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济 > 财经 > 正文

物价小反弹

2012-04-19 12:48 作者:谢九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6期
4月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3月份的居民消费价格指数,3月份的CPI同比上涨3.6%,略高于市场的普遍预计。和2月份3.2%的CPI相比,3月份的物价指数小幅反弹,并且再次超过一年期存款利率,重返负利率区间。

食品价格上涨是造成3月份物价指数超预期的主要因素,统计数据显示,3月份食品价格同比上涨7.5%,影响CPI同比上涨约2.39个百分点,而食品价格上涨中又以蔬菜涨幅为最,3月份蔬菜价格上涨20.5%,影响CPI上涨约0.64个百分点。

与物价指数超预期反弹形成对比的是,3月份的PPI(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却同比下降0.3%,出现两年多来的首次负增长,显示出实体经济领域的低迷,PPI和CPI的背离,也引发了市场对于中国经济出现滞胀的担忧。一个经济体出现滞胀现象,通常是经济衰退之后,政府为刺激经济增长注入大量流动性,但大量资金无法为实体经济所吸收,最终的结果是不仅没能刺激经济增长,反而带来通货膨胀。以此来看,中国经济发生滞胀的可能性并不大,一是中国经济虽然处于下行周期,但远远没有严重衰退到需要大规模刺激的地步,二是3月份的物价指数反弹仅仅是偶发因素,并不能代表全年物价走势。

3月份蔬菜价格上涨的原因主要在于今年低温雨雪天气的影响,导致新季蔬菜推迟上市,而前期的冬储菜已经开始逐步退市,使得3月份的蔬菜出现了短暂的青黄不接,供需关系的失衡推高了3月份的蔬菜价格,不过随着天气转暖,新季蔬菜大量上市,3月下旬开始蔬菜价格已经出现了明显回落,因此,从4月份开始,蔬菜价格对物价指数的影响将随之减弱,CPI指数也将重回下降通道。

从今年全年物价走势来看,CPI指数在个别月份仍有反弹的可能,但大方向仍然是处于下降通道之中,即使刚刚公布的3月份CPI相较2月份出现反弹,但如果和1至2月相比,也还是处于下降趋势,如果扣除蔬菜价格的上涨,3月份的物价指数基本上还在预期之内。4~5月份,CPI指数将比3月份略有下降,从6月份开始,国内CPI指数将进入快速下降阶段,一是因为食品价格等新涨价因素的上涨动力开始减弱,更主要的是去年6~9月的CPI指数高达6%以上,对于今年同期物价指数的翘尾因素将大大减弱,届时CPI指数将回落到2.5%左右;而从四季度开始,随着油价涨价的传导效应以及翘尾因素的效应增加,四季度CPI将出现一定程度的反弹,从全年来看,CPI指数控制在4%的目标之内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中国的物价指数除了在2009年出现短暂的负增长之外,近年来大都呈现较高的增长水平,通货膨胀虽然没有达到恶性通胀的程度,但始终对中国经济形成较大困扰,究其原因,除了经济持续高速增长相应自然提高了物价涨幅、食品价格波动过大等偶发因素之外,货币超发一直是一个重要推手,如同米尔顿·弗里德曼所言,通货膨胀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一种货币现象。如果从货币超发的因素来看,未来几年中国通货膨胀的压力或许会有所减轻。

中国过去多年来货币超发的主要成因在于外汇占款。1994年外汇体制改革之前,我国基础货币发行的主要渠道是央行对商业银行的再贷款,1994年的外汇体制改革推行强制性结售汇制度,外汇占款开始取代再贷款,成为央行投放基础货币的主要方式,尤其是2001年中国加入WTO之后,资本项目和经常项目的双顺差规模迅速扩大,外汇占款更是成为基础货币投放的绝对主流渠道,再贷款占基础货币投放的比例仅为10%上下。

外汇占款多年来的高速增长,很大程度上推升了我国的通胀水平,不过这种高速增长的趋势很难在未来继续保持,这将极大缓解我国长期面临的通胀压力。从去年四季度开始,我国迅猛增长的外汇占款明显出现放缓的势头,去年10月份出现了4年来的首次负增长,外汇占款负增长的情况在去年持续了3个月之后,直到今年1月份才开始重新转为正增长。

从长期来看,我国外汇占款负增长的趋势不会持续太久,但是也基本上告别了过去高速增长的势头。其中主要有两大原因:一是人民币继续大幅升值的空间已经比较有限,从2005年汇改以来,人民币累计升值幅度已达30%,虽然未来仍有一定的升值空间,但与过去相比,空间已经相对有限,中国贸易顺差占GDP的比重近年来不断下降,2007年时占比一度高达10%,现在降至不到3%,这一水平已经处于国际公认的贸易平衡水平,而随着未来中国贸易规模继续缩小,中国贸易顺差占GDP的比重可能会降至2%左右,这一水平将低于德国等出口大国,中国的对外贸易将更趋平衡,人民币升值的空间和压力也将会大幅减少,在这样的背景下,国际热钱流入中国的速度将会比过去几年有所放缓。

其次是随着中国未来的对外贸易顺差规模减少,这也将极大减轻央行外汇占款的压力。今年2月份,我国实现贸易逆差315亿美元,创下近10年来的最大单月逆差,1~3月份的累计贸易顺差也仅为6.7亿美元,在一定程度上预示了中国未来对外贸易的走向。由于国际主要经济体的复苏缓慢,中国出口产品的需求萎缩,同时随着中国经济规模不断扩大,正从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向第一大经济体前进,世界对于中国出口产品的消化能力也将大不如前,多方面因素作用下,中国未来贸易顺差的减少是大势所趋。在人民币升值放缓和贸易顺差减少两大因素的作用下,央行的外汇占款规模将会大幅萎缩,这意味着我国基础货币的投放规模将随之减少,进而从源头上减轻国内的通胀压力。

央行过去为了对冲外汇占款,大量发行央票和提高存款准备金率,由于这些对冲成本越来越高,央行其实已经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不过随着外汇占款的增速放缓,央行的对冲压力大幅减轻,事实上已经开始实施反向操作,去年10月份首次出现外汇占款负增长之后,央行已经两次下调了存款准备金率,未来还有大幅下调的空间。

更值得关注的是央票,如果外汇占款的增速继续大幅放缓,央行这一传统的对冲工具甚至有可能退出历史舞台。自从今年初央行暂停央票发行以来,央票停发已经超过3个月时间,在此期间央行都是采用回购工具进行货币微调,从未动用央票工具。如果央票就此退出历史舞台其实也并不会让人太过意外,因为这一工具原本就是为了对冲外汇占款而设置,第一次出现于2002年,正好是中国加入WTO的第二年,在过去10年里中国贸易顺差爆炸式增长,央票为对冲外汇占款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随着对冲成本越来越高,已经很难再持续下去。如果将来贸易顺差规模持续下降,央票的作用将会大大淡化,即使不会马上退出历史舞台,使用的频率也将显著降低。在一些成熟经济体,回收流动性的主要手段是通过短期国债,如果未来我国央票继续存在的意义降低,不排除有通过财政部发行短期国债的办法取而代之。

尽管从大趋势来看,今年的物价指数将会呈现下降趋势,但是也存在很多不可预期的变量,可能会使得物价指数出现波动。一是我国CPI指数构成中食品权重很高,对于食品价格的变动极其敏感,而食品价格经常会受到一些不可预期的事件影响,比如极端天气或是病虫疫情等,所以CPI指数可能会经常出现超预期上涨;二是油价持续上涨对物价的冲击,虽然在我国的CPI指数构成中油价直接占比不高,但油价对各种生产、生活资料的价格都存在间接影响,如果油价持续上涨,最终也一定会体现在CPI指数上面,尤其是目前极不明朗的伊朗局势,如果出现恶化甚至开战,国际油价势必会大幅上涨并最终传导至国内;三是劳动力成本上升对物价的影响,国内劳动力成本上升已是大势所趋,这对于物价指数存在两方面的影响,一是劳动力成本上升提高了企业的制造成本,最终转移到产品价格上,从而提升物价水平,其次,收入提高之后的劳动者也会相应提高消费能力,从需求的角度提高物价水平;最后是资源品价格改革的不确定性,从今年各政府部门的公开表态来看,资源品价格改革似乎将成为今年的政府工作重点之一,不过关于资源品定价改革的呼声已经历时多年,今年尽管呼声不低,但也未必会有实质性进展。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