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人生的可能性

2012-04-16 14:30 作者:陈赛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3年前,依玛无意间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新闻,非洲有一个小渔村,鲸搁浅,村民们一起去推鲸。

一个小岛,阳光,海水,这个景象在她的脑海里生了根。

“就像你特别喜欢一件衣服,很贵,特想拥有。第一次,第二次……到第五次,你觉得不行了,否则这辈子不甘心。就是这种心情。”

于是,她辞掉了工作,只身一人来到菲律宾的长滩岛,目前以教潜水为生。

她热爱潜水。10年前,她第一次在普吉岛潜水,从此爱上了在海里的感觉——那种失重的、完全放松和自由自在的感觉,很美妙。如果你的技术达到一定水平,可以凭借呼吸,在海底的任何一个位置漂浮,就像飞翔一样。

乐观精神给了依玛勇气,让她为自己的人生增添了多种可能性

其实,和绝大多数从南方小镇来到大城市的女孩一样,依玛来自一个普通家庭,靠自己的努力实现各种阶段性的梦想——考上重点高中,从南方到北方读大学。大学毕业后,她进入一家很大的IT公司做公关,又在一家旅行社做市场营销。朝九晚五、种种工作压力、人事斗争,都市白领的烦恼和亚健康她都有。腰、脖子都不好,跑个800米就虚脱了。她甚至不是一个爱冒险的人。蹦极不敢,登山太辛苦,连滑雪都不敢尝试。

那么,当初是什么让她做出那个决定的呢?

也许她天生就是一个乐观豁达的人。如果我是科学家,我会去查一查她是否天生具有某种乐观基因,比如一种叫催产素受体(OXTR)的基因,据说与乐观、自负和“征服”有关。或者把她弄到MRI下面,查查她的左侧大脑皮层是否比右侧大脑皮层要活跃。神经学家说,这是判断一个人是否快乐最客观的方法。

也许是因为她是个佛教徒。她相信这个世界是有因果的。相信世间一切都有因果,可以消解很多不公平的愤懑和对未来的焦虑。

也许只是因为她太相信自己的运气。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命运的宠儿。”依玛告诉我。

她第一次尝试在长滩岛的流浪生活是以失败告终的。回到北京后,一个人颓在家里,整整一个月时间,靠吃垃圾食品、看垃圾电视节目度日。但内心深处仍然有一个角落,心心念念,想着岛上的海、岛上的阳光。

终于有另一次机缘,她再次来到那个小岛。这一次,她下定决心要留下来。她存了一笔钱,本来打算在岛上开一家饰品小店,后来这笔钱都用来学了潜水,最后她考到了教练资格证。

“人生充满了机会。”她告诉我,“当你走了第一步以后,新的机会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只要抓住它,就能继续走下去。”

其实,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梦想,出走,流浪,在一个很美的小岛上过宁静的生活。但没有多少人敢真正走出这一步。

在现代社会,一旦到了某个年龄,似乎不得不放弃人生还有别种可能性的期待。在某种角度来说,这是一种习得性的“无助”。

“无助”曾经是马丁·塞利格曼的核心研究。1967年,他在著名的科内尔实验室做助教,研究恐惧性与工具性学习的关系。他们给狗不能逃避的电击,狗做出任何自主反应都不能阻止电击。有了这种体验之后,当狗再经历类似的电击后,即使它能够通过跳跃来逃避电击,也只是稍微挣扎之后,就放弃反应,被动地接受电击。他们将这种现象称之为“习得性无助”。

他们在对动物研究的基础上发现,人类身上也普遍存在着习得性无助现象,即当个体面临不可控的情境时,一旦认识到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改变不可避免的结果后,便产生了放弃努力的消极认知和行为,表现出无助、无望和抑郁等消极情绪。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