠狼们的罪行就能控制住的,而是我们该去想想本来化学让世界更美好,为什么却让很多人变成了黄鼠狼?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