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时事 > 正文

谁将成为世行行长

2012-04-16 12:46 作者:徐菁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5期
一位毫无经济学背景和职业经验的医学及人类学博士是否能够掌管世界银行?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答案是肯定的。他对达特茅斯学院校长金辰勇的提名令许多人感到措手不及。

“我不知道总统想传达什么样的信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终身教授兰特·普里切特曾在世界银行工作17年,这个消息令他深感错愕,“我相信政府是在首选人选行不通的情况下,仓促地做出有失妥当的决定。请注意,在提名公布前,任何传闻、博客消息或是媒体报道都没有出现过金辰勇的名字,直到最后。在此之前,美国政府曾经打算让他执掌美国国际开发总署。”

世行现任行长罗伯特·佐利克将在6月30日任期结束后离职。新行长人选提名于3月23日截止。金辰勇、尼日利亚财长恩戈齐·奥孔乔-伊韦拉和哥伦比亚农业和社会发展部前部长奥坎波入选了最后的大名单。根据此前公布的程序,世界银行执行董事会将对三名候选人进行面试,于4月20日春季年会时以达成共识的方式选出新行长。

这意味着,奥巴马总统面临着他的前任们不曾遇到的挑战:这是世界银行历史上第一次以竞争方式遴选行长。

谁将成为世行行长

4月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名的世界银行行长候选人金辰勇到访巴西

白宫新难题

迄今为止,11位历任世行行长中,有7位银行家,3位国防部系统官员,1位国会议员。当然,他们都是美国人。

世界银行第九任行长沃尔芬森的传记里这样描述了他为当选所做的努力。1980年,银行家沃尔芬森为接手行长职位,不得不迅速放弃澳大利亚国籍,加入美国国籍,但仍不幸落选。

次年,沃尔芬森创立詹姆斯·戴维·沃尔芬森股份有限公司,并成功说服美联储前主席沃克尔做新任董事长。一些分析家认为,沃尔克是沃尔芬森日后竞得世界银行行长的助推手之一。1994年,世行行长普雷斯顿被查出身患晚期癌症,不得不另选新行长。沃尔芬森动用了一个巨大的电话接线台,纵横交错的电话线通向世界各地。“沃尔芬森俯伏在这个电话接线台上,像美国航空航天局的工程师一样在操纵着键盘。搬下这边的手柄,就接通了唐娜·莎拉娜。这位克林顿的保健秘书在华盛顿的各个晚会之间游走,随时准备扑向毫无防备的政府同事,向他们介绍为什么沃尔芬森会成为一个出色的世界银行行长。按下那边的开关,就接通了弗农·乔丹,他正在高尔夫球场的草坪上,与克林顿并肩交谈。中间的小键盘拨一下,就连上了保罗·沃尔克,是他诱使这位美联储前主席加入了沃尔芬森公司。还有莫里斯·斯特朗,正是他说服了加拿大总理,让他向美国人提出有分量的意见,支持沃尔芬森作为候选人。”时任世界银行美国的执行董事皮尔西回忆说,她接到了几乎所有克林顿内阁成员的电话,异口同声地告诉她为什么沃尔芬森是最佳人选。

国际社会对世行行长人选的关注缘于这一职务的巨大权力。行长不仅是世行日常运作的最高领导,同时还兼任执行董事会的董事长,有权任命常务副行长、高级副行长、副行长等高级管理职员。目前,世行的主要业务是向成员国政府发放贷款。它决定贷款发放的对象、期限、利率、拨付方法等,也就天然地对借款国的社会经济生活和政策制定产生影响。但在过去,世行行长人选严格遵守着欧美间的“契约”:欧洲人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美国人担任世界银行行长。由于世行内部根据各国经济实力和对世行的贡献按照一定权重分配投票权,欧美在整个投票权大盘中占据多数优势,美国对行长的提名从未遭到否决。

近10年来,世界银行接连爆出丑闻。关于世行决策缺乏透明度、美欧独断的批评越来越多。2000年,克林顿经济顾问、世界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公布了他拿到的大量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机密文件。这些文件显示,接受紧急援助的国家被要求签署了多达111项秘密条款,其中包括:出售包括电力、天然气、铁路、电信、石油、银行在内的核心资产。受援国的政治家开设在瑞士的银行账户会被秘密支付数十亿美元作为回报。斯蒂格利茨还透露,在亚洲经济危机和巴西金融危机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开出的私有化、资本市场自由化、市场定价和自由贸易四个药方的结果就是使国际银行家们收购和控制受援国家的经济命脉。

尽管这场丑闻引起了轩然大波,却没有能够触动世行的治理结构。时值新世纪之初,美国的外交政策向单边外交紧缩,改变了克林顿时期依靠联合国、世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些多边组织建立“世界新秩序”构想。奉行单边主义的小布什上台后,不顾许多世行成员国的反对,任命沃尔福威茨出任世界银行新任行长。这位国防部副部长是布什政府中“鹰派”的核心人物,伊拉克战争的决策者之一。沃尔福威茨就职时,美联社对此评论说,这是为“让布什政府能够在这个拥有一万多名雇员的大银行中贯彻自己的意志”。

沃尔福威茨到任后,否定了世行已经圈定的9位诚信部主任候选人,任命与美国共和党关系密切的苏珊娜·福尔松出任该职。在挑选高级助手时,他也未征询人力资源部门高级官员的意见,直接安排在美国政府工作的两位朋友上任。一名世行高官则对BBC记者描述了沃尔福威茨的独断:“他很礼貌地听你的意见,但随后的行动却与你的建议相反。”

2007年5月,世行职员向《华盛顿邮报》透露沃尔福威茨为同在世行工作的女友谋求高薪事件。沃尔福威茨因此而下台。这起丑闻严重损害了世行的声誉。对行长人选的不满促使改变世行治理结构的呼声日隆。布雷顿森林机构的设计者怀特也认为,如果一两个国家就能控制一个国际组织,那么实际上是否有许多国家愿意参与其中就令人生疑了。

2008年的世界经济危机助推了这一过程。沃尔福威茨的继任者罗伯特·佐利克在一次采访中说,20年后“新兴大国必将发挥更大的作用,世界经济增长将会出现多极化,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南南贸易将会显著增加”,而“这次危机会加速这一进程”。佐利克表示,虽然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将失去其在世界舞台上的重要地位,但这确实为20年前苏联共产主义国家解体之后的单极世界拉上了结束的帷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总裁斯特劳斯·卡恩也指出,全球权力已由G8峰会转移到了20国集团,其中包括七国集团加上如中国、印度、墨西哥、巴西和南非等一些主要的发展中国家。

就在3月底,巴西、俄罗斯、中国、印度和南非这五个金砖国家提出将进行调研,建立一个新系统,在他们之间的交易中绕开美元和其他国际货币;同时,还要建立一个新的国际金融机构向发展中国家贷款,取代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绕开美国和欧洲在国际经济事务上的权力轴心。实际上,一些国家已经通过地区性金融机构获得在世行无法得到的利益。在美洲开发银行,巴西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已经否决了将借款收入直接用于偿还优惠贷款的规则。

“地区性的发展银行,特别是亚洲发展银行、非洲发展银行和美洲开发银行的建立提升了借款国在地区的影响力。这些地区性银行近来的突出业绩表现出各国对世界银行的不满。”加拿大卡尔顿大学教授丹·罗兰斯说,“虽然我认为在抛开世界最富有的工业国家的情况下,建立完全与世行平起平坐的国际金融机构并不大可能,但至少,这种想法能够迫使世行加快改革的步伐。”

“很显然,世界银行的治理结构已经过时,也失去了合法性。”英国非政府组织“布雷顿森林项目”负责人彼得·乔拉告诉本刊。他所任职的机构致力于对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决策进行评估,为与两大机构有合作关系的国际组织提供建议。“陈旧的行长选拔方式就是这种非民主、非透明机制的最大象征。改变行长的遴选方式是世行改革的第一步。”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