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谁的赛金花,何种赛金花

2012-04-23 11:30 作者:王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6期
距离1937年戏剧家熊佛西的《赛金花》在北京禁演,已经有75年。2012年,田沁鑫导演,刘晓庆主演的关于赛金花的传奇剧《绝代风华》在中国开始巡回演出。这出戏里的赛金花是何种形象?是什么驱动力使得两位女性排演这个看似禁区的人物? 排除政治符号化,给赛金花一个民间女性形象,她既对政治懵懂,又不由自主卷入时代,成就了一个传奇。这是她俩最后呈现出来的一个自己理解的赛金花。

赛金花和刘晓庆

在天津人艺的排练厅里第一次看见刘晓庆排赛金花的时候,就感觉到她对角色的热情:躲在角落,一遍遍小声背词设计戏,汗流满面,三个多小时的戏,台词量惊人。对于从没上过话剧舞台的她来说,肯定是巨大的考验。她每天早上刷牙的时候也看剧本,弄得剧本上都是牙膏的痕迹。

公开场合,她开玩笑说之所以演话剧,是因为在舞台上,“皱纹长到脖子上也没人看见”。可是在私下,她对自己的容貌非常自信,对称赞她年轻的田沁鑫大大咧咧地说:“我大概是DNA与众不同。”——她是真心这么认为。在剧场排练的时候,她吃盒饭,喝凉水,丝毫不保养。

剧名《风华绝代》,除了对赛金花传奇身世的指代,当然也有对女主角容貌的赞美,刘晓庆心目中,自己也当得这种赞美。剧中很有一些动作是展现她身体的曲线的,而这些动作,很多出自她自己的设计。

不过,更多与角色的重叠,不在容貌,还在双方的命运。田沁鑫说,在排戏的过程中,确实发现了刘晓庆和赛金花命运有重叠:都暴得大名,都是时代的传奇人物,甚至都进过监狱,被世人误解不少。

赛金花

田沁鑫

赛金花并不是个容易搬上舞台的题材,从历史上看,此剧就颇受争议。1936年的抵御外侮的气氛中,中国掀起了《赛金花》热,剧作家夏衍写出了剧本《赛金花》,本意是讽刺当时的国民政府对外国势力卑躬屈膝,剧中官员对洋人磕头有声,台下的国民党高官张道藩看得勃然大怒,拿起一只痰盂扔上舞台,场内秩序打乱。结果此戏在南京上演没多久,就被禁止演出。

两件事情使这出没有上演多久的话剧维持了长期的名声:一是鲁迅认为剧本突出“妓女救国”,他颇不以为然写文章讽刺:连义和拳时代和德国统帅瓦德西睡了一些时候的赛金花,也早已封为九天娘娘了;二是当时演员蓝苹和王莹争演女主角赛金花,被小报热炒。蓝苹后来的命运大家都知道。这出戏连累得1937年熊佛西在北京排练的《赛金花》也同样被禁止。此戏不仅在当时被禁,1949年之后,此题材更是成为禁忌,一直没能在舞台上出现。

不过刘晓庆一直有演出赛金花的梦想,早年她和香港导演李翰祥合作,双方拍完《火烧圆明园》之后,就有拍摄影片《赛金花》的打算。李翰祥热爱清宫戏,也热爱民间传奇,身世复杂如赛金花者,可以串起他这两个爱好,非常适合他来导演。上世纪50年代他就想导演,可是当时香港电影投资不足,朋友劝阻他,“大戏小拍”会非常可惜。70年代他又想拍摄,和邵逸夫谈心,说到赛金花叛逆的性格,包括在大军压境时她展现出来的勇气,都让他动心。可是还是资金不足,梦想没有实现他就去世了。刘晓庆想接着演此电影,后来又曾想投资电视剧,因为敏感,此事一直拖到十几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使她实现了在舞台上出演赛金花的愿望。

田沁鑫告诉本刊,排《四世同堂》的时候,投资方之一的某文化公司老总是刘晓庆的好友,他邀请田沁鑫帮刘晓庆排一出话剧,主题已经确定,就是“赛金花”,帮助刘晓庆圆她的舞台梦。刘晓庆之前很少演出话剧,她演的《金大班最后一夜》严格地说属于歌舞剧,话剧对于她很陌生。但对赛金花这个角色的兴趣,使她在将近60岁的时候还愿意登上话剧舞台,之所以找到田沁鑫,是因为她的朋友们觉得田有驾驭这个传奇角色的能力。她打算在全国巡回演出百场,作为自己晚年的代表作品。剧本还没出来,就已经在全国卖出去了大约50场的票。

剧本出来后,没想到刘晓庆读了十几遍后选择拒演。刚开始的剧本里,突出的是晚清时代的众生相,赛金花虽然场场出现,可是更类似于串场人物,没有突出的表现段落。她看了又看,结果表示自己不愿意演,所带来的损失她来负责。田沁鑫开始了艰难修改剧本的工作。她和刘晓庆素不相识,对刘晓庆的了解来自于报章上那个夸张化的形象,可是见到刘晓庆之后,看见她一个动作要设计十几条,在破旧的排练厅里又朴素又专一,不由感叹,世人对刘晓庆的理解有多么扭曲。

“每天,她和她在《小花》里那个角色一样,汗津津的,也不打扮。我觉得她是宝贝,可是被现实蒙上了灰尘,我这个戏里,想把她身上那些尘土都抖掉。”这也是她在《绝代风华》剧本中增添两个专门编造赛金花故事的小报记者的缘故。在田沁鑫心目中,刘晓庆的形象更多是她早年的银幕形象:《小花》中的女战士,衣服湿透了在台阶上爬,非常朴素,可是又性感;要不就是《芙蓉镇》里颠倒众生的胡玉音。

田沁鑫说:“我不看电视剧,所以对她在电视剧里演的那些角色不关心,电视剧特别毁人,比如她演《武则天》是那股劲,别的电视剧导演也都要求她表现那股劲,这是工业化复制时代最简单的要求。”

刘晓庆的赛金花应该是什么形象?田沁鑫手机里有不少翻拍的赛金花照片,加上阅读了大量原始材料,她对赛金花的理解是活生生的:很白,皮肤粉嫩,神态妩媚,会说很多种语言,外加娇嗲的苏州话打底,所以她肯定是交际场上的名流。“她为什么把书寓开在二马路而不是四马路?是因为二马路有银行和商家,不像四马路是完全的风月场所,她的书寓也不是赤裸裸的皮肉生意。”

不少台词不是出于创作,而是来自当时小报的记录,比如什么赛金花左抛个媚眼,右抛个媚眼,来光顾者都有各种姿态。在田沁鑫眼中,刘晓庆这点很像赛金花,她15岁进部队,当时就是部队的美人,走到哪里都有眼光跟随。她一方面对自己的美丽很清楚,但就因为如此,她不自恋。“觉得一切都很简单。”这点和赛金花很像,美丽只是随身携带的工具。

另一点很像的地方,赛金花从状元家出来之后,终日周旋在高官贵族之间,刘晓庆成名后也是如此。最相像的地方,特别能触动刘晓庆,就是赛金花在北京斡旋了建造“公理战胜”牌坊后,本来被京城百姓捧得很高,可是随即就被回京的老佛爷扔进了监狱,这段故事勾起了刘晓庆的若干回忆。她和她的妹妹在台下看到台上别的演员讲述赛金花进监狱的那段时,两人都愣了半天。

最有意思的是刘晓庆养的小狗,排练时也跟着她。那只狗是她刚从监狱出来时朋友赠的,已经养了多年,很有感情,她在舞台上表演赛金花的痛苦时,那只小白狗会跟着着急刨地,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真不能相信。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