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关于潜力的迷思

2012-04-16 14:19 作者:陈赛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在马丁·塞利格曼的定义里,悲观与乐观不是一种天生的人格特质,而是指对人生的两种截然相反的解释风格。

所谓解释风格,是你对为什么这件事会这样发生的习惯性解释方法。如果你是一个乐观的人,你会倾向于将消极事件归因于外部的、暂时的、具体的因素,将积极事件归因于内部的、稳定的、普遍的因素。如果你是一个悲观的人,你会将积极事件归因于外部的、暂时的、具体的因素,而将消极事件归因于内部的、稳定的、普遍的因素等。

这两种解释风格是从童年时代就形成的。一般来说,青春期以前的孩子非常乐观,有无限的希望,对抑郁也是免疫的。他们会认为好事会一直好下去,而且都是自己的功劳。不好的事只是碰巧发生的,很快就会过去,而且都是别人的错。

班尼斯特是第一个在4分钟内跑完1英里的人,后致力于医学研究,出任过牛津大学彭布鲁克学院院长

这种无限的、不合情理的乐观在某种程度上也许是进化对人类幼年的一种保护策略,但它也仍然会受到他们日常生活经验的影响,比如父母的解释风格(尤其是母亲乐观/悲观的解释风格会对孩子产生巨大的影响)、批评方式,以及早期生活经验中的生离死别和巨大变故。

童年时代所发展出来的悲观或乐观是基础性的,新的挫折或胜利经过它的过滤,最后变成一个牢固的思维习惯。塞利格曼认为,一个人对生命的控制力,尤其是在对挫折和危机的应对上,很大程度是由这两种思维习惯决定的。

乐观者在面对挫折时,多采取设定目标、做好计划、积极投入。

悲观者在面对挫折时,则更多地采取后撤、思量、放弃。

二者之间关键的差别并非前者积极而后者消极,而在于后者对困难基本上浅尝辄止,前者则往往会进行坚持不懈的努力尝试,而不轻易放弃。

1954年以前,4分钟之内跑完1英里被科学界认为是不可能的,是人类能力的极限。

世界各地的运动员们证明了科学家的结论——1英里4分2秒,4分1秒,但没有人能少于4分钟。直到一个叫罗杰·班尼斯特(RogerBannister)的英国人出现。

他说,4分钟内跑完是可能的,而且我要做给你们看。

当时,班尼斯特还是牛津大学的一名医学博士。他是出色的跑手,但不是最好的。他最好的成绩是4分12秒。没有人把他的话当真。但他坚持苦练,一直到了4分2秒。然后,和所有人一样,成绩一直没有提升了。

这时候也有人告诉他:“你不可能再提升了,4分不可能过了,你到了4分2秒已经是非常好了。”但他不肯放弃。他在脑海中无数次地模拟以4分钟的时间跑完1英里的过程,长此以往便形成了强大的成功信念。到了1954年10月,班尼斯特在牛津以3分59秒的成绩打破了4分的神话。

6周后,澳大利亚运动员以3分58秒创新了纪录。同年共有37名运动员低于4分钟跑完1英里。到了1955年,总共有300多人打破了这个纪录。以后纪录有更多的人来打破,然后再也没有人去计算了。到了2006年,人类所创造的最好纪录是3分43秒。

这个世界流传着各种关于潜能的迷思,比如,若是一个人能够发挥一半的大脑功能,就可以轻易学会40种语言,背诵整本百科全书,拿12个博士学位……

《秘密》,目前世界上最畅销的一本书上说,我们的思想和感受有一种吸引力和频率,它们跟宇宙呼应、震荡,会吸引有着同样的频率的事件。吸引力法则说,你的生活是被你吸引过来的。不管你生活中经历到什么,都是你的思想的直接结果。如果你想到变胖,你就会变胖。如果你想到瘦的人,你就会变瘦。你想到钱,你就会得到更多的钱,但如果你想到账单,你的信箱就会被账单塞满。

乐观的非理性层面一旦放大到极致,容易变成妄想狂。但如果完全用理性限制乐观,则可能消除了想象与行动的空间。班尼斯特的故事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他不仅证实了精神信念与身体潜能之间的关系,而且强调了行动和坚持的重要性。

事实上,乐观者在为实现日常生活的各种目标和愿望而付诸实施的行动中,处处都体现着一种本能性的坚持。而悲观者就像《花生》漫画中的查理·布朗,幻想着同迷人的红发女孩约会,却只会远远地坐着,想象着握起她的手,想象着举行婚礼的感觉。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