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太湖快艇事故:多重缺失下的意外

2012-04-24 11:54 作者:贾子建 冯秀霞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6期
4月4日12点40分左右,苏州太湖三山岛附近水域,一艘快艇与一艘货船拖拽的缆绳相撞,事故导致快艇上的4名大学生身亡。

快艇之殇

从清明节小长假开始,苏州太湖景区就进入了旅游旺季,出外踏青游的客流可以一直持续到六七月。苏州辖内的太湖水域有1600多平方公里,东山岛、西山岛两大岛纵深入太湖腹地,东西相对。20世纪90年代初,苏州市提出要迈入“太湖时代”,开始大力发展环太湖区域的旅游开发。在太湖大桥1、2号桥实现岛屿与陆地直接相连后,太湖多个岛屿上的农家乐旅游项目开始逐渐升温。“开始只是苏州市和周边的人来玩,后来上海或者更远的地方也会有客人过来。”石公村村民黄水仙在西山岛的东南端石公山景区附近开了家饭馆,他说,“清明节几天客人都多得很,我们每天午饭都要忙到下午两点钟。”

到石公山的游客多会选择的项目是乘快艇游览隔湖相望的三山岛。三山岛与石公山码头相距不过10公里左右,乘快艇上岛在10分钟左右。这个原先被当做公社农场的湖中小岛在进行一些基本设施建设后颇受一些热爱农家乐休闲方式的旅游者追捧。经典的两日游安排正是第一天中午乘快艇上岛、到晚夜宿岛上农家,第二天中午午饭后乘快艇离岛。除了快艇这里没有其他交通工具可供游客上岛,三山岛俨然成了太湖上的世外桃源。上海稻草人旅行社为上海交通大学某班学生推荐的清明假期春游路线也正是如此。假期不长,绝大多数外地同学都没有选择回家。“为了促进班级同学间的感情,大家决定一起出去玩。”刘然说这是同学私下组织的活动,并没有向学院报备。两日游的全部费用是每人350元左右。

太湖快艇事故

4月5日,上海瑞金医院,太湖快艇事故中受伤的同学在急诊室接受治疗

石公山附近有多个可供快艇靠岸的小码头。“每个码头都至少停着二三十条快艇。”黄水仙告诉本刊记者,“中午时分来去三山岛的游客较多,所以正是水面上快艇较多的时候。”4日中午在岛上吃过午饭,12点40分左右,上海交大的23名同学和旅行社的领队们分别乘坐3艘快艇准备离开三山岛、返回上海。“我们头两艘船上的人都已经上岸了,第三艘船一直都没靠岸。”刘然和其他同学准备先上车时突然注意到了码头上的骚动,他发现,“第三艘船靠岸时,顶棚没有了,艇上都是血,还有人满脸是血地躺在那。”重伤昏迷的是同学杨慧拯,坐在左侧第一个座位的兼职领队、华东政法大学研一学生吴佳易头部也受到重创。“同学们当时都傻了,副领队还比较清醒,她第一个报了警。三四分钟后,清醒过来的同学们发现少了人。“第三艘艇上是8个人,除了驾驶员和领队还有6个我们班同学,当时现场情况混乱,大家以为只少了一个,其实是两个。”刘然对本刊记者说。抬出伤者后,岸上的女同学们对仍在船上的驾驶员凤克尔喊:“我们少了一个人。你们快开船找一下好吗?”“他坚持说没有,任由我们怎么说,他都说肯定没有。”让刘然和同学们感到伤心的是,不仅凤克尔断然拒绝,周边20多条艇的驾驶员也没有人肯再开回湖中看看。

巡警在几分钟后就到达了现场,警车接走了昏迷的杨慧拯。“还没有送到木渎镇医院,他就已经不行了。”刘然对本刊记者说,“不知为什么吴佳易没有被接走。同学们又请求警察叫驾驶员们去湖里救人,警察一直推脱,他可能怕凤克尔逃跑,没让他去救,但也没让别的驾驶员去救。”13点左右,一辆旅游巴士送凤克尔和受轻伤的赖行建等几个同学去医院,而吴佳易是被赶来的第三辆车接去医院的。据赖行建回忆,直到13点仍然没有人去湖里找失踪的同学。据了解现场情况的人士透露,凤克尔被带走后,在警察的要求下,几名驾驶员才开着快艇到湖中查看,并捡回了两个书包。“大概到16点左右,才看到真正有海巡船出现在湖上找人。19点多,3个蛙人开始下湖找人,第二天蛙人增加到6个。”4月5日中午,失踪遇难学生许昊天和徐哲星的遗体被打捞出来,头部受伤,他们距离驾驶员发生事故的地点只有200米左右。

航线

事发的湖面位置距离石公山码头只有约400米,以快艇的速度不到一分钟就可以到岸。虽然湖面上一直有4级左右的风,但并不足以影响快艇航行,而且当天天气晴朗,能见度很高。赖行建坐在快艇的后排,出事前还曾看过时间,12点40分。“接着就被什么重重地砸了,头开始发昏。”赖行建并没有发现有人落水,但是看到前排血流不止的同学,他开始要求凤克尔:“快回去,有人受伤了!有人受伤了!”凤克尔也懵了,他显然没意识到出了大事,还跟身后的学生们说“没事”。在意识到有学生受伤后,快艇在停滞了五六分钟后驶回岸边。

快艇撞上了一条缆绳,一艘拉干粉的货船正用缆绳拖拽后面拉石子的货船经过这里。绷直的缆绳削断了快艇顶棚的支架,在撞击了吴佳易等多位同学的头部后,断裂的支架和顶棚裹挟着许昊天、徐哲星落入水中。苏州市地方海事局局长助理周保清告诉本刊记者:“根据我们事后对船只的受力分析,凤克尔在撞上缆绳时并没有猛打方向盘,否则快艇极易撞向货船船体,顶棚支架的断裂方向也是向后的。但是快艇左侧受伤同学多于右侧,主要原因可能是缆绳受两条货船高度影响并不与湖面平行,左侧低于右侧,缆绳从右侧顶部划过,左侧却刚好伤在学生头部。”

太湖快艇事故

4月5日,失踪与死亡同学的家人来到事发港口

4日上午,苏盐货90385在湖州附近水域突然失去动力,正巧行驶在附近的采砂船苏射阳机03293船主张兴付与货船船主王以贵是亲戚关系,王以贵就央求张兴付用缆绳拖拽货船一起返回东山岛。“按照规定流程,张兴付应该及时与海事部门联系,海巡船会派出专业救援,或者到现场指导缆绳如何连接,并会在沿途给予护航的帮助。可是他们并没有求助,也没有通知海事部门。”连接两艘船的只有一条十几米长的尼龙缆绳,缆绳上也没有做任何醒目的标记。周保清说,清明假期太湖上船只和人员较多,海事部门本就派出了比平日多数倍的船在湖上巡航。“一艘海巡船上午才在出事的水域巡逻过,因为并不知道这两条船会经过,中午在三山岛吃过午饭后就向东山岛方向去巡逻了。”

12点40分,两艘前后行进的货船驶入石公山码头与三山岛之间的峡湾,与来去两岛间的快艇形成了航向上的交叉。“其实这里很少有大船经过,一天都不会看到超过10艘,水太浅,平均只有2米多深,大船一般也只有空船才敢过。”黄水仙对本刊记者说,“两条船前后拖拽的情况就少之又少。”据苏州海事部门统计,苏州经太湖前往无锡、湖州的货船平均每天在1000艘左右,而船只的主要航道是穿越叶公岛附近的太湖大桥2号桥,去往湖州的船需要从西山岛的西侧绕行。但是穿越西山岛和三山岛之间的水域就可以让这条航线变为直线,大大节省时间和能耗,这条航线并没有被划归为旅游区专属航线,一些中型货船选择这条航线是经济的选择。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