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陈信滔:翻案之后漫长的诉讼

2012-04-17 12:10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5期
11年前的福州警匪勾结杀人案经过8次退回补充侦查、9次开庭审理,惊动到公安部部长周永康才最终还陈信滔一个清白。案件却没有尘埃落定,枪案当天被抢夺的财产,3年牢狱的经济损失和无法东山再起的生意该如何弥补,至今无人负责。

从无罪释放开始,8年的岁月陈信滔始终在国家赔偿和民事赔偿,法律条文和告状之间兜转循环。3月27日,福州中院对他的民事赔偿诉讼做出了不予受理的裁定。4月6日,他向福州高院提起上诉,用法律维护自己权益的漫长诉讼到了最后一站。

枪案与抢劫

11年前,2月20日晚上,陈信滔整夜打牌没开手机,并不知道影响一生的大事件正在发生。

陈信滔的哥哥请来摆平经济纠纷的江湖人士卞礼忠和已经闹翻的合伙人徐承平一起进入了陈信滔与徐承平合营的安详旧车交易市场。徐承平一边开车一边给福州晋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刘雄打电话,告诉刘雄跟在他旁边的人就是卞礼忠。刘雄此时早已经带着手下的刑警们埋伏就位。徐承平停车之后,跟着卞礼忠、合伙人林密一起进了林密的办公室。这个房间在车场的东南角,紧挨着交易大厅,朝西是通透的玻璃落地窗、铝合金玻璃门。

林密打开房间的灯,徐承平坐在靠墙边的木沙发上,卞礼忠背对着玻璃落地窗坐在了办公室的椅子上。林密起身去泡茶,泡完茶,退出了办公室。留在屋里的卞礼忠和徐承平一边喝茶一边寒暄。讲了几句话,徐承平趁机跑出了办公室,在门口他摸了一下头发。

徐承平跑到刑警大队埋伏在车场的面包车后面时,身后枪声已经响起。他转身一看,落地窗被打破,卞礼忠死在了办公桌旁边。进入办公室的晋安分局岳峰刑警中队中队长郑军把一把仿六四式手枪放在了卞礼忠尸体旁边,刑警大队大队长刘雄把尸体旁边的一包钱抽出一沓撒在周围。随后到来的公安和检察院人员进入了卞礼忠持枪抢劫案勘察现场的法律程序。

陈信滔:翻案之后漫长的诉讼

无罪释放的陈信滔8年来一直寻求通过法律途径补偿他因蒙冤遭受的经济损失

徐承平没有松气,他和林密叫开了车场值班员黄云根的门,让黄云根把陈信滔的办公室打开。因为陈信滔经常强调,下班后不许随便进办公室,更不能乱动办公用品。黄云根怕陈信滔知道后骂自己,要林密先给陈信滔打个电话讲一声。林密大声呵斥黄云根,现在是警察办案,不能打电话给陈信滔通风报信。本来枪响后就用椅子顶住卧室的黄云根看到车场里的警车和警察非常害怕,再也不敢提出异议。徐承平指挥手下搬空了陈信滔的办公室,包括陈信滔所有二手车的手续和部分车的钥匙。

自从陈信滔提出结束联营之后,他和徐承平的旧车就在车场里分开停放,陈信滔的车放在西边,徐承平的车放在东边,由各自的工作人员负责清洁和维护。陈信滔告诉记者,他本来打算把还剩下的31辆汽车卖完就退出二手车生意转去开发房地产。2001年2月20日枪案发生之后,找到钥匙的车被徐承平的手下直接开走。没有找到钥匙的车,车场电工宋金钿看见,被车门喷着“公安”两字的拖车拖走。21日凌晨1点多,拖车已经拖走了四五辆,早上6点起床买菜时候,陈信滔的车已经只剩下一两辆了。

21日早上开机的陈信滔才知道卞礼忠被打死,自己的车全都被徐承平转移走了。他第一时间躲起来观察事态发展,让妻子林琼出面保护财产。2月22日和26日,林琼和车场的员工两次到晋安分局报案找车。林琼告诉记者,值班民警只在本子上写了一下,没有做笔录。她也找刑警队长刘雄反映情况,可是刘雄的答复是这件事不归他们管,他也不知道车的下落。

陈信滔:翻案之后漫长的诉讼

 徐承平的老家凤坂村就在陈信滔二手车交易市场附近

报案不成的陈信滔转而委托律师做诉诸法院的准备。2月26日下午,律师和陈信滔的工作人员找到停放的旧车拍照取证,被徐承平的手下发现,双方起了冲突,律师的助手被五六个人围着打,还被送到了晋安分局刑警中队。胶卷被曝光又做完笔录之后,刑警中队队长郑军告诉律师,不许再介入这件事情,陈信滔涉嫌持枪抢劫案,是被击毙的卞礼忠的同伙,如果知道他的行踪必须报告给刑警队,否则就是包庇罪。

一个月后,见陈信滔一方没有什么有力的手段,卞礼忠的人也没来报复,徐承平陆续把车开回车场继续做着二手车的生意。他把陈信滔那部分二手车的信息登在《福州日报》上公开售卖,不久就卖了100多万元,他没有把钱入到公司账户而是直接提走。后来他告诉合伙人林密,这些钱他用来疏通关系。

从军人到商人

飞来冤案让陈信滔从城市的富裕阶层回到了普通人中,他住在仓山区一处偏僻的小区里,是他在部队时候分到的房产,90年代竣工的房屋外观已经很陈旧,陈信滔家里虽然很宽敞,但是白色的吊顶已经掉了一大块,裸露着里面原始的颜色,装修和电器都停留在十几年前的样式,从2001年2月20日之后,这个家庭被官司纠缠没有心境也没有闲钱经营生活。“没认识徐承平之前,我的人生真是一直非常顺啊。”陈信滔说。

陈信滔是福州本地人,高考落榜的时候刚好赶上部队在城市里大规模招兵,他没有像别的同学一样走门路在父母的单位找工作,而是当兵入伍驻守在福建省的一个小海岛上。“岛距离陆地有20多海里,吃水很困难,全凭降雨,所以刷牙洗脸水都要搜集起来去浇菜地。其实也种不了什么蔬菜,一年到头就是土豆和黄豆。看一场电影都像过年一样。”陈信滔来自城市,在部队里文化高、表现好,一年之后当了班长,正赶上南昌陆军学院在一线招学员,他离开海岛上了军校。

“我从军校毕业就一直待在机关里,一开始是在山沟沟里当参谋,调回到福州军区在教导大队当教官,上司都对我很好。”陈信滔告诉记者,当时福建省要写地方志,需要军队里抽出人来写军事志,他文笔好,科班出身还在一线工作过,是最好的人选,本来按照惯例福州人是不能留在省军区的,但是领导开会特别批准他回到省城。

“转业是我自己要求的,我当时是营级,如果一直待下去肯定会升到团级,可如果那时候再转业,我就40多岁了,我想在年富力强的时候做些事情。”陈信滔转业的时候只有34岁,他并没有像其他的领导和战友寻求公检法等公务员岗位,而是到了福建汽车集团。当时这是一家事业单位负责福建省的汽车制造、销售等业务。

“我上班之后帮助集团清理债务什么的做了不少事情,领导对我很好,我转业到这里本来就是为了做点生意的,就业余开办了福州第一家二手车交易市场,福汽旧车交易市场。”陈信滔告诉记者,他的市场不是中介性质而是登报把车收购来经过修理再卖出去。因为市场需求大,又打着福汽的旗号让人信任,开业的第一年他就赚了100万元。“我开上本田雅阁的时候,比我先转业到集团,做新车业务的战友还在骑自行车去上班。”

福州的旧车交易市场发展很快,进入这一行生意的资金门槛提高许多,陈信滔在做生意之外还要应付找上门想跟他合作的人。徐承平第一次找陈信滔是在1998年,“他做这行资金不够,可是我不缺市场也不缺资金,不可能和他合作”。陈信滔拒绝了徐承平,并没有把他放在心上,只是知道徐承平从事汽车运输生意。

徐承平找上门一年多之后,福州城市扩张,陈信滔处于城乡接合部地段的市场面临拆迁。“徐承平又来找我,他这段时间生意也扩大了,在城市里租了一小块地,可我那儿当时是福州最大的二手车市场,有聚拢人气的作用,可以说我搬到哪里市场就在哪里,所以我还是拒绝和他合作。”陈信滔说。他在原来市场附近的五里亭立交桥租了一块地重新开张。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