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生活周刊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古典音乐欣赏入门 > “丑小鸭”争议背后——谈德沃夏克的《钢琴协奏曲》(2)

“丑小鸭”争议背后——谈德沃夏克的《钢琴协奏曲》(2)

【来源: 爱乐 2012年第4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张磊 2012-04-19 18:01 编辑: 刘暮彤

当然,这部作品的问题再多,也绝不该掩盖它应有的光芒。事实上,如果我们暂时撇开几乎是“一边倒”的批判,沉下心来,客观地去品评它,那么,它吸引人的地方还是不少的。

首先,第一乐章的开题就很“点睛”——一首甚为动听的德沃夏克式旋律扶摇直上,婉转如歌,在第一乐章“激动的快板”整个的乐空里弥散开来,久久徘徊。这旋律先是由暗色调的弦乐、管乐合奏,随后钢琴加入,在不同调上将其“接起”,闪烁着颗粒般的跳跃性,又不失抒情性。直到以G小调为主调,才达到相对的稳定。二声部(第二声部听起来很像是众赞歌)的下一组合奏听起来很有“牧歌”味道,以关系大调、B降的方式出现。发展部虽然稍嫌敷衍,但是确实也很好地运用了在呈示部出现的点式节奏,听来让人翩然、心爽不已。就可听性而言,本不应减分太多。再现部则出现了勃拉姆斯式的华彩乐段,可谓风光无限、气势磅礴,听来激情澎湃、气壮山河!直至以暴风骤雨、狂飙一般的尾声结束。整体来讲,钢琴与乐队配合还算默契、和谐(非柴可夫斯基式的你追我赶、有些“简单”和“粗蛮”的对抗),难怪勃拉姆斯本人都承认德沃夏克是自己“天然的后继者、接班人”。认为这个乐章 “松散”、“过长”的批评家,似乎更多的是从钢琴这唯一的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认为钢琴的“中心话语权”没有得到足够的强调。但是,事实上,“对抗”式的协奏并不该成为协奏曲好坏的唯一标准。

在三个乐章里,中间的D大调“持续的行板"也许是听起来最自然、最具自发性的一个乐章了。在这里,德沃夏克的优势得到了完美、充分的发挥。森林田园的气氛营造得极好,其抒情性既自然,又清新。事实上,这是一首有两个主题的自由狂想曲。第一主题首先由温暖、浪漫的圆号缓缓奏出,那微妙的音响听起来与后来《新世界交响曲》的广板都极有亲缘性,丝毫不显逊色。毫无疑问,这应该就是德沃夏克最成功单曲最初的样子了。只不过,这次的构思不是来自19世纪90年代的美国,而是捷克东部地区摩拉维亚那片永恒的平原。随后,长笛以同样优美的方式加以呼应。很快,由钢琴徐徐奏出第二主题,听起来颇有些肖邦式夜曲的感觉,温柔中暗含渴盼,柔弱中还带坚韧。很快,这一主题就被巴松管接续。从首至尾,整个乐章都听起来颇像是祥和、沉思的梦幻曲一般。如果说这梦幻感时而也会被打断,那也只是非常简短的戏剧性感叹词罢了。事实上,这些“打断”的乐声不仅不打扰、不惹人厌,倒像是梦幻世界中的可爱精灵,它们的跳跃、闪现给这一世界带来了更多的生气和活力。最后,乐章以非常纤柔的乐声收尾。一些乐评人(譬如那个著名的“利嘴”、《谁杀了古典音乐》的作者诺曼·莱布雷希特)甚至认为,如果只演奏这一个乐章,这部作品的“收听率”和“知名度”都会有显著的提高,可以保住德沃夏克的“名节”。

终乐章“火热的快板”,非常符合德沃夏克最典型的“捷克民族风格”,颇有原创性、突破性。钢琴以一个很有节奏感的主题开始,听起来很像是盛大的号角声。在很大程度上,它起到了为乐章各个部分“断句”的作用。说到这一乐章的基本主题,事实上是一个很好玩的、点式节奏的波西米亚式舞曲。它先是在看似“错误”的F升小调处出现,然后逐渐转向G调。第二主题与第一主题的主调关系也没按照常规出牌,竟然以B大调的方式出现,颇不寻常。事实上,这一主题是这一首蜿蜒式、颇有东方味道的曲调,其中那响亮、增音程的几秒,显得尤有异国情调。然而,到了发展部,主要还是继续之前的那个舞蹈性第一主题。尽管在再现部,第二主题的东方曲调重新出现,但那一欢快的尾声在和弦“准华彩”之后还是基本上停留在第一主题和最初的那个“号角声”。现在听起来,不论哪个都很像是舞蹈了。

总而言之,这部作品确实是瑕不掩瑜的好作品。尤其在21世纪的今天,多元化的思维方式让爱乐者们有了更多的聆听角度、聆听意愿去审视一部原来被“贬低”的作品。著名音乐学者罗伯特·希尔施费德当年那些明示暗示的论断“从历史的发展角度来看,德沃夏克不算大师”、“美丽、和谐的声音只是装饰性的矫饰”、“德意志音乐文化相比斯拉夫音乐文化的优越性”等等历史性的偏见已经不能再牢牢左右我们的头脑。而另一位著名音乐学者阿多诺对德沃夏克的论断“仅仅是过分动情、装腔作势、把美国和音乐流行主义结合在一起、代表着艺术的低劣化”在今天来看似乎也有些过头了。

“丑小鸭”也许不一定都会被发现是“白天鹅”,但是如果它真的是,那么我们就不该忽视它独特的“内在美”。只有不断培养耳朵“内视”的能力,才有可能发现这份美和奇迹,以及享受这一发现带来的感动。如果有更多的爱乐人用心去聆听德沃夏克的钢琴协奏曲、并感受其精华,大师泉下有知,应该会多些欣慰,少些遗憾。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47期(2012-04-05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微博   生活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