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汪成荣:利益分配潜规则下的奖金风波

2012-04-23 11:10 作者:李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6期
2012年4月12日,在因拒缴奖金被停职、停发工资和所有福利待遇4个月后,汪成荣和妻子孙英杰来到北京国家体育总局按正常程序进行信访。

巨额奖金引发的争议

如果是5年前,银行卡上多出来的149.91万元奖金对于汪成荣来说,是一笔难以想象的巨款。

“他带我们训练的时候,经济挺困难的。”国家中长跑残疾人运动员张振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2007年,他跟孙姐(孙英杰)正谈恋爱,过春节时去孙家,还是从我这里借的1万块钱。他当运动员时期中长跑成绩不错,奖了套很小的房子。我记得第一次去的时候,地上放了一个长条榻榻米,剩下的就是纸箱子和木架子。”

汪成荣还有个“中彩票”的段子,被张振讲得绘声绘色。2007年,汪成荣带着国家残疾人田径队中长跑项目组在云南昆明训练,愚人节的时候,他带的运动员们突发奇想,打算捉弄一下这个“憨厚的西北汉子”。

“当时有个来自上海的运动员买彩票中了200块,请大伙吃饭。我们就起哄,让汪教练找孙姐写个号,买张彩票碰碰运气。”张振说,另一名跑马拉松的运动员祁顺是个电脑高手,他将汪成荣电脑上福彩网址改成了自己做的一个相似的网址,中奖号码改成了汪成荣买的号。“我说别让他中500万,那样受刺激太大,就中个二等奖,64万,这数字也够大了。”

奖金风波

4月12日,汪成荣和妻子孙英杰来到北京国家体育总局按正常程序进行信访

张振说,当天晚上,汪成荣发现自己“中大奖”后,特别兴奋,把自己手下的运动员都叫到一起,说,今天太晚了,明天他请客去县里好好吃顿饭,玩一玩。“他跟发表获奖感言一样,说要感谢单位,要买花买钻戒感谢对他不离不弃的孙姐,要去昆明给我们每个队员买一个笔记电脑本和数码相机。”汪成荣的“实在”让队员们不好意思再继续骗他,“本来想等他拿着彩票去兑奖时被人笑话,后来我们在他去兑奖前偷偷把网址恢复了”。

在知道被捉弄后,汪成荣也没有特别生气,本来说要罚队员们“跑圈”,也因为队员们笑他“公报私仇”而不了了之。

张振说,虽然汪成荣当时经济条件不好,但是他很大方,并不是将钱看得很重的人。“每次出去吃饭、游玩,他都不要我们出钱,理由是‘你们一个月补助才几百块,我一个月有1000多块’。”

现在,汪成荣和孙英杰每月工资加起来超过5000元,这份收入在西宁能过上不错的生活。除了西宁有房子,孙英杰九运会时在北京被奖励了一套房子。他们还有一辆福特车。2010年8月8日出生的儿子,如今已能在儿童篮球架上扣篮。

然而,2011年12月28日之前,汪成荣已有半个多月睡不好觉。被上级单位青海体工大队叫去谈话多次,内容只有一个:希望汪成荣把中残联打到他卡里的149.91万元奖金交给单位,由组织进行分配。

第一次谈话,青海体工一大队队长杨海宁问他卡里打进多少奖金,汪成荣留了个心眼,说90万元。汪成荣说,虽无书面说明,但据他了解,队里已有分配方案,他只能拿到这笔奖金的20%,如按90万元计算,自己拿18万元,30万元给青海省残联,42万元归青海体工一大队。

汪成荣认为,在借调到中残联带队期间,他和原单位从未就奖金分配一事有过任何协议。“只要拿出相关文件,说我该上交奖金,那我多少都交,要是拿不出文件,我一分钱也不交。”杨海宁称队内有相关文件,只是不便出示。关于奖金的再分配,杨海宁不肯细谈,但表示不会留给某个人,“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你以为这是一个人的事?多少人为你服务呢!原单位不派你出去,派个阿猫阿狗出去也一样的”。

2011年12月28日,青海体工一大队党委下发了《关于对汪成荣同志停职的处理决定》,该文件称:“中残联于2011年10月给予汪成荣同志高额成绩奖励,但该同志隐瞒情况,不执行大队的决定。汪成荣同志隐瞒组织、不服从管理的行为,在教职员工中造成了不良影响。”汪成荣被停职,停职期间停发工资及福利待遇。

汪成荣依然没有上交奖金,他说:“这是中残联奖励给我个人的钱,凭什么让我往外拿?”“停职决定”未能奏效,青海体工一大队又连发了4次通知,要求汪成荣“说明情况”。2月7日,通知要求汪成荣提交“参加2008年北京残奥会有关情况”的书面报告;2月13日,要求将外借期间比赛的奖金数额、北京残奥会获得的总奖金数额如实汇报并提供票证依据;2月17日,要求汪成荣上报所得奖金准确数额;2月23日,第四份通知称:“外派执教属职务行为,大队有权知晓外派者的工作情况,包括奖金收入,外派工作者如实汇报是必须履行的义务。”

汪成荣试图让自己的态度和缓一些,每次都按时回函,但他强调,自己不能提供奖金数额,希望上级部门向中残联体育部发函确认。“他们心虚,不敢向别人问这个钱。”

残奥会:机遇和波折

在杨海宁找汪成荣谈话之前一星期,在青海残联工作的吴彦俭曾经找过他。在进入残联工作前,左臂截肢的吴彦俭曾经是著名中长跑运动员,参加过3届残奥会。“他刚开始说得很婉转,问我以后是打算在北京还是在青海生活。我说没考虑这些。他又说:伦敦奥运会马上要开始了,这次残联还有借调教练员的指标,说要不把你借调过来咱们再合作一把?最后,他说北京残奥会他给我申请了130多万元,问我拿了多少。”汪成荣对本刊记者说,2005年他能被借调到国家队备战北京残奥会中长跑项目,的确是吴彦俭牵的线。拿到钱后,他和妻子也想过要表示一下。“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吗?另外,他张口要一半,要得也太多了。”孙英杰说。

2005年8月份,汪成荣在青海体工大队当教练,当年全运会年轻教练没有比赛任务,回老家休息的汪成荣接到了吴彦俭的电话。“他说国家残联训练,中长跑项目缺教练,想让我帮忙带一个月。”汪成荣在国家队青海训练基地多巴待了40多天,得到了队员们的认可。2005年11月份,中残联关于国家田径队在上海集训的网上通知里,汪成荣的名字出现在教练员名单中。从单位办完借调手续后第二天,汪成荣就背着行李去国家队报到了。

“我第一次认识汪教练是2005年参加重庆残疾人全国锦标赛,当时汪教练给青海残疾人运动员做指导。他人很好,年龄和我差不多,我俩当时还聊了几句。他一个劲感叹,认为我身体条件好,我说不行,这么多年成绩不涨。他就念叨,他要有我这么一个运动员该多好。这之后再没联系。没想到在多巴又遇到了。”张振说,那40天的训练,所有中长跑项目组的队员们都跟汪成荣相处得像朋友一样。“他说了他当运动员时期的一些体会,对于训练手段和计划有自己独特的想法。训练时遇到问题,我们也很容易沟通。我当时就觉得,如果能让他来当我们的教练,2008年奥运会有戏。所以我们几个队员找中残联领导提出希望由汪教练带队。中残联了解情况后,点名希望借调汪成荣。”

在奥运会冠军张振和祁顺看来,固然有很多人帮过他们,但汪成荣是决定性的因素。“雅典奥运会,张振因为没有引导员,两次比赛都退赛了。我当时参加3个项目,没一个进入前八。我们当时在国内没对手,但在世界排不上号。汪导接手后,我和张振进步都很大,后来我的启蒙教练见我都说,‘多亏你跟了汪成荣’。如果没有汪导,我不可能是奥运会马拉松冠军。”祁顺告诉本刊记者。

带残疾人运动员和普通运动员不一样,每个人的残障情况不同,训练和生活方式也大相径庭。“盲人比赛,分3个级别,我参加的是T11,适用于完全丧失光感的全盲;祁顺参加的是T12,针对有微弱视力,能看清跑道的半盲;T13则是视力在0.1以内的弱视残疾。”张振说,像他这样的全盲运动员需要引导员,“我算是一个比较熟悉场地的人,慢跑的时候可以跟着别人的脚步,但是跑得快的时候还是需要引导员,否则很危险。2006年,我曾经在训练中撞倒了3000米障碍的架子,被怀疑股骨胫骨骨折,幸好伤得不厉害。”对全盲中长跑运动员来说,找一个合适的引导员很难。“这个人要用胳膊控制我的方向,把握局势,水平要明显高过我,同时他要陪同我完成比赛,而且因为他跑的是外圈,体能消耗比我更大。按照我的能力,如果想取得好成绩,我的引导员至少要达到健全人全运会中长跑项目的前三名。”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