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旁观 > 正文

芭蕾舞女演员之痛

2012-04-23 12:00 作者:陆晴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6期
芭蕾舞对女演员的身体有着苛刻得近乎不通人情的要求,观众欣赏芭蕾舞的美,而演员承受了美的代价。

舞蹈评论家莱斯利-安妮·塞耶斯(Lesley-Anne Sayers)曾评论说,芭蕾舞的形象被过度性别化和美化了,“永久的童贞,理想化的飘逸的女人味,更接近上天和神话的领域,而非扎根于大地的、母性和自然的形象”。在19世纪,芭蕾舞女演员曾被人们批评身形过瘦,以致女性的魅力都被抹杀掉了,特别是——她们饱满的胸部——这在如今的芭蕾舞台上已经相当“罕见”了。

“要快速而清晰地做出那些困难的舞步,就必须要瘦,不然不但会让你身体紧张,还很可能会受伤,也会伤到负责托举你的男演员。”《纽约客》的一篇名为《芭蕾舞女演员身体》(A Ballerina Body)的文章曾对芭蕾舞偏好的那一种身体条件做了明确的说明,要瘦,还要更瘦。这不仅关乎技术展现和安全,更关系到芭蕾舞所崇尚和体现的那种超出一般意义的线条之美,头、手臂、肩膀、腰部、骨盆、腿和脚,身体各个部分的衔接和作用都要美观协调,如果超重,甚至是正常体重,都不太容易达到这种要求,因为身体中的脂肪会妨碍各个部位之间的分离,使身体更难弯曲,这么说吧:“你携带的脂肪越多,你的身体就越像只有躯干这一个部分。”

这无疑对芭蕾舞女演员的身体提出了苛刻得近乎不通人情的要求。

芭蕾舞

意大利斯卡拉大剧院的芭蕾舞演员玛利亚弗朗西斯卡·加里塔诺

“要有多瘦并没有一个标准,只是通常情况下,你环顾四周,都是很瘦的人,你的老师可能也会当着你赞叹一些人,‘看她那么瘦那么美’,这会让你认定在芭蕾世界里瘦是必须的。”玛利亚弗朗西斯卡·加里塔诺(Mariafrancesca Garritano)这样对本刊说。这位意大利斯卡拉大剧院(La Scala)的明星芭蕾舞演员回忆说,她在16岁时考入斯卡拉附属芭蕾舞学院,在学院的训练导致她和很多同学身体畸形。“十几岁练舞的时候,因为不够瘦,老师在同学们面前叫我‘马苏里拉奶酪’和‘中国饺子’,于是我疯狂地节食,体重只剩下43公斤,也因此在十六七岁时停经18个月,而学院里还有很多女孩子因为争相少吃而停经。”在她名为《关于芭蕾舞,有请真相》(The Truth,Please,About Ballet)的书中,这位33岁的芭蕾舞明星记录了这段不愉快的回忆,她通过自己的经历历数了芭蕾舞给她和同行身体所带来的伤害,她也因此被斯卡拉大剧院解雇,理由是“破坏了公司形象”。

位于米兰的意大利斯卡拉大剧院,是世界上最古老最有威望的大剧院之一,在这里有一条“永远不要谈论饮食失调的话题”的沉默规则,加里塔诺深知自己所要面对的包括丢掉工作这样的风险,而随后的事实也确实证明了这条潜规则,斯卡拉大剧院甚至将加里塔诺出书引起的风波视为丑闻一桩。出书之后,剧院和舞蹈界的报纸杂志都没有给予更多评论,但是加里塔诺获得了剧院之外的关注,很多人给她发邮件或是在Facebook上留言,表达他们对这本书的信任和喜爱。在看了加里塔诺的书之后,两个芭蕾舞演员自发向217名同行发出了关于饮食失调和其他问题的调查问卷,其中的40%已经离开舞台,76%是女性。他们把调查结果发给加里塔诺:有83%的被访者认为饮食失调一直以来都困扰着芭蕾界,有1/3已经离开舞台的被访者承认,“饮食失调、性骚扰和种族歧视是使她们结束职业舞蹈演员生涯的原因”。

在《关于芭蕾舞,有请真相》中,加里塔诺回忆说,在芭蕾舞学校时,她每天早餐只吃两块饼干,午餐是一杯酸奶,而晚餐往往是一个苹果或一根香蕉,然后依靠肾上腺素完成每天的训练。一些女孩子因为缺少营养甚至要被送进医院抢救,通过针筒注射营养,之后有些人患上了抑郁症,至今仍然需要心理帮助。

芭蕾舞

电影《黑天鹅》剧照

我们很多人都曾听说过类似每天几个草莓这样的明星减肥食谱,在舞蹈和模特界似乎更常见,这样的进食方式很可能会导致饮食失调。我们现在当然知道对于发育未完成的孩子来说,节食会引起很多健康问题,但是中央芭蕾舞团的一名舞蹈演员告诉本刊,男孩子还好,女孩子在当学生的时候确实需要节食,当了演员之后才慢慢好一点,“但是饮食失调非常普遍”。芭蕾舞女演员之间可能会互相嘱咐多吃一点不要太瘦,但自己也都各自暗守着节食准则,而且并不向外界抱怨。

阿姆斯特丹大学人类学教授亚历山大·埃德蒙德(Alexander Edmonds)在他的一篇论文《美与健康:从人类学角度》(Beauty and health:Anthropological perspectives)中论及美丽与健康的复杂关系,他以芭蕾舞为例,引用了一段Anna Aalten的分析,后者是阿姆斯特丹大学社会与人类学系的副教授,4岁开始学习芭蕾舞,之后逐渐放弃芭蕾而转向了“更能倾听自己身体需求”的瑜伽。安娜分析了芭蕾的美学原则以及为了表演所需要呈现的身体形态与舞蹈者健康之间的矛盾。芭蕾的美,取决于失重的幻觉和一种向上的推送感,从而产生一种“芭蕾的身体与舞蹈者肉体之间的差距”。尽管舞者患有饮食失调并且很容易受伤,这种对芭蕾舞女演员身体上的苛刻要求并不健康,但是通过训练她们对自己身体和肌肉的控制以及呈现出的芭蕾形态会给她们心理带来愉悦和满足。

“与我们的身体一样,舞蹈也应该不断进化,舞蹈演员应该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身体才能照顾灵魂。为了保持苗条身形,有些女孩甚至还做了缩乳手术,她们简直疯了。我首先是个女人,其次才是个芭蕾舞女演员。”加里塔诺对本刊说,“不仅仅在意大利,在斯卡拉大剧院芭蕾舞团,这样的问题在舞蹈界普遍存在。很多女演员甚至因此丧失了做母亲的资格。但总是没人站出来,就像黑手党的沉默法规,牢不可破。”

在加里塔诺被解雇后不久,英国皇家芭蕾舞团19岁的年轻芭蕾舞演员谢尔盖·普诺宁(Sergei Polunin)也忽然退出了剧团,打算放弃舞蹈。来自乌克兰的谢尔盖曾是英国皇家芭蕾舞团最年轻的领舞,但在职业生涯刚刚开始的好年纪,他说自己已承受不了训练的压力:“大家不仅要比谁在舞台上表现得最好,还比谁在台下吃的最少。”

对于加里塔诺来说,跳芭蕾舞帮助她逃离了在意大利南部城市卡拉布里郁闷的童年生活。在她11岁那年母亲去世之后,父亲和婚外情的女人生活在一起,把她送到了亲戚家。“刚到舞蹈学校的日子很不好过,我只有16岁,而且米兰离我的家乡那么远。”加里塔诺说,她艰难的成长经历为自己提供了之后对抗压力的能量,年轻的芭蕾舞演员也因此无论是在学院还是剧团里都不曾扮演顺从的舞者。“是我的固执以及在卡拉布里大吃油炸食品的贪婪回忆让我不至于得厌食症。”从舞蹈学校毕业之后,加里塔诺将16年的芭蕾舞生涯都献给了斯卡拉大剧院。她现在独居在米兰的家里,没有家庭也没有孩子,不跳舞的时候,她喜欢写点东西,现在她正在写另一本书,还喜欢看电影,经常自己一个人去电影院。

斯卡拉大剧院的发言人后来回应说,如今的斯卡拉已经不是加里塔诺经历过的15年前的斯卡拉,他们为演员开设了营养学课程,加里塔诺也被警告不要再公开谈论厌食症威胁的问题,她的律师还要负责“规范”她的公开言论。“我热爱芭蕾,写这本书是希望学习芭蕾舞变得更健康,收到解雇信让我很沮丧,我立刻明白了他们并没有理解我说的话,这对我来说是个打击。可能现在谈论这些关于芭蕾舞的话题确实不容易被理解,但是被解雇的结果还是让人很难消化。”离开斯卡拉大剧院之后,加里塔诺一直没有新的合约。“我已经33岁了,导演们都想要年轻人,我太了解这一行了。”她说。

失去了加里塔诺的斯卡拉大剧院依旧辉煌,他们以莫扎特的歌剧《唐·乔凡尼》开始2012年新一季的演出。芭蕾仍然是最为人们喜爱的表达美的艺术之一,加里塔诺想要告诉那些心怀梦想的女孩子,学芭蕾虽艰苦,还是会提供给人生很多的梦想和美好,只要不让自己陷入过分节食的困境之中。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