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新鸿基事件,被挑战的香港“地产霸权”

2012-04-18 18:20 作者:贾冬婷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6期
作为几大家族把持下的香港“地产霸权”的霸主,新鸿基地产掌门人被廉政公署调查所挑起的,不仅仅是一场堪比TVB大戏的豪门恩怨。

“打虎”

3月29日晨,香港廉政公署出动建制以来的最高规格,从礼顿山高级公寓带走香港政务司前司长许仕仁。下午,在大批闪光灯的注视下,新鸿基地产联席主席郭炳江和郭炳联,以手掩鼻,也现身位于北角的廉署总部。

香港特区政府前第二号人物,以及香港最大的地产商,同时被廉政公署请去“喝咖啡”,堪称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级别最高的一次调查。廉署宣称,他们涉嫌触犯《防止贿赂条例》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再联想到10日前,新鸿基地产执行董事陈钜源已因同样的原因被拘留,这一“打造了香港天际线的家族”蒙上尘埃。

新鸿基

郭炳联(左)和郭炳江

“廉署打虎”新闻如一颗重磅炸弹在股市引爆,新鸿基地产的股票在第二日复牌后大幅下挫13.14%,市值蒸发384亿港币,成为当日港股市场跌幅最大的蓝筹股,也创下该股近5年来最大跌幅。

在香港,许仕仁是一个明星般的高调人物。他出身澳门望族,和澳门前特首何厚铧家族关系密切,又与即将卸任的香港特首曾荫权是哈佛师兄弟。至今仍为人津津乐道的是,1997年金融风暴之时,身为财经事务局局长的许仕仁,与时任财政司司长的曾荫权,以及金管局总裁任志刚,被视为“铁三角”,联手动用外汇基金入市,被视为击退国际炒家的功臣。其后,许又出任强积金局行政总裁,并于2005年后出任政务司司长一职。因其为人圆滑,主意多多,人称“桥王”,并被视为曾荫权甚至唐英年竞选的幕后军师。人人皆知他爱酒、爱马,闲来专门坐飞机去东京、莫斯科欣赏歌剧,过着“现代贵族”的生活;马场包厢内也常见他大宴亲朋,甚至年年请立法会议员品尝黄油蟹。

在去年廉政公署开始秘密调查之后,作为马会名誉主席的许仕仁,突然以私人理由申请放弃马主身份,并将爱驹“各适其适”拍卖,并辞去才担任两个月的某银行非执董职位,触动政界人士的神经。甚至有传闻称,他得悉被廉署调查后,一度考虑宣布破产,以图证明自己没有资产,遑论收受郭氏兄弟利益。

新鸿基

位于香港中环的国际金融中心,曾为香港最高大厦

此前,正如他高调的个性一样,许仕仁和新鸿基郭氏家族的关系也从来不是秘密。2004年,许仕仁出任新鸿基旗下的九龙巴士董事,又为其竞投西九项目提供意见。随后重返政坛就任政务司司长两年,其职能是就土地政策与各部门协调。廉政公署怀疑他在此期间利用此身份,向新鸿基地产提供有关土地开发的机密资料,换取利益和金钱。据称,早在2008年,廉署就接到郭家老大郭炳湘的举报,开始对郭炳江、郭炳联、许仕仁等人展开调查。但因方向错误,进展极为缓慢。直到收到进一步举报称许仕仁入住由新鸿基地产开发的礼顿山近1200平方米豪宅,且享有长达一年的免租期,涉及租金132万港元以上,调查进度才开始加快。

郭炳湘当时的举报直指一块涉及新界大围香粉寮项目的土地购买。该宗交易发生在十几年前,一名姓周的元朗原居民欲出售一块地皮,该块土地业主原有意直接卖给新鸿基,当时负责收地的陈钜源表示没兴趣,该土地遂以千多万港元出售予地产商人兼荃湾乡绅陈国巨,而陈国巨在成交不足两个月后,新鸿基地产便向他以双倍价钱购入该地皮。郭炳湘因此质疑陈与一些在外围替新鸿基地产收地的公司存有利益关系。

“新鸿基事件后,可能今后很长一段时间,潜规则主导的新界土地没人敢碰了,香港开发商都得‘浮出水面’。”盛世太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陈立民告诉本刊记者,新界几乎是香港唯一一块土地交易不够透明的灰色地带。“新界是香港占地面积最大的区域,面积大约为港岛和九龙面积之和的10倍,大部分还处于待开发状态。近些年香港岛和九龙可开发土地越来越少,新界的储备土地变得炙手可热。这些土地大部分还是农业用地,拥有地皮的开发商可以申请修订契约,将农地更改为住宅或其他用途,只需向政府‘补地价’。一个公开的秘密是,这种补偿地价评估,比公开拍卖或招标有明显好处。补地价的计算方法,是用变更用途后的土地价值减去变更用途前的土地价值,由申请人和政府双方的估价师多次商议后决定。而且,这一过程中存在‘非货币因素’,地产商就可以‘讲故事’了,建个公园、修座桥、通条路、造个隧道等,政府就有理由将开发商要缴纳的补地价降低,地产商都熟稔这套操作。如此一来,由于不涉及竞争,只是双方在讨价还价,最后协议的金额总是低于政府原来的评估金额,更低于拍卖或招标地价。”

陈立民指出,新鸿基是最大的“新界地主”,坐拥超过240万平方米农地,如此庞大的土地储备造成的土地成本优势,令其地产霸主地位难以动摇,“也正因如此,这次‘廉署打虎’行动才更加震撼人心,它冲击了香港长久以来建立在高地价政策之上、以家族垄断为标志的‘地产霸权’”。

地产霸权

与每一个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一样,陈立民从小被教育“高地价政策”,认为这一政策令香港起飞,以此为基础的“土地财政”得以维系香港低税收的“自由港”地位。事实上呢?他的父亲靠在街上卖炸鱼蛋成为30多年前第一批买房者,与很多人一样,一辈子套在房子上。及至进入地产行业内部,跳出香港市场,陈立民才意识到这一市场的畸形之处:一方面是一代地产家族的崛起,截至2010年5月,香港六大地产家族总共控制了香港股市总市值的14.7%,李嘉诚、新鸿基的郭氏兄弟,以及李兆基这些超级富豪,跻身全球50大富豪之列。另一方面,困扰着香港社会的长期隐疾中,如脱缰野马般不受控制的楼价,不过是其中的症状之一。卖地收入高,土地价值高,楼价就贵,租金也贵,大大增加了营商成本和生活成本。香港是居住成本第三高的亚洲城市,置业成本第四高的国际都市。每7个香港人,其中就有1个人的收入是在贫困线之下的,而这里头还有10万人居住在环境恶劣的笼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